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鲤王妃靠种田续命 > 第七章想吃屎,张母被丢进粪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茜怒了,她挣扎起身,用尽全力,跟张婆子厮打起来。

    “老妖婆,我要你打小孩,我让你重男轻女。”

    “杀千刀的,连娘你都敢打,还有没有天理了。”

    “看我不打死你,你这狗娘养的。”

    花衣女子也加入战争,三人撕扯起来,扭打成一团,终究安茜还是占了下风。

    靠!她暗骂,这些个农村妇女可真不是盖的,这架势活脱脱就是母老虎。

    安茜直接被二人拖着朝着外面走去。

    “大嫂,我去找大哥,你忍忍。”

    秦安吓得不行,连忙朝着外面跑去,他要找秦贺回来,否则大嫂又要被卖了。

    张家破败大院

    安茜被张婆子拽住靠在墙上,隔壁的人纷纷探出头来看好戏。

    她大嫂这时候领着个穿的华丽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位大哥,你看丑丫人在这里。”

    男子看了一眼,满眼厌恶,要不是他大哥死了,法师说大哥心愿未了不好去投胎,想要个女人,完成心愿,他也不会来这村子里买,没想到还真碰上一个愿意卖闺女的,虽然长得丑,不过有人卖就是最好的。

    安茜迎上男子的目光,冷冷地看着他。

    此刻的她满脸疲惫,头发凌乱,本就破烂的衣服此刻更加被撕扯的乱糟糟,白皙的脖颈被抓出血丝。

    男子拍拍手,走进来二个小厮。

    “把这丑女人带走。”

    安茜被二个男人束缚着动弹不得,要不是现在这身体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她定要让他们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等一下,我有事跟我母亲说一声,还有我自己会走。”

    她看向身边的男子,语气冰冷,眸子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男子点点头,示意两人退下。

    安茜径直走到张婆子身边,抬起头看向她,极尽讽刺出声:“你不配为人母。”

    “啪啪啪!!!”

    众目睽睽之下,意想不到的事来了,她用尽全力挥打在张母脸上,瞬间她的老脸便清晰的露出五个手指印,触目惊心。

    “死丫头,我是你娘,你敢打我。”

    张婆子轮起拳头,却被安茜用力的握住拳头。

    “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你们张家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叫张丑丫,叫安茜。”

    话落,她一把甩下她的手,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即使要死也依旧要有尊严,今天就当丑丫还他们的最后一丝恩情。

    男子丢下一袋银子,冷声道:“五十银子给你们了,若是敢反悔,到时候赔偿二百两”。

    “把卖身契签了”,男子话落丢下一张纸。

    “是是是,绝对不反悔”。

    张婆子看到银子,眼睛瞬间浮现出光芒,那还觉得脸上疼,她抱着银子摸着,一张老脸笑的合不拢嘴。

    她大嫂拿起卖身契就朝着屋里走去,不一会儿就签好字递到男子手里。

    张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你真卖了?你就不怕那秦猎户找上门。”

    “怕啥,那男人又没啥证明,又没出过钱,就一捆柴,大不了我们还他一捆柴。”

    张婆子话落,抱着沉淀淀的银子朝着家里走去,这个家终于可以买肉吃了。

    安茜被拽着走出去,直接丢上了马车。

    “喂!放开我。”

    她的语气冰冷,目光如炬,即使狼狈,依然平静,丝毫不感到畏惧。

    “放你,呵呵……成了亲再说。”

    男子话落,手掌拍在她的肩头,她立即昏倒在马车。

    ……

    秦贺刚从山上下来,就看到一脸红肿,满脸焦急的秦安,不由心口一紧。

    “大哥,快救嫂子,嫂子被张婆子家捆走了,说是要把她卖了。”

    秦安满脸焦急,双手叉腰,弯着腰,喘着粗气。

    “什么?快走。”

    “我的女人,他们动个试试。”

    秦贺一听,本就暗沉的脸上,被寒意覆盖,他提着猎物大步的朝着张家跑去。

    “砰”的一声巨响,划破天际。

    张家的木头大门被秦贺一脚踹翻在地,他本就人高马大,又长的健壮,看起来如同神祗一般。

    “是哪个杀千刀的,老娘家的大门就这样糟蹋了。”

    张婆子一边骂一边跑着走了出来,手上还握着一只老母鸡。

    紧接着徐香(大嫂)跟张大锤(大哥)跑了出来,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两人站在那里,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秦猎户竟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那气势一看就是要杀人。

    张婆子稳定情绪,破口大骂:“秦猎户你什么意思?老娘家的门你咋就把它踹坏了。”

    秦贺干笑一声,冷声道:“什么意思?”

    “我到想问问你,张婆子,我女人你弄到哪里去呢?”

    “是啊!我嫂子了,快把人交出来。”

    秦安有了秦贺,底气十足,就这样瞪着她们。

    张婆子依旧一副淡定的样子,她慢悠悠地摸着鸡头,一副高高挂起,事不关己的样子。

    “你女人?”

    “秦猎户你莫要搞错,丑丫是我的女儿。”

    “她的去处我这个做娘的想怎样就怎样?你应该管不到我家的事。”

    “识相的,把大门的钱给我,快滚。”

    秦猎户的火气蹭蹭上涨,他走进去厉声呵斥:“你已经把丑丫卖给马大帅,马大帅又卖给我了,不经过我的同意,你把我的女人带走什么意思?”

    “秦猎户,你有卖身契吗?再说,你给钱了吗?啥都没有就滚,对了,丑丫我已经卖到县城,你来不及咯!卖身契也签了。”

    说着,张婆子得意的把怀里揣着的卖身契拿了出来,还宝贝似的亲了一口。

    “找死”

    秦贺话落直接走过去把卖身契一撕众目睽睽之下提起她那肥婆的身体朝着粪坑走去。

    “救命啊!锤子,徐香,救命。”

    张婆子此刻手舞足蹈,张牙舞爪,抱着的鸡已经吓得鸡飞狗跳。

    “秦猎户,有话好好说,先把我娘放下。”

    张大锤吓得连忙跑上去,试图去拉秦贺,却被秦贺一脚踹翻。

    “喂!姓秦的,你干嘛?放开我婆婆。”

    徐香拿起扫帚就朝着秦贺打去。

    旁边的邻居错愕,窃窃私语,秦猎户这架势是要杀人啊!

    不过这家人也是活该,把人家小姑娘欺负成那个样子,太缺德了,还卖给死人做媳妇,这得遭天谴。

    众目睽睽之下,张婆子直接被秦贺丢进粪坑,粪坑里的水掀起几丈高。

    “哈哈……大哥真厉害。”

    秦安笑着拍手,脸上的伤口因为他太激动而牵扯到有些痛。

    咕噜一声,粪水朝着张婆子口中灌入。

    “啊!救命啊!救命”。

    凄惨的嘶吼声响彻云霄,秦贺回头看向徐香。

    徐香一个激灵,吓得战战兢兢:“你,你想干嘛?”

    秦贺冷笑一声直接提起她一并丢入粪坑。

    “说,丑丫被你们卖到哪里去呢?”

    张婆子和徐香吐着粪水,头上还吊着几条蛆虫。

    “不说是吗?”

    秦贺直接拿起扫帚按住张婆子的头,把她按进粪坑里,咆哮出声:“说,不然今天让你们走不出这个粪坑。”

    张婆子怕了,这粪水臭的她眼花缭乱,她不得不妥协:“她被卖到县城最有钱的那户人家,姓王,说是要给王家死去的大公子举行冥婚。”

    “砰”的一声,扫帚打在徐香和张婆子的头上,两人瞬间喝了好几口粪水,在一边干呕。

    “等一下又来收拾你们。”

    话落,秦贺把猎物丢给秦安,并吩咐他回家,自己朝着县城跑去。

    ……

    马车晃悠悠的朝着县城跑去,在一家大户人家停下。

    两个佣人掀开门帘,抬着她朝着后门进去。

    昏睡中的安茜,被人撕扯着头发,一阵疼痛袭来,她漠然睁开眼睛,却看到一个老妈子在她头上捣鼓。

    镜子里的她,穿着嫁衣,束着发髻,妆容煞白,看起来阴森恐怖,后面的老妈子比较淡定。

    脑海里冥婚的场景让她一阵毛骨悚然。

    跟尸体洞房,被封在棺材里活埋,不,她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让开”。

    她猛然起身,一阵旋昏,又摇摇欲坠的瘫软在凳子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