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厨娘亲爹爹又到碗里去了 > 第三十三章:搅了老子春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传说,自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以后,天地间发生了一场旷世之战。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不合……只见担当先锋的大将相柳、浮游,猛扑火神祝融氏居住的光明宫,将光明宫四周长久不熄的神火弄灭,大地顿时一片漆黑……”

    方掌柜说着说着便不说了,然而小家伙此刻却听得津津有味,他突然不说了,显然是在吊小家伙的胃口。

    只听小家伙傻愣愣地,仰着脑袋问道:“那后来呢?是谁赢了?”

    方掌柜笑嘻嘻的,好久都没有人听他讲故事了,登时又来了兴趣,然而他接下去的话,却被苏挽截了口。

    “后来祝融赢了,共工输了,共工还因此撞了不周山!”

    苏修然一听到是娘亲的声音,登时笑嘻嘻地跑了过去,扑进苏挽怀里,喊着“娘亲”二字。

    然后方掌柜便被扫了兴致,气呼呼地过来,抱怨了句:“我就知道,你一来,准没好事!”

    苏挽抱着小家伙有一会儿了,这才看向他:“你讲你的就是,我不过是回答了这个故事的结局而已,其间细节,还是要请教方老您呢!”

    苏修然想起方才娘亲说的故事结局,兴致未失,便又问道:“方伯伯,不周山是什么山呀?”

    只见方掌柜登时又来了兴致,立马摆起了说书人的架势,然而他接下来的话,又被苏挽截了口。

    “方老,您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回答完后,您想讲什么便讲什么,绝没人打搅你。”

    方掌柜撇撇嘴,似乎是白了苏挽一眼,苏挽也没说什么,便是受下了。

    只是底下眨着大眼睛的小家伙仰着脑袋想听,于是方掌柜便笑眯眯地摸了摸他的下巴,柔声道:

    “小娃娃想听啊,那可能要委屈你等上一会儿了,等等方伯伯再给你讲什么是不周山,好不好?”

    苏修然很乖,二话不说便答应了。

    然后就去一旁玩了。

    只听苏挽道:“方老,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你可知云西村的土地是由谁管的?”

    方掌柜一想:“还能有谁,不就只有那富商祝富贾么!”

    “祝富贾是大地主,我想知道的是……小地主?”苏挽又问道。

    方掌柜平日里接触的贵客多,所以消息灵通,如此,苏挽才来问的。

    方掌柜捋了捋银须,仔细一想:“好像……是祝富贾同父异母的哥哥!”

    “什么?祝富贾还有个哥哥?”苏挽惊呼道。

    她倒不是惊讶祝富贾突然冒出来一个哥哥,她只是在想,那位哥哥会不会也和祝富贾一个德行,然后狼狈为奸,铁了心的,要置她于“死”地。

    她脸色一下就不好了,但还是向方掌柜问了句:“他住哪儿?”

    “云北村。”方掌柜回道。

    然后苏挽便去了云北村。

    只听仙闻书斋内,方掌柜继续给苏修然说书。

    “小娃娃呀,这不周山啊就是……依书上记载,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

    ……

    苏挽来到了云北村,并向村民打听了祝富贾的哥哥——祝秋嵘的住所。

    那村民不知是闲着没事干,还是好心,便热情地说要带路,于是苏挽点点头,便在村名的带领下找到了祝秋嵘的住所。

    那是一间年久失修的土胚房。

    破旧的大门微敞,窗户纸往外飞,墙角挂满错落不堪的蜘蛛网,院子里杂草丛生,一把半旧的扫帚横七竖八地躺在门口,苏挽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面前的这副场景了。

    不过她来之前就觉得奇怪,祝富贾身为家缠万贯的商贾,怎么他的哥哥却住在比云西村还偏远的云北村?

    此刻村民还未离去,见苏挽脸上一副像是吞了粪的表情,便好心提醒道:

    “姑娘,这位祝老头,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姑娘若实在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还是不要撞上去为好。”

    苏挽没有回话,村民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再仔细想想,自己似乎也说明白了,若是再多说些,他也说不出来了。

    他对这位叫做祝秋嵘的人知之甚少,只知他是两年前才来到这的,至于传言说他是祝富贾的哥哥,他也只是半信半疑。

    毕竟这两人实在不像是一家人。

    片刻后,村民告辞走了。

    苏挽这才去推门,当即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有人在吗?”她轻声问。

    然而没有人回答她。

    于是她又问,音量一遍又一遍地加重,终于在她问了五遍之后,里屋才给算了一点动静。

    是器皿落地的声音。

    于是她又去推开里屋的门,只是她还未见到人,便被一股浓烈的酒味熏得连连咳嗽,这时,耳边才响起人声:

    “是哪个不要命的,敢打搅老子做春梦?”

    苏挽这才得以看清那人,竟是当日赊账酒馆,闹市集的醉汉。

    原来他就是祝秋嵘。

    苏挽心中的那颗大石头终是沉了一沉,还好不是如祝富贾一样的人。

    祝秋嵘掀开眼皮,也看清了面前的人,只见他愣了一下,随后才听他轻“嗤”一声,道:

    “小娃娃的娘亲,你找我做甚?”

    随后他便又酒不离手地喝了起来,仿佛千杯不醉。

    苏挽也是一愣,看着面前邋里邋遢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人,半晌,才道:

    “你……你认得我?”

    祝秋嵘将酒壶高高举起,往嘴里倒了倒,竟是一滴酒都没有,便随意将酒壶抛到一处,道了句:“扫兴!”

    随后又见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来到一个柜子前,从里面又取了一壶酒出来。

    盖子一开,猛灌了下去。

    等到过足了瘾,这才想起方才那女人好像问自己问题来着,便用脏袖抹了一把嘴,坐到床上,道: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老子虽然外表……糙了点,可有些东西,可比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厉害多了。”说完,他打了个饱嗝。

    然后他又想喝酒,忽然又想起什么,便开口道:

    “我说这位夫人,你不会真想替你家那娃找个爹吧?我告诉你,你长得……虽然有些姿色,却不对我的胃口,所以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言罢,他又津津有味地喝起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