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厨娘亲爹爹又到碗里去了 > 第十七章:回新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日下来,苏挽倒是落得个清闲。

    她在候府当差,走动时稍留个心眼,倒的确没见到那位恼人的主。

    候府那两位的一日三餐她全包,除此之外,什么事情都没有,偶尔想起方掌柜让她写书,她便躺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在脑中构思。

    倒是凭空想出不少故事来,就是想着想着便睡着了,醒来就只记得故事的主角是一男一女。

    而苏修然待在关雎书院,她偶尔偷偷去看望,小家伙听课认真,字写得漂亮,作为母亲,可谓骄傲满怀,只待那日成龙。

    而这一日,她要去接小家伙回来,想起小家伙似乎从未有幸见过新家,今日去接他回来,倒是可以让他好好开开眼。

    她到书院的时候,孩子们基本已经被接走,也就剩下零零散散的五六个,而其中还包括小家伙和胖虎。

    胖虎在和苏修然分享自己的小人书,虽已经是大孩子了,却还是觉得小人书看起来有意思一些,毕竟那书上没有字,看着不觉头疼。

    而苏修然似乎也看得津津有味,偶尔跃出词海,看看这颇具形象的书,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半晌,只听胖虎“咦”了一声,便放下小人书,指着远处激动道:“挽婶来了,还有我娘也来了!”

    苏修然才反应过来,然而他的胖虎哥哥就已经扑到了久别之人的怀抱里。

    只见不远处一标致好看的女子笑着向他招了招手,他二话不说便立即离开座位奔跑过去,也钻进了那久别的怀抱。

    苏挽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抱着他的额头亲了一口,他便发出“唔唔”的声音,似哭非哭,随后又扑到怀里,左右蹭蹭。

    另一边的胖虎倒是扑到他娘怀里没多久,便出来了,就是平日里这小家伙大大咧咧的,却又像个小大人似的,而今经此一遭,也不禁红了眼眶,而嘴里却说着:

    “娘,胖虎在书院可乖了呢!夫子还夸我努力,夸我写字有进步,还有那《三字经》……娘,我背给你听!”

    他说着,便自顾自背了起来,背时还不忘摇着脑袋。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

    他顺溜地背了一段,却不知背到何处,突然卡住了,他自知自己忘了词,便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

    然而刘氏虽然听不懂,却也在自家儿子的笑容中领悟了意思,便忍不住“噗嗤”一笑,笑完过后看着自家儿子更红的脸,安慰几句,却又不似安慰。

    “为娘知道你几斤几两,能做到这份上,便是老天开眼了。不用太过勉强,我和你爹就只是想让你有些见识,毕竟就你那憨爹的榆木脑袋……”

    她正巧说到刘阿牛,刘阿牛便从门口进来,旁若无人地喊了声:“胖虎!”

    他打开手臂,本想着小家伙撞进来,却不料先被一人赏了一拳。

    那一拳堪堪砸在他的肩膀上,只是他皮糙肉厚,肌肉结实,力气又大,便什么事情也没有,反倒是打他那人,手一缩,露出痛苦之色。

    他微微一笑,将那只受伤的小手包起,轻轻吹了吹。

    只听对面那人没好气道:“我说你说话声音能不能他娘……能不能轻一点,这里可是书院,不是村里,你看看那些孩子,都被你吓了一跳!”

    刘氏出门之前便对自己说不能在书院飙脏话,不过这回到底是没忍住差点说了出来。

    听到自家媳妇的教诲,刘阿牛环顾四周,果然见到那些孩子都用一种畏惧的眼神看他,心道自己本来就长得有些凶煞,个头还大,再加上方才那么一吼,那些孩子没被他吓得尿裤子,就已经是佛祖照顾他了。

    要不然那些孩子的有钱父亲,怕是要把他打得尿裤子。

    于是双手合十,对着那些孩子轻声道:“孩子们实在对不住,叔叔我就是个粗人,做不来这些文绉绉的事,实在对不住啊……”

    孩子们没说话,低头自顾自看书去了,却不知那书究竟看不看得进去。

    这一边的苏修然在苏挽怀里待了一会儿,终于将这几日见不到面的委屈抒发干净,只听自家娘亲和刘婶说道:

    “嫂子,今日天气不错,而且也快到中午了,不如留下来吃个饭再走,顺便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这边的刘氏刚要开口,岂料却被身旁高大的男人夺了话。

    只听他“呵呵”笑道:“行啊!挽妹子的手艺,我们岂能错过呢!”

    然后无意之中,便瞧见他的娇嫩媳妇白了他一眼,心想好像是自己方才说话又太大声了,于是用手捂住了嘴。

    苏挽“嘻嘻嘻”笑笑,却没笑太大声音,心道这两夫妻也真是的,孩子都这么大了,还像小孩似的闹别扭,也不怕被人笑话。

    后来刘氏道了声“好”,苏挽这才带路,带着他们去新家。

    路上 ,胖虎对着刘阿牛说道:“爹,我想骑大马!”

    刘阿牛二话不说便轻轻松松将肉嘟嘟的胖虎架起,让他坐在自己脖子上,一路哼着小曲儿,哼了一会儿又发觉好像忘了什么,便回头看向那似乎还板着一张脸的小媳妇,凑到她身边道:

    “媳妇儿 别生气了,你一生气,可就不好看了!”

    他一面说着,一面便从怀里掏出一盒胭脂,塞给小媳妇。

    刘氏接过,霎时就消了气,只是胭脂这类东西本来就贵,她虽欢喜,却还是担心这憨货乱用钱,谁知她刚要问,刘阿牛像是一早便猜到她的心思,便回道:

    “东家夫人赏的!以后等咱有钱了,我便再给你买一盒比这好上一万倍的!”言罢,便架着胖虎,往前走了几步。

    似乎是觉得自己没有乱花钱,还许了小媳妇以后送她更好的,顿时觉得自己做了件不得了的事,步子都迈地轻快起来,嘴上的小曲儿也哼地愈发“嚣张”。

    刘氏手里捂着胭脂,觉得心里暖滋滋的。

    而这一切,都被苏挽和苏修然看在眼里。

    觉得他们一家人感情颇好,当真是羡慕极了。

    而苏修然不仅羡慕他们一家的感情,他还特别羡慕胖虎能骑在刘阿牛身上,说到底他还是羡慕胖虎有个爹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