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鲤王妃靠种田续命 > 第四十三章她勾引俺,被俺丢出去了

第四十三章她勾引俺,被俺丢出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浅浅听到她这样说,也不想藏着掖着,便开门见山道:“我不想做什么?只想嫁给他,想必这个要求你很乐意。”

    安茜嘲讽一笑:“乐意?你觉得我会乐意,他是我男人,你觊觎我的男人,难不成我还要把我男人双手奉送给你。”

    “你不喜欢他,甚至连碰都不让他碰,你不乐意谁信?更何况你都有喜欢的人了,干嘛还缠着他。”

    “对了,你和你喜欢的男人在洛水村后山山洞偷情的事,我可清楚的很。”

    “反正他,我势在必得。”

    关浅浅说道这里,得意的顺着额间的头发。

    安茜震惊片刻,恢复平静,她怎么知道云锦?

    “呵呵!你想威胁我?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以为我会怕你?”

    “反正我不管,要么我把这事给捅出去,要么你离开,你自己掂量。”

    关浅浅势在必得,要不是她大哥那天晚上出去打猎正好碰到下雨,躲在山洞边的草扥里睡觉,或许还看不到这个秘密。

    “那你请便吧!不得不告诉你,想要威胁我,做梦。”

    “第一,这里我不会离开;”

    “第二,如果你有那个本事,就让他把你留下,或者赶走我。”

    “不过,不得不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所以,你没事,就给我滚吧!别脏了我和他的大床。”

    安茜故意加重我和他的大床几个字,语气凌厉,态度冷漠,还从来没有人敢威胁他,这是第一个。

    她的气势,她的风华,还有那种势在必得的自信,让关浅浅竟然觉得自己此刻如同小丑一般可笑。

    “丑丫,你没有权利把我赶走,毕竟这里是贺哥哥的家,而你只是一个外人,表面上是他的妻子,实际上你们没有拜堂,没有婚书,更没有洞房。”

    “如果你不怕我把你偷情的事显扬出去,那好,你现在就可以叫他进来。”

    安茜握住拳头,这个天杀的秦贺竟然把他们没洞房的事都给说了。

    想到这里,她径直打开门,对着外面的秦贺冷声道:“你进来,她有事跟你说。”

    关浅浅有些愣住了,她完全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就把秦贺给叫了进来。

    想到这里,她抬起旁边的水倒在自己的头上。

    安茜楞了片刻,这女人想用这点手段陷害她,呵呵!她莫名其妙想笑。

    在她面前班门弄斧,着实可笑,不过她倒想看看这秦贺是信她还是信这小白莲。

    秦贺一进屋,安茜就双手抱胸指了指床上的女人道:“秦贺,你的小情人是装昏的。”

    关浅浅急了:“贺哥哥,我不是装的,是她把水倒入我的头上,呜呜~~”

    “我知道我不该来打扰你们,我这就走。”

    说着她楚楚可怜的抱着胸,冷的直打哆嗦,水顺着她的头发流了下来,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样子。

    “这……”

    秦贺指着她头上的水,看向安茜。

    “她自己泼的,这脏水我可不敢当。”

    安茜说着堂而皇之地靠在门上,她到要看看这男人信不信她。

    信她,那好,他们还在一起相处试试,不信,那她立刻走。

    “贺哥哥,你可要为浅浅做主啊!”

    说着,关浅浅直接捂住头哭了出来。

    “呦呦,装的可像了,秦贺你信她还是信我?”

    安茜把问题抛给他,谁知秦贺冷声道:“ 废话,当然是信你。 ”

    “那这女人怎么办?”

    “交给我。”

    语罢,他提起床上梨花带雨的女人直接朝着外面丢去。

    这一连串动作,着实让安茜惊讶,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

    “贺哥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关浅浅捂住摔疼的屁股,哭的楚楚可怜,旁边的邻居,过路的人纷纷探出头来。

    秦贺不耐烦的对着人群挥挥手道:“不好意思各位邻居,打扰到你们了。”

    “这女人当众勾引我,这不,我这火爆脾气一上来,就把她给丢出来了。”

    秦贺的话一落,大家纷纷骂道。

    “啧啧!长得人模狗样,没想到是个不安分的主。”

    “谁说不是,还好这男人看不上,把她给丢了出来。”

    “现在的女人越来越猖狂了。”

    ……

    这一阵阵怒骂和指责,让关浅浅气的不行,捂着头朝着主街道跑开了。

    要不是知道秦贺发达了,她才不会厚着脸皮来招惹他,没想到这男人对她一点情义也不留。

    回到家,她把门使劲踹开,她娘剥着葱,吓得一跳。

    “你这是做啥?吓死娘了。”

    关浅浅狠狠地瞅了她一眼,怒骂道:“都怪你,当初你嫌弃秦贺穷不让我嫁,现如今他发达了,又在镇上当了铺快头头,你又逼着我去攀附他。”

    “这到好了,我今天被他狠狠羞辱一翻,我跟他再也不可能了。”

    “呜呜~~”

    关浅浅说着就哭了出来,本来属于丑丫的好日子都是她的,现在到手的幸福被别人拿去,她能不生气吗?

    关母一听,笑道:“哎呀!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呢?你放心是你的跑不掉,秦贺跟那女人又没有在一起,到时候把她逼走了,他秦贺还不乖乖滴回来找你。”

    “我有一计……”

    关母凑近她的耳朵里,诡异一笑,关浅浅听后,眼睛睁的很大。

    “娘这主意不错,我还不信赶不走那女人,秦家主母的位置我要定了,到时候把田桂香那老女人也给弄死,就再也没人跟我争了”。

    关浅浅脑海里的算计一串串涌入。

    而另外一边,安茜看到秦贺把关浅浅丢了出去。

    心中的气瞬间烟消云散。

    “媳妇,这下高兴了。”

    秦贺大步走了进来,调侃出声。

    “高兴个屁,你的事跟我八毛钱关系也没有,如果你喜欢她,我也不介意,毕竟我们两个……还是清白的。”

    说到清白,她就不高兴了,这臭男人竟然连他们没洞房的事都跟那女人说了。

    秦贺凑近她的身前,一双眉眼宠溺的看向她:“清白,对,你是我妻子,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要是清白的,传出去人家肯定说我这个做丈夫的不行,要不,我们现在来……”。

    安茜一听,立马双手抱胸退后。

    秦贺见状,暧昧的看着她的眼睛,四目相对,他的手摸着下巴,笑的猥琐,朝着她一步步逼近。

    “喂!秦贺你干嘛?别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承诺算个屁,娘子要不今晚就把我们的大事办了吧!”

    “早办晚办都要办,还不如现在办。”

    看着她绝美的脸浮现出红昏,秦贺吞了吞口水,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抬起揽住她的腰,一只手杵在墙上,把她禁锢在怀里。

    “秦贺,你……你敢……碰我,我阉了你,真的会。”

    安茜羞红了脸,心跳加速的闭上眼睛。

    “吧唧”一声,他的嘴在她额头上吧唧了一下,便笑道:“哈哈……看你吓得,我只是帮你把头上的这片叶子给摘了。”

    安茜睁开眼睛,看着他手上的叶子,脸更加红了,再一次被这死男人给耍,丢脸丢到家了。

    一脚踢在他的下腹,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屋子里传来男人杀猪般的声音。

    “安茜你竟然谋杀亲夫,该死。”

    安茜被他的话惊讶的瞪大眼睛,他怎么知道她叫安茜?难道是田桂香跟他说的?

    “谁让你调戏我,不正经的家伙。”

    “要是再敢乱说话,我让你哭爹喊娘,哼!”

    安茜得意一笑,心情很好地朝着外面走去,秦安该回来了,她应该给他准备吃的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