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厨娘亲爹爹又到碗里去了 > 第二十一章:好酒的方掌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修然被送去了关雎书院,所以苏挽除了去候府当差外,剩下的,便都是与那只小棕狗面面相觑。

    “来,多吃点!”

    她倒了点剩菜剩饭给小棕狗,摸了摸它毛绒绒的小脑袋,几日下来,倒是胖了不少。

    小尾巴摇来摇去的,特别可爱,而且它现在有名字了,名叫点点——苏修然给取的。

    只因它面上有一块指腹大小的,黑色似胎记的东西,正好在左眼下。

    且说那日苏挽送苏修然去关雎书院的时候,居然碰到了秦翠翠和李小雄!

    倒是没撞个正着,只是见到秦翠翠领着李小雄,在那儿与书院院长笑着聊天。几日不见,秦翠翠一身橘黄色衣衫,衬得她愈发妖娆好看。

    只是上回在那祝府门口分明是那般落魄凄惨的一个人,现如今却红光满面,苏挽想着,莫非是又攀上了哪位有钱的主?

    这么一想,苏挽不禁要起鸡皮疙瘩,这秦翠翠实在太过风骚!

    她没有在书院过于逗留,在看到然然安安稳稳地坐到位子上后,便离开了。

    然后今日实在无聊,她便想着买壶好酒,去仙闻书斋,见见方掌柜他老人家。

    至于小狗点点,前些日子苏挽闲着没事,将院里的狗洞给封上了,如此,点点便也跑不出去。

    仙闻书斋。

    苏挽提了壶上好的桃花酿,挑了个好位置,边走边和方掌柜打招呼:“方掌柜,有酒,要不要赏脸来一壶?”

    方掌柜早前便闻到酒香,只是碍于眼前正好有位客人在,所以才没有很快扑过去。

    等到客人走后,他才似脚底生风般,从苏挽手中抢过桃花酿,盖子一开便要灌下去,却在酒快要落到口中的时候停住了。

    “丫头,今日怎见你如此大方?”

    苏挽没出声,只是默默看着方掌柜将双眼探至壶底,似是要洞穿一般。

    半晌,她见方掌柜仍旧在捣鼓,便忍不住笑道:“放心,没毒!”

    方掌柜这才放下酒壶,撇撇嘴,坐到她对面,取出两个白瓷杯,将酒满上。

    他自己先喝了一口,才将另一杯酒推给苏挽,道:

    “我说丫头,这么长时间没见,不但变得大方了,还知道拿这么好的酒孝敬我老人家,上回你求我办事儿,可都没见你这么大方。”

    苏挽抿了一口酒:“方掌柜,瞧您说的。人嘛,都是会变的,要是照您这么说,您岂不是这辈子都喝不到我送的酒了?”

    “哈哈哈……”方掌柜大笑,拿起酒壶在苏挽面前晃了几下,像是在炫耀什么东西似的,“但如今却喝到了,看来丫头你啊,懂事喽!”

    言罢,直接拿起酒壶往嘴里灌。

    苏挽又抿了一口酒,将酒杯放下后,便在嘴里嚼着那“懂事”二字。

    心道这懂事也要有个对象,而她从小到大,似乎没人值得她懂事,想到这儿,她无奈摇头,于是不小心将整杯酒都灌了下去。

    只是这桃花酿还好些,酒劲没那么烈,于是她只是闷哼了几声,用袖子擦干嘴边的酒渍,然后举着酒杯和对面白胡子的老头道:

    “方老?我不如以后就叫您方老吧,快替我将酒满上!”

    只听方掌柜笑得更欢了,当真可以用“前仰后合”四字来形容。

    苏挽蹙眉,有些不明所以,却也不出声,只是听着方掌柜笑声渐渐到了尾声,然后听着他道:

    “丫头,你这莫非是想认我做干爹,所以才改口叫的这么亲切,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苏挽愣了一下,也不知手里的酒杯什么时候满了酒,然而她也不去追究,只是木木地拿到嘴边,抿了一口。

    只听对面继续说道:“丫头,你要是真想认我做干爹,也不是不可以,就是……”

    “什么?”苏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问了出来,好似真的期待能做他的干女儿一样。

    “就是每月要给点……”

    方掌柜在手里比划着银子的动作,笑得一脸奸邪,偏偏又生的一张如月老似的面孔,那笑便又柔和了些。

    苏挽翻了个白眼,心道这老头开着这么大个书斋,每月都不知道入账多少银子,还搁这儿问她要银子,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

    方掌柜没有再说话,而是乐呵呵地自顾自在一旁喝酒,不知是觉得自己方才提的要求太过无理,还是这酒太过于好喝,叫他无力自拔。

    保持了片刻的安静,方掌柜终于在无酒解馋的情况下,开了口:

    “我说丫头,没酒了,不再给我去买一壶?”

    他高举酒壶,慢慢悠悠地将壶口朝下倒了倒,滴酒不剩,提醒对面的苏挽。

    他白须上沾了酒,说话之时,酒珠堪堪滑落,弄湿衣襟。

    苏挽夺过酒壶,放到一边,含笑道:“方老,您这般贪得无厌,还想让我做您的干女儿,那我怕是倾家荡产都养不活您!”

    “哈哈哈……”方掌柜闻言笑道,对苏挽称呼自己一声“方老”,似乎听来十分舒适。

    “我现如今也不想要你做我的什么干女儿了,我的后半辈子要是就这么随随便便托付给了你,连口酒都没得喝,岂不和见了阎王没差?”

    这番话倒是让苏挽有些意外,方才还想让她做干女儿来着,可如今却又不想了,不过她倒是十分庆幸,否则她真要倾家荡产去了。

    于是转念便道:“也亏得您老人家放过我,否则我还得多养你一个,就我每月那点工钱,哪够啊?”

    “说的是,说的是……”

    方掌柜一直在嘴里嚼着这几个字,忽然觉得嘴里光有酒味却没酒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便从柜台处招呼了个人过来:

    “去,给我买壶比这桃花酿更好的酒来!”

    “是!”

    于是就在伙计去买酒的那段时间里,相对而坐的两人什么话也不说,光顾着大眼瞪小眼了。

    然而苏挽也不走,毕竟回去了,也是大眼瞪小眼,留在这儿,偶尔和这老头斗斗嘴,滋味也不错。

    可方掌柜就不是这样想的了。

    他站在柜台那儿,拨弄着算盘,刚送走一个客人,见方桌那儿的人儿还在,便似讽刺又暗示地说道:

    “有些人呐,闲着没事,也不知道找点事做,就比如这话本啊,最近可是卖得不错!”

    这话一出口,便真的提醒了苏挽自己还有事欠着方掌柜,那话本,她也的确该写了。

    可是写什么呢?真叫人头疼。

    那出去买酒的伙计此时也回来了,这伙计也是个顶老实的人,叫他买好点,便是往贵了挑,结果挑了壶一醉解千愁的消愁酒,方掌柜当下心情便不好了。

    指着伙计的鼻子骂:“你个损塞儿!不知道这消愁酒徒有虚名,不过是平常时候做菜用的黄酒,我道你老实,才让你留下,如今你却连买酒的事都做不好,我真是……”

    一掌就要落下,苏挽忙冲过去,还没来得及阻止,方掌柜便自己阻止了自己。

    他缓缓放下手,只见伙计站在那儿瑟瑟发抖,头快闷进胸口,只声未语。

    于是叹了口气,摆摆手:“罢了罢了,去守着那柜台吧!”

    伙计便真就听话照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