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鲤王妃靠种田续命 > 第十八章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第十八章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茜眼中的寒意一闪而过,她抬起手用尽全力一把掌打在她的脸上,徐香硬生生的被打倒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啊!”

    众人吓得惊呼一声,瞪大眼睛,无法相信这丑丫咋变得这么厉害了。

    “哎哟喂!我的命咋这么苦,小姑子打大嫂,天理不容啊!天理不容啊!呜呜~~”。

    徐香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双手抓地,头发凌乱,看起来有些滑稽。

    “小贱蹄子,你大嫂你都打,看我不收拾你。”

    张梅香拿起旁边的扫把就朝着她挥打过来。

    安茜抬起手,扫帚打在她的手臂上,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就在大家以为她会害怕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安茜抬起脚,踢在她的膝盖处,张梅香因为疼痛直接跪了下来。

    安茜嘲讽一笑:“我说娘啊!你不是硬气吗?咋跪下了。”

    “死丫头,老娘是你老子,你不孝就算了,还让老娘跪下来,你这样的不孝女,该沉塘的。”

    张梅香怒吼出声,想起来,却被安茜使劲的按住肩头,硬是起不来。

    “孝顺你,你配吗?你怎么对我的?村里的人都清楚。”

    “家里所有的重活累活是我干,猪圈是我住,搜饭是我吃,甚至有时候饿极了还要吃猪草。”

    “你们打我,骂我,侮辱我,我不介意,毕竟你们捡了我,把我养大。”

    “你们把我卖给老头,卖给死人,这我也不在乎,毕竟有恩必还。”

    “可是,直到此刻你们还想逼死我,我忍无可忍。”

    “如果还有一次,我定会让你跪下来喊我姑奶奶。”

    安茜怒骂出声,把原主心底所有的委屈都喊出来,整个人感觉舒服极了。

    看戏的村民听了,不由动容,这丑丫过得日子确实猪狗不如,这老张家也不是什么善茬。

    “贱人,你这个白眼狼,不是人。”

    “老娘养了你,做牛做马你都是应该的。”

    “怎么不满意?”

    “一日为母,终生为母,看我不打死你。”

    张梅香说着,一口咬住安茜压在她肩头的手,用尽全力。

    安茜眸子瞬间冰冷,抬起手,一巴掌拍在她的脸上。

    “贱人,你敢打我,我是你娘,来人啊!这不孝女孩处死,养着也是祸害。”

    “我说张梅香,你也不是啥善茬,这样虐待自己的闺女。”

    “对对,虽然不是亲生,终究有感情。”

    “你咋一心想害死她。”

    村民议论纷纷,对这老张家做的事很生气。

    “好了,好了,吵什么吵?都散了吧!”

    村长说着挥挥手,让大家离开。

    人群渐渐离去,徐香还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张梅香依然跪在那里。

    她被徐香哭的烦了,怒声呵斥:“哭什么哭,蠢货,连个废物都对付不了。”

    “娘,你怎么能这样说?你不也是。”

    徐香哭着起身拍拍屁股的灰。

    安茜这才收回自己的手,冷声道:“张梅香,徐香,我警告你们,要是下次再添油加醋置我于死地,我不会轻易放过你们。”

    “记住,从今以后我是安茜,不是张小丫,也不再是你们的孩子。”

    “滚”

    说出这些话,她已经控制了很久,不然她的拳头可是会出人命的。

    徐香这才看清楚她的脸,刚刚光顾着对付她,到忽略了她的这张脸,没想到她脸上的胎记变的很小了,人也美了很多。

    “贱人,你给我们等着。”

    徐香扶起张梅香,拿起锄头,背好背篓,怒骂了一声,两人这才离开。

    经过大门口,正好看到低头在一边默默流泪的秦梦,气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这死丫头乱说,她们那会在村子里丢这样的脸。

    “该死的,都怪你乱说话,碍眼的东西。”

    徐香生气的推了秦梦一下,秦梦毫无防备,直接摔倒在地,头被磕出血。

    “呜呜~~痛。”

    安茜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她火了,这死女人竟然对一个孩子下这样的毒手。

    “徐香你吃屎了,竟然敢对一个小孩下毒手。”

    秦安听到她的话,连忙跑出去瞪了徐香几眼,把秦梦抱起来。

    安茜可不想这样放过她,她忙走过去,一把撕扯着她的头发,用尽全力朝着茅房一拖,硬生生把她丢进粪坑。

    “哎呀!娘啊!你救救我啊!”

    哭喊声,呛咳声,比比皆是。

    张梅香被她的气势吓得不轻,这死丫头性子大变,一言不合就打人,她可不敢现在出头。

    这家两口子真是一言不合就把他们丢进茅厕。

    “徐香啊!你等等,我来救你。”

    说着她放下身上的东西,用锄头伸到茅厕,试图拽她上来,没想到徐香一个用力,张梅香一个踉跄,也跟着掉进粪坑。

    “哈哈……嫂子你可真厉害。”

    秦安笑的要死,秦梦也咯咯的笑出了声。

    “娘干的好。”

    第一次,秦梦叫她娘。

    安茜有些不习惯,这一下子当娘了,觉得恍如隔世。

    任由两人哭喊,破口大骂。

    安茜看着秦梦额头上的血迹,心里对她的不满瞬间烟消云散,她只是一个孩子,对于她今天惹来的事,她并没有怪罪她。

    “进来,我给你上药。”

    安茜话落,淡漠着脸走了进去。

    秦安跟随其后,今天他也错了,是他错怪了她。

    “大嫂,对不……”。

    话还没说完,安茜就挥挥手示意他不要说了。

    “你去照顾娘吧!我给梦梦上药。”

    秦安应了一声便离开,心里还是内疚。

    “娘,对不起,我错了。”

    秦梦一个委屈,小小的脸便布满泪水,看起来楚楚可怜。

    “好了,我不怪你,药上好了,你去玩吧!”

    安茜不习惯别人对她示好,总感觉不自在。

    处理好一切,这才想起早点还没吃,煮好的泡面估计都坨了。

    走进灶房,把坨了的面塞进自己肚子里。

    又重新给他们泡了新鲜的面,一份泡椒给秦安,香菇的抬给田桂香和秦梦。

    第一次吃到这样好吃的面,秦安眼睛都亮了,毫不客气的把汤都喝的一滴不剩。

    ……

    相对秦家,张家却闹翻了天。

    张有才一看到满脸粪水的徐香和张梅香就火冒三丈,好好地家弄得乌烟瘴气,他阴沉着脸,憋住气。

    张梅香躺在椅子上,扶着老腰哼哼唧唧,破口大骂。

    “你看看你捡的种,养成了白眼狼,上次她男人把我丢进粪坑,这才又是她把我丢进粪坑。”

    “张有才,你是不是男人啊?是的话不应该长出来为我出口气。”

    “两次了,你都躲着,你也太孬了。”

    “哎呦!我的老腰快断了。”

    张有才本就心烦,再一次被骂,堵在心口的气就是发不出。

    他拍拍屁股,就转身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你给老娘滚回来,今天翠儿要带着莫山回来,这可是你的亲闺女。”

    张梅香气的起身,指着张有才大声嚷嚷。

    张有才背着手,任由她叫嚷,朝着外面走去。

    ……

    村里才消停了几天,安茜就听到了镇里王家来张家要债的消息,听说那阵势吓人的很,大概十多个人一起上门,把老张家洗劫一空。

    毕竟王家的人也不是吃亏的主,当初签下字据,如果反悔要赔偿二百两。

    而老张家那里有这么多的钱?就算是有也不想给,人已经卖了,是他们自己看不好管他们屁事。

    因此张梅香耍泼打滚哭喊大骂,弄得全村人尽皆知。

    王家也怒了,直接把她暴揍了一顿,头破血流的在地上哭天喊地。

    “死丫头,你给我出来,你娘因为你都被打的快死了。”

    “我们老张家被洗劫一空,本就穷的叮当响,现在更是雪上加霜,都是因为你。”

    “早知道你是这种人,当初就不该把你这白眼狼带回来。”

    “你怎么不去死啊你。”

    张有才气势汹汹的来到秦贺家院子,破口大骂,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弯着腰杵着们,看起来惨不忍睹。

    安茜自屋子里走出来,冰冷的眸子被寒意取代。

    “说够了吗?”

    “不够,你个不孝女,给我滚回家收拾烂摊子。”

    张有才食指指着她,那样子就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