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厨娘亲爹爹又到碗里去了 > 第二十六章:诡计落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好好整苏修然一顿么,怎么反倒你去解了围!”

    “我……我害怕。”

    关雎书院的某处角落,李小雄正一脸恨恨地质问着一人。

    “你害怕个什么劲?他们又没查到你头上!”

    “的……的确是没有,可是……可是其实沈夫子一早就知道了,只是他没有明说而已……他今日故意将一支笔放到了我桌上,我心想,这一定是夫子在暗示我些什么。”

    李小雄嗤笑:“这你就害怕了?那他万一是不小心的呢?”

    “可沈夫子若真是故意的,那我下个月估计就要被遣出书院了!谁不知道沈夫子眼里从来容不得沙子。你反正是院长班上的,没什么关系,可我爹娘是一定要让我在沈夫子班里上学的,要是被遣出书院……今日这件事我没有做好……”

    那人从身侧取出二两银子,交给李小雄:“这钱还你,我以后再也不干这种事了!”

    言罢,转身便跑。

    “切!孬种!”李小雄骂道。

    低头,看到手里的二两银子,这其实是她娘给他的零花钱,他以为这是她娘上工挣来的钱,结果……却是那祝老头的。

    祝老头的臭钱,自然也只能用来做这些勾当。

    他以为他可以不用再看到,可不成想这几个臭钱竟又回到了他手里。

    而今日之事,也是他娘吩咐的,让他好好整苏修然一顿。而他也早就看不惯苏修然身边总有一群人围着,他最讨厌苏修然拥有自己所没有的东西,所以……他要毁掉。

    就像是薛晨对苏修然会画一手好画的崇拜。

    可他也不傻,有了早前堂而皇之夺下苏修然的笔墨纸砚的经验,若是真自己动手,被夫子发现了,好不容易进来的书院,就又要出去了。

    他心中有鸿图大志,绝不能被一些事情给毁了。

    他的手渐渐紧握成拳头,面目变得狰狞,而不远处,沈鹤正好看到了这一切。

    ……

    苏挽和顾青与两个孩子道别后,结伴出了关雎书院,随后又因不同路,在某处分别。

    她在小巷子里走着,剥了颗糖放进嘴里,心道然然给的糖就是甜。

    今日是她第一次见到那两位夫子,方才光顾着处理然然的事,现在想想,那两位夫子倒真是出尘脱俗、才貌双全。

    如若她现在是个满脑子只有情事的少女,见到那两位,怕是就要沦陷了。

    走着走着,她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拍掌道:“妥了!”

    然而身后一记难听的声音,却让她再也笑不出来。

    “小娘子,什么妥了?我看你在我手里才是最妥当的!”

    苏挽转身,便看到一个满嘴黄牙、满脸油腻的男人,此刻正色眯眯地盯着她。

    “祝富贾,怎么是你?!”

    祝富贾泡肿似的小眼睛扫过苏挽的纤腰翘臀,与那日赌坊装腔作势的模样截然相反。

    “小娘子,上回在赌坊收了我的钱,如今都到家门口了,不如跟我到府上去坐坐吧?”

    苏挽这才发现,这条巷子正好在祝府后面,而且还是她去关雎书院的必经之路之一。

    倒是还有一条大路,但是要绕远路,所以苏挽只有在必要情况下才走。

    她回头,发现自己已经被十几个人团团围住。

    “祝富贾,天子脚下,你也敢乱来!”苏挽喝道。

    祝富贾回道:“那又有什么关系,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随后是一声张狂的笑。

    笑声很快收拢,紧接着,只听他扬声一喊,十几个人蜂拥而上,要将苏挽抓住。

    所有人来势汹汹,苏挽自知不敌,但今日若是真落到祝富贾手中,她可真就成了别人手里的玩物。

    她不愿,也不能!

    正当这时,那伸手就要来抓苏挽的人突然一个踉跄,倒地不起。

    紧接着,所有人,除了祝富贾,都相继倒地,只在口中喊着“哎呦”两个字。

    祝富贾见状,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是谁,赶忙要走之时,却不想腿一软,摔了个狗啃泥。

    “好一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今日便让你成为我的刀下之魂,如何啊?”

    寒光在苏挽眼前闪过,只见那人一身黑衣,手持长剑,背对着她。

    风拂衣袂,肃杀四溢。

    只见祝富贾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只得不停在地上磕头求饶,那模样似小鸡啄米,狼狈不堪,等到额头泛起通红的血印,那黑衣男子才开口:

    “滚!”

    于是祝富贾这才连滚带爬地跑了,连方才带来的手下都不要了,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尤其走到半路时,还被石头绊了一跤,那额头才真是见了血。

    回到祝府。

    祝富贾顶着一额头的血,几乎流到嘴边,身后还跟着一群伤残的手下,正一面扶着伤肢,一面关切道:

    “老爷,您没事吧?二狗子已经去请大夫了。”

    祝富贾不出声,想起方才在这群人面前如此窘态,又失了美娇娘,还弄了一额头的血,就气地牙痒痒……

    都怪秦翠翠那臭婆娘,出的什么馊主意!

    “秦翠翠呢?她人呢!”

    身后的一群人刚要开口,廊道拐角处便走来一人,娇滴滴地喊了声:“老爷!”

    于是身后一群人都低下了头。

    听着这声,再看到面前那人穿得分外妖娆,祝富贾的气才总算消了些。

    他命身后的人离开,便将秦翠翠一把抱进了里屋。

    秦翠翠被祝富贾抱着坐在床上。

    祝富贾的手一直不老实。

    “老爷,你头上这是……”

    秦翠翠拿着帕子替他擦了擦,渐渐将血渍擦干净,才听对面那人道:“你还有脸问,都怪你出的什么馊主意,害得我……”

    秦翠翠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老爷,我这计划天衣无缝,莫非是出了什么岔子?”

    祝富贾冷哼一声:“突然来了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黑衣侠客,提着刀就过来……”他顿了顿,“要是下回再遇到,非得带人将她宰了不可!”

    他恶狠狠地盯着某处,忽而眼神一转,就看到秦翠翠此刻正衣领微敞,纤白的肌肤引诱着他的某处,于是又动了心思。

    “嘿嘿嘿嘿……”笑声奸邪而诡谲,“现在你还是先陪陪我吧!”

    秦翠翠猛地堵住祝富贾的一口黄牙:“老爷,您还伤着呢,至于这么心急吗?还有苏挽,难道你不……”

    祝富贾取下秦翠翠的手,然后亲了一口:“要了那娘们以后有的是机会,要是硬的不行,那就用软的!”

    “什么意思?”

    “伺候我舒服了,我再告诉你!”

    于是祝富贾将秦翠翠扑倒,随后又是几番不可描述的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