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锦鲤王妃靠种田续命 > 第四章老子是你男人,想看就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他双臂鼓鼓的肌肉,那腰身可是一点赘肉都没有,胸肌腹肌杠杠滴,黝黑的皮肤散发着阳刚气息,腰挺的很直,身上有着不少疤痕,可是他本就人高马大,整日干农活,身材锻炼的极致好。

    野性十足,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让她移不开眼睛。

    安茜的脸瞬间热了,脸红了。

    她觉得自己好没用,就这样就害羞了。

    她可是特种兵,那么多男人她都没害羞过,如今……

    秦贺抬头,正好看到她盯着自己,没有胎记的半张脸有些红润。

    心想小娘子不会是害羞了吧!

    “怎么想要?”

    “啥?”

    安茜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回神回应。

    “我说,你身体还没恢复,等你好了,我在满足你。”

    安茜气的握住拳头。

    这死男人怎么说话的?搞得她是好色之徒,觊觎他似的。

    一想到他当众没脸没皮的在她身边脱衣服,她就恨不得把他一脚踹出去。

    “那个秦贺,我觉得……”。

    “别秦贺秦贺的叫,难听死了,叫声贺哥或者相公来听听,也让我感受一下被女人呼唤的感觉?”

    他大大咧咧的声音,豪迈粗狂,似乎是心情不错,语气带着愉悦。

    安茜嘴角抽搐,这咋叫的出口?

    贺哥?相公?

    想想她就膈应,这都不熟,可是不叫,那凶神恶煞的男子一个不高兴把她给弄死,那她就真正的到头了,毕竟她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她可不相信还会来次穿越。

    “那叫贺哥吧!贺哥,我们要不商量一下?”

    秦贺很享受她叫他贺哥,听着心痒难耐,虽说这丫头丑是丑点,可这声音动听的很,爱了爱了,听得他骨头都酥了。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最不喜欢藏着掖着,说话吞吞吐吐的人。”

    安茜一听,这更好,她也是一向直来直往。

    这粗野汉子其实人还不错,挺合她的胃口。

    “贺哥,虽说我是你娘子,可是我们还不熟,我才十五岁,你也知道我身体差,要不我们商量一下?行房之事缓缓。”

    秦贺眉眼轻佻,审视着她,这女人确实与众不同,这种事也说的面不改色。

    “为何?理由?”

    安茜连忙道:“我还小,才十五岁,可是既然是你娘子了,免不得要为你生儿育女,要是你想能不能缓缓?最起码也要到我十八岁的时候。”

    “更何况你已经有了孩子,不急一时。”

    果然她话一落便看到对面男子的脸沉了下来,脸上狰狞的疤痕在烛光下更加诡异。

    “你不就是想说,跟我不熟,不想为我生儿育女,好啊!我不逼你,我们彼此相处一年,如果性格不合,你对我还是没有丝毫情意,那我自然会放你离开。”

    “但是你要记住你现在还是我的娘子。”

    安茜一听,双眼发亮,脑海里正好盘算着到时候离开去哪里?

    秦贺看了她一眼,把手上的毛巾丢到水桶里,在她眼皮子底下直接把裤子给脱了,然后自顾自地的擦起身体来。

    “啊!”

    安茜吓得大叫,这死男人这次没背对着她,就这样擦身体。

    她连忙跳上床,把被子一扯捂住头,脸上火喷喷的。

    秦贺看着她的那样,嘴角不自觉上扬,他还不信这一年他拿不下她。

    “我是你男人,想看就看,我不介意。”

    安茜气的怒骂:“我胃口没那么重,以后不能在我面前脱衣服。”

    “万一到时候我们彼此不喜欢,你这些动作会让你以后的女人不爽。”

    秦贺一边擦一边说:“没办法,那是以后的事,我只知道,你现在是我媳妇,媳妇看相公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改明,你的我也想看看。”

    话落,他哼着小曲,穿上衣服,提着水桶朝着外面走去。

    没办法,他发现她虽然丑了点,可是他觉得挺可爱,既然进了秦家大门,他就有把握让这女人爱上他。

    “你,你神经病,你饿狼缠身你……”。

    被子里的她小声嘟囔,探出头来,就这样她听到水泼到院子里的声音,而秦贺并没有听到她的话。

    紧接着,随着门一关,秦贺直接朝着床上走来。

    安茜僵硬着身体,默默地滚到墙角。

    “喂!我跟你说我们不能靠太近,必须楚河汉界。”

    秦贺嘴角上扬,似笑非笑。

    “别紧张,我对你此刻干瘪的身体也没啥兴趣,等你养胖了又圆房。”

    “如果你急,跟我说一声,不会让你饿着,毕竟我也单身很久了。”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贺哥你不是说一年后放我离开,圆房?”

    “我是说一年后放你离开,可我没说这一年不能圆房,毕竟你此刻是我的媳妇,媳妇的责任不用我来教吧!”

    “你竟然给我下套。”

    安茜气的咬住嘴唇,眼睛狠狠地瞪着他。

    秦贺看她吃瘪,心情极好。

    “好了,看你吓成啥样,这一年我答应不碰你。”

    安茜听到他的话,如释重负,这种粗汉子说了不会碰她,便不会碰。

    果然旁边的男子并没有朝着她继续逼近,她听到他的呼吸声,这才回头,这男人睡觉可真快。

    她开心极了,还好这男人长得虽然凶了点,人也到还讲理。

    想着想着她便渐渐地沉睡。

    夜深人静,风呼呼吹来,纸糊的窗子发出吱呀的声响。

    本来就薄的被子,她又贴着墙,此刻她冷的打颤,脚也冻的不行。

    迷迷糊糊,她感觉有双大手把她的脚踹在怀里,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了她。

    感受到温暖,安茜整个人朝着温暖处过去。

    就这样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枕着他的手臂,深深入睡。

    黑夜中,秦贺睁开眼,看着怀里熟睡的女人,不由好笑。

    这女人还真是单纯,一点防备也没有。

    有女人抱着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

    天微亮,安茜猛然睁开眼睛,男子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她吓了一跳。

    她跟他挨的那么近,而她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睡着。

    天啊!她怎么变成这种人?

    连这么恐怖的男子也下得去手。

    一想到这里,她悄咪咪的朝着床下走去,一不小心,脚打滑,整个人朝着床下掉落。

    “啊!!!”

    秦贺睁开眼睛就看到这一幕,心口一紧,大手一挥,连忙抱住她,跟着她一起滚落,用他的身体垫在地上,而她稳稳地落在他的怀里。

    安茜听到他闷哼出声,不由翻身起来,这男人挺好的,竟然为了她用自己做了肉垫。

    “秦贺,对不起,我只是想起床。”

    秦贺翻身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沉声道:“别这么小心翼翼,我是你男人,又不是魔鬼。”

    说完,他拿起衣服在她身边穿着,穿好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男人?

    她到此刻都觉得这是一场梦,咋就有了男人了。

    安茜收拾好走出来的时候,厨房里传来秦贺的声音。

    “大哥,省着点,家里没多少米了,娘又瘫软在床,药又不能断”。

    秦贺干笑一声:“你这家伙小小年纪就这么抠搜,钱的事你别管,我等下就进山打猎,可是你嫂子初来乍到,身体不好,这饭还是得吃好一点。”

    “家里的粮食你尽管放心,有多少吃多少,别饿着。”

    “你那些汤汤水水就别要了,没啥营养。”

    安茜站在那里,听着他的话竟然有些感动,她环顾四周,这才看到这秦家破败的场景。

    四间茅草屋,一间门窗紧闭,想必就是他娘的房间,另外两间分别是她住的那间,还有秦安住的那间,最后一间自然是厨房。

    院子里挂着几件洗的发白,破烂不堪的衣服。

    这个家可真是惨不忍睹。

    正在她准备走进厨房的时候,秦贺抬着粥走了出来。

    “嫂子,去吃饭吧!我把这粥给娘送去。”

    安茜对他微微一笑,连忙朝着屋里走去。

    桌子边正在为她盛饭的男子一见到她,便对她招招手。

    “丑丫过来吃饭。”

    丑丫?安茜瘪瘪嘴,好吧!原主确实是叫丑丫。

    她忍,合适的时候定要把丑丫这个名字给改了。

    安茜坐在桌子上,看着桌子上简单的几个窝窝头,一盆粥,一份咸菜,不由看向对面埋头大吃的男子。

    她小口小口的吃着,这窝窝头有点硬,难于入口,不过对她这种在部队吃过树皮的人来说,这东西也算能接受。

    她的眼神移到他的碗中,不由感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