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厨娘亲爹爹又到碗里去了 > 第四十章:原来你对本侯芳心暗许

第四十章:原来你对本侯芳心暗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难得今日府上的两位主子和凌侍卫都不在,于是苏挽便动了歪心思——取东远侯的贴身之物。

    苏挽一向都是信守诺言的人,既然答应了,便只能做到。

    只是这干坏事的时候,就算不被别人看到,也难免被老天监视。

    于是就在苏挽悄悄潜入东远侯卧房的时候,外面便打雷了。

    苏挽也没去理会,心道她的运气总不至于那么差,差到被雷劈中,她又不是妖怪,还要受天劫。

    她四下看去,先翻了翻抽屉,都是些没用的纸和书。便再去打开柜子翻了翻,都是些厚重的外衣,于是她便又去别处翻了翻,依旧一无所获。

    终于,在“万般无奈”之下,她决定去翻那张神圣不可侵犯的床。

    床上床下,终于让她在被子的一角,翻到了钱如月朝思暮想的汗巾。

    苏挽还是有些尴尬的,毕竟这是男人的东西,于是她便只用两根手指捻住一角,将它塞进怀里。

    正当这时,门外有了动静。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苏挽早早便躲进了柜子里,连条缝都不敢留。

    四下安静,她此时便知道,外面下雨了。

    此刻进来的人,她猜测,十有八九便是东远侯。

    于是她屏息凝神,丝毫不敢有多余动作。

    好半晌,才有脚步声,一点一点向她逼近。

    刺眼的光束倏而袭来,苏挽此刻就躲在温千袂的一件长衫后面,看着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拨过一件又一件的衣服。

    然而她的运气就是有这么不好,温千袂偏偏选中了她面前的那一件,于是她当下便暴露了。

    “你……”

    此刻温千袂赤着上半身,优美的人鱼线自上而下,还有几滴水珠躺在上面,苏挽的眼神几乎一刻都不曾离开过。

    下一刻,苏挽便觉眼前刮过一阵寒风,眨眼间,便看到温千袂已经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然后一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她的脖子。

    “果然是既有贼心又有贼胆,说!你来本侯房中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苏挽此刻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别人都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然而她此刻是想叫都叫不出来。

    好半晌,那双手才放过了她。

    苏挽顿觉一股新鲜空气侵入胸口,像一道她从未品尝过的美食。

    “说吧!”

    温千袂一脸肃杀,坐在凳子上品着热茶。

    苏挽近乎谄媚地笑道:“侯爷,我若说,我是因为外面下雨了,一时找不到躲雨的地方,才误闯了侯爷的卧房,您信吗?”

    温千袂瞥了她一眼,冷冷道:“你觉得呢?”

    苏挽立马闭嘴了,也是实在没辙,这做贼被主人抓,古今中外能说得清楚的,又有几个。

    不过苏挽自认为自己脸皮够厚,于是又想了一招:“侯爷,方才……进贼了。”

    温千袂差点被茶呛到,看着一旁手忙脚乱,嘴里忙着说侯爷长侯爷短的人,心道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才会一见到她,就会和一杯茶杠上。

    只听他冷冷开口:“本侯倒是很想知道,究竟是哪个没脑子的贼会选在青天白日之下行窃侯府,还专挑本侯的房间,当真是不怕被发现了之后,被本侯抽筋扒皮吗?”

    苏挽浑身打了个哆嗦,心道就不应该答应钱如月的要求,现在好了,被抓个现行。

    “偷了什么?拿出来吧!”温千袂沉声道。

    苏挽狡辩道:“小的哪有那胆子,小的,真的什么都没偷。”

    温千袂瞥过去一眼,嗤笑一声:“那你怀里的是什么?”

    苏挽忙低下头,才发现那汗巾不知何时已经露出一角,真想现在就给它塞回去。

    她正有这个想法,便又听到温千袂开口:“是你自己拿出来,还是……”

    苏挽发现那东西被她揣在怀里,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谅他温千袂是侯爷,也不敢破了这规矩,于是她便觉得自己此刻占了上风。

    她得意道:“侯爷,这不过就是姑娘家用的帕子,侯爷何苦难为我呢?”

    温千袂冷冷扫过她笑意泛滥的脸:“若真是帕子,你又为何不敢亮出来,可别告诉本侯,你这是害羞!”

    苏挽刚想顺着下去点头,便看到温千袂从靴子里掏出一把匕首,带着一抹威胁的笑:

    “你若是不自己拿出来,那本侯便费些力气帮帮你!”

    于是苏挽是真的怂了,心说谁要是在刀子面前还逞强,简直是不要命。

    随后便乖乖将怀里的东西掏了出来。

    “汗巾!”

    温千袂此刻的表情可谓五味杂陈,谁能想到面前这女人竟还有这样的癖好,于是他又想到了当日因这女人在禁书上签名的事,心下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微微一笑,摸索着下巴:“原来你对本侯芳心暗许,早说么,本侯可以让你做个通房丫头,或者……纳你为妾也可。”

    苏挽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听到这番话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可笑。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温千袂突然起身,一步一步靠近她,她才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抵至墙角。

    她讪讪一笑,左看右看:“侯爷,这光天化日之下的,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苏挽的下颌被一手捏住,“你都敢来本侯房间了,不就是想勾引本侯吗?”

    温千袂说着,唇角一勾,便要将唇靠近苏挽。

    苏挽见势不对,慌忙使出蛮力,一掌捂住对面的脸,大叫一声:“我嫁人了!”

    “嫁人?”

    苏挽将手收回,又补充一句:“我还有……有孩子了。”

    温千袂垂首微微一笑,忙退后三尺,不过很快有端起架子来。

    “你既已嫁人,为何还要……难不成你……”

    苏挽忙截口打断:“我不偷荤腥!”

    “那又是为何?”温千袂问道。

    只见苏挽贴墙蹲下,听她“嘤嘤嘤”的哭了起来,温千袂忙退后一步。

    他对那些胡搅蛮缠的女人没法子,对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人更没法子,只道这女人千万不要扑过来才好。

    “侯爷,我那当家的死的早,孩子还没生下来,他就杀千刀的去见了阎王……丢下我一个妇人,狠心让我一人辛辛苦苦将孩子拉扯大,他倒是在地狱还是天堂的看得舒服,而我……”

    在温千袂没注意的时候,苏挽偷偷抹了点口水在脸上,只听她“嘤嘤嘤”继续哭道:

    “前些天有位大户人家的夫人找上我,知道我在侯府当差,出入自由,便用孩子威胁我,说要我帮她寻一件侯爷您的贴身之物,她才不会去找孩子的麻烦……嘤嘤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