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鲤王妃靠种田续命 > 第三十章神秘的白衣男子,他的味道很熟悉

第三十章神秘的白衣男子,他的味道很熟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他转瞬即逝,安茜震惊于他的功力,简直是达到登峰造极,深不可测的地步,可是又来不及多想,她握住血灵芝朝着山下走去。

    一道白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一闪而过,只听到窗子咯吱一声,陆青青醒来的时候,四处看了一下,没人,床上的秦贺依旧闭着眼睛,还未清醒。

    眼看着天就快黑了,秦家已经乱成一团,安茜还没有回来,再不回来,秦贺真的没救了。

    为了赶下山,安茜一路上跑着回来,摔了好几次,鹅黄色的纱裙已经坏了好几个洞。

    好在,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她赶到了。

    “大嫂回来了,大嫂你没事吧!”

    “娘亲,梦梦想你。”

    安茜顾不得他们,疲惫出声:“快让开,没多少时间了。”

    进入房间,陆青青识相地退出来,关上门。

    安茜进入空间。

    安茜:【锦鲤血灵芝拿到了,快升级】

    锦鲤:【恭喜宿主得到血灵芝,空间升级中,请稍等……】

    锦鲤:【空间升级完毕,获赠医院一栋,一楼超市二楼医院,额外赠送起死回生丸五颗,绝无仅有】

    锦鲤:【以后想要使用医院,请宿主充值积分即可】

    安茜激动的握住飞来的药丸,连忙走出空间,把药丸弄碎放入水中,一口一口用嘴送入秦贺的空中。

    殊不知早已经醒来的男人,贪恋的吸取她口中的熏香,趁机把灵舌滑入她的口中。

    他的身体又岂是几头熊就能灭的,早在她出门不久,他就已经苏醒,只是意识没回复,不能动弹。

    安茜只觉得一股电流窜上,她明明感觉他的舌头跟她的牙齿打架,只是一点清醒的迹象也没有,眼睛紧闭,只是脸色变得红润,呼吸也开始均匀起来。

    “太好了,终于恢复了”。

    安茜激动不已,看着他脸色恢复了,甚至之前给他吃过的清毒丹在起死回生的作用下,好像加速了药效,他身上的疤痕也在极速愈合,除了脸上的疤痕自从上次缩小以后就不在动弹。

    安茜不解,为何身上的伤口,无论是旧伤新伤都好了,脸上还丝毫没有变化。

    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秦贺猛然睁开眼睛,四目相对。

    “丫头,好久不见。”

    “什么?你丫的终于醒了,你快吓死我了。”

    安茜顾不得什么,立马打开门唤道:“醒来了,秦贺醒了。”

    “太好了,大哥。”

    “爹爹,呜呜~~”

    秦安抱着秦梦走了进来,随后那两个被救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

    陆青青看到秦贺的时候,满眼狂喜,压抑了很久的情感瞬间爆发。

    而秦贺的眸子一直看向安茜,温柔,宠溺,跟以前的那个粗狂男人完全不一样。

    经历了这次生死,他阴差阳错恢复了记忆,也看清了很多,这个女人对他的一切他又惊又喜,又带着一些无奈,不过他能肯定的是,为了她的这次搏命,他会许她一世温柔,倾尽所有去爱她,呵护她。

    无论她以后爱没爱上他,他已然决定跟她共度一生,不离不弃。

    “呜呜~~大哥你终于醒了,我就说大嫂是咱家的福星,有她在你就会没事,太好了。”

    “大哥你知不知道这次大嫂为了你付出很多。”

    秦贺笑道:“好了,大男子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丫头为我做的,我知道”他笑看着安茜。

    安茜被她盯得脸色发热,这丫的就算要感激也没必要如此**裸地给她发射爱的丘比特吧!

    “多些这位大哥救了我们两人,感激不尽。”

    两个男子微微作揖,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为了表示感谢,他们留下了三百两银票,并且许诺只要秦贺上了镇上就去县衙找他,会给他安排一份铺快头头的工作,一个月有二十两左右,但是不危险。

    送走了客人,秦安搀扶着田桂香走了进来,田桂香看到他的时候,颤颤巍巍,摸着眼泪。

    早知道他出生不凡,命硬,要不是容貌尽毁他跟这个乡野根本不匹配,而此刻的他,果然被上天眷顾,这次他能醒来,也多亏那血灵芝有起死回生之效。

    “儿呀!你受苦了。”

    田桂香说着,老泪纵横,颤抖的抚摸着他的脸,她早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再也忍受不了失去他的这个事实。

    “娘,我没事,这次要不是丑丫,估计我真的不行了。”

    秦贺再一次看向安茜,满眼的炙热挥散不去。

    安茜笑了笑:“应该的,你们聊,我去熬点粥给你吃,你才恢复,还是吃清淡些好。”

    说着她直接逃离这个房间,这死男人这次醒过来看她的眼神极其暧昧,宠溺,她觉得好不真实。

    而陆青青看到这一幕,心口一酸,这个男人貌似从醒来眼中就只有他的夫人。

    她是又羡慕又嫉妒啊!可是那是丑丫的男人,他们两个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不该肖想,把脑海里的嫉妒挥散而开,她悄然离去。

    田桂香跟秦贺说了些体己的话,这才拉着秦安秦梦两人离开。

    来到灶房前,田桂香看着忙碌的安茜,嘴角上扬。

    经过这一次,她是认定了这个儿媳妇。

    “丑丫,不,你说过你叫安茜,安茜谢谢你为这个家付出的一切。”

    安茜回头绝美一笑:“娘,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用客气。”

    田桂香点点头,朝着屋子走去,这两人太般配,身份都不一般啊!老张家把好好的福星给丢了。

    秦贺身体已经恢复很多,眼看着天都黑了,丑丫还没进来,便起身朝着灶房走去。

    安茜站在灶房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面对这男人。

    一想到他的眼神,她就害怕,只想逃避。

    “丫头,想什么呢?”

    温润如玉的声音,极其熟悉,她猛然回头,四目相对,脑海里浮现出那个戴着面纱的白衣男子。

    摇摇头,她觉得自己是魔怔了,老是把眼前的男人看成救她的那个白衣男子。

    她慌乱出声:“没什么?你怎么起来呢?快躺着休息。”

    “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次不休息个一百天我是不会让你乱活动的。”

    看到她满眼的关切,秦贺笑道:“丫头,我饿了。”

    “哦!看我这记性,快回房间,我给你抬粥来。”

    说着她搀扶他朝着房间走去,自己又出来把粥抬到房间里。

    丫头这两个字有些暧昧,她感觉不自在。

    “吃啊!不是饿了吗?”

    安茜用眼神示意他吃东西,可是秦安一动不动,就是一双大眼盯着她看,看得她脸都热了起来。

    “丫头,你喂我,你知道的我这次受损严重,没一丝力气。”

    安茜失笑,这男人醒来以后变成无赖,泼皮了,性格也是大变。

    “好,好,我喂。”

    抬起粥吹了吹,把粥凑近他的嘴里。

    一碗入腹,他满意的吧唧着嘴。

    安茜被他的样子迷的失神,这男人能不能不要在她面前舔嘴唇,她怎么有种想亲上去的冲动?

    “丫头,过来睡觉吧!”

    秦贺说着自动让了一个位置,安茜一时不备被他拉入怀里。

    她不自在的动了动,鼻尖嗅到他身上淡淡的药香,又把他看成了那白衣男子。

    昨夜一夜没睡,在山里捣鼓到现在,她累的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沉沉入睡。

    秦贺看着怀中的人儿,嘴角上扬。

    “丫头,有你真好。”

    “你知道吗?我恢复了记忆,不属于这里,迟早我都是要回去的。”

    “以后有我在,我来保护你。”

    “一生一世一双人,不离不弃,你也别想逃离我。”

    秦贺大手一挥,烛光熄灭,怀里的人儿在他胸前蹭了蹭,继续翻身熟睡。

    黑夜里,安茜额头上发出奇异之光,一朵莲花惊现,若隐若现,美得惊心动魄,没人看到她的异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