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鲤王妃靠种田续命 > 第十二章野战,我去看看你嫂子累着了没

第十二章野战,我去看看你嫂子累着了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觉得这清毒丹对人的身体好,既然她能快速痊愈,或许田桂香也能,那大家一起排排毒也好。

    这一餐饭下来,大家摸着肚子,舒服的打嗝。

    “梦梦,好吃吗?”

    安茜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发,小丫头拍下她的手冷声道:“别跟我套近乎,我不吃你这一套。”

    “梦梦怎么说话呢?跟你娘道歉。”

    秦贺板着脸,低声呵斥。

    “我才不跟这丑女人道歉。”

    话落,她屁颠屁颠的朝着外面跑去。

    安茜才懒得跟她计较,对着秦贺笑了笑:“你出去,我来洗碗。”

    “不用,你今天挺辛苦的,回去休息吧!等一下我可能要去山上收哈猎物,昨天放的陷阱,今天应该有成就了,估计这三四天不能回来,家里就劳烦你了。”

    “家里的床下有我存的银子,想买东西你就去找刘婶,让她用牛车送你。”

    “我们两家关系比较好,你可以多走动走动。”

    秦贺一边洗碗一边说。

    知道他要出去,好几天不回来,她不由松了一口气,替他准备路上的干粮。

    ……

    洗着碗的秦贺瞬间觉得肚子仿佛被上了一道劲一般,痛的大汗淋漓。

    “糟糕,肚子痛。”

    紧接着秦安率先捂住肚子跑出去,然后是秦贺。

    看来药效发作了,安茜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眼睛一直盯着屋子里的田桂香看。

    她咋还没反应,为了她的身体,她可整整放了一颗清毒丸。

    果然她听到田桂香的叫唤:“丑丫,快快,肚子疼,忍不住了。”

    安茜激动的跑进去,拿来她的屎盆,让她坐好,这裤子还没脱了,她就拉了出来。

    一阵臭味涌来,安茜憋住气,还是臭的不行。

    泪水啪嗒啪嗒落下,这味道简直比她第一次吃清毒丹还要臭,看来她的毒素很多。

    田桂香尴尬不已,才换的裤子又弄脏了。

    安茜连忙把她裤子脱了,让她整个人坐在屎盆上,两边用凳子支起。

    “婆婆,你先拉,我把裤子送出去。”

    她拿起裤子朝着外面跑去。

    妈呀!这么臭的屎,她都不想进去了。

    安茜把她的裤子朝着外面垃圾站一丢,连忙去洗了手,这才不情不愿的走了进去。

    还好田桂香今天洗了澡,身上没有排出太多脏东西,不用再去洗澡,不过秦安和秦贺就必须清洗一下。

    她把水热着,这才深深地吸了口新鲜空气朝着田桂香屋里走去。

    “婆婆,好了没?”

    “好了,这是我拉的最舒服的一次,以前都很吃力”。

    她把屁股一擦,安茜把她扶在床上,盖好。

    这才看到那一盆大便,忍住一口酸水,憋住气,头歪在一边,抬起屎盆子朝着外面茅厕走去。

    这老太婆拉的太多了,她都快吐了。

    秦梦走了出来,远远地就捂住鼻子。

    “呜呜~~臭死了。”

    不过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秦梦莫名觉得其实后娘挺不容易的。

    她迈着小短腿伸进头看向田桂香,软糯的声音响起:“奶奶,后娘其实没那么坏。”

    田桂香冷哼一声:“哼!那只是她的表象,梦儿别被她虚伪的一面骗了。”

    “好”。

    话落,她的脸纠结成一团,奶奶之前跟她说过这后娘是个不安分的主,会虐待她,让她树威,可是事实下来这跟她说的也不一样。

    秦贺拉好顿时感觉神清气爽,就是身上奇臭无比。

    老远他就看到丑丫抬着盆过来,头扭到一边。

    他连忙走近,这才看到盆里的屎。

    “丑丫,这是你拉的,这么多,可以啊!看不出你这瘦弱的身体,竟然这么能拉。”

    “来来,我帮你倒,拉这么多,应该没力气了。”

    安茜听了真想把屎盆子扣在他的头上。

    “这是你娘拉的,当然得你倒。”

    说着她把盆递在他的手里,因为动作有点大,盆晃动,屎就这样溅在他的唇上。

    “哈哈……”

    丑丫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连带着泪都笑了出来。

    “丑丫,你找死。”

    秦贺袖子一擦,恶心的把盆放在一边,就开始吐起来。

    “不关我事,是你自己要抬的,再说你娘的大便,又不怕。”

    在他勃然大怒之时,安茜逃之夭夭。

    秦贺把屎处理好,并没有回家。

    天色逐渐晚了,秦安把澡洗好,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身体轻盈了很多,连带着力气也大了,烛光下,他感觉手臂上的皮肤也白了好几个档次,这让他很惊讶。

    天彻底黑了下来,那男人还没回来,不会是药效过重,人出事了吧!

    安茜有点着急,便朝着外面寻去。

    村子后山的一条小河边,堆着几件衣服。

    安茜心中七上八下,这丫的不会是来这里洗澡给淹死了吧!

    “秦贺,你在里面不?”

    “秦贺,快出来,你不出来,我就走了。”

    没声音,安茜急了,慢慢的朝着河边移动。

    忽然她听到水声,紧接着一双大手把她抱住,她就这样跌入河里。

    河鬼?

    安茜脑子一片空白,依然维持镇定。

    直到他温热的唇在她耳边响起,她紧绷的心才放开。

    “娘子是担心为夫会淹死?特意寻来的吧!”

    “呵呵!你想多了,你死了,我就可以大摇大摆离开了,多好。”

    暧昧的姿势,他光滑的身体摩擦着她,让她很是不自在,挣脱他的怀抱,朝着岸上走去。

    秦贺大手一挥,她又稳稳的掉在他的怀里。

    “秦贺,你要是在碰我,我真的对你不客气了。”

    她嘟嘴,蹙眉,轮起拳头。

    “怎么个不客气法?”

    “你说,为夫听着。”

    一双囧囧有神的眼睛看着她,安茜整个人开始发热。

    这丫的男人太会撩了。

    她完全招架不住啊!

    “就是这样。”

    一脚踢在他的下腹,她飞快地逃跑,站在岸边抱手大笑。

    “丑丫,你这是想让老子断子绝孙啊!”

    “没办法,谁让你长了双咸猪蹄。”

    话落,她拿起他的衣服朝着家里跑去。

    “喂!我的衣服。”

    “想要回家来拿,哼!欺负我,这是给你的小小教训。”

    安茜拿着衣服挥挥手,不一会儿就溜之大吉。

    最后秦贺无奈的光着身体朝着家里走去,还好穿着短裤,还好是晚上,这后山一般没人,否则,他真是栽在她手里了。

    “大嫂,我哥呢?”

    秦安在院子里乘凉,看到她连忙迎了上去。

    “他啊!我不知道,没找到人,估摸着快回来了。”

    话落,她抱紧衣服连忙朝着屋里走去。

    秦贺到家的时候,秦安眼睛睁的如同铜铃一般大。

    “大哥,你衣服呢?不会是跟哪位小娘子搞野战了吧!”

    “你可不能对不起嫂子,嫂子这么好。”

    秦贺手敲打在他的额头上:“好小子,说啥话了,大哥是那种人吗?”

    “要打也是跟你嫂子打。”

    安茜一听,一口血差点喷出来。

    丫的,这男人咋没个正经。

    “真的吗?太好了,你赶紧给梦梦添个弟弟。”

    秦安高兴的手舞足蹈,看这架势,他们刚刚……

    田桂香竖着耳朵,发出啧啧的声音。

    没想到这丑女人挺有手段的,她现在迫切希望自己的身体能快点好,这样她就能看住她,她的儿子绝对不能被这女人抢走。

    今天她感觉腿热热的,拉了肚子后,身体也舒服很多,腿能稍微挪动,不由一阵惊喜。

    “好了,我尽量,我去看看你嫂子累着不?”

    秦贺话落推开门走了进去。

    安茜一张脸黑的不行,她的名誉就被这泥腿子给毁了。

    秦贺看着她冷着脸的样子,有些好笑:“怎么?为夫身材是不是很好?看你口水都快掉出来了。”

    “秦贺,我对你无语。”

    “谁跟你野战了,谁累着了,你就不能别带坏小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