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厨娘亲爹爹又到碗里去了 > 第十六章:养了白眼狼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远侯府。

    温千袂一回来,听下人说换了个厨子,而今面对这么一桌子琳琅满目的菜肴,滋味委实不错,就是不知道品尝起来怎么样。

    他拿起玉箸,刚想夹起一块酱排骨,对面便落下一抹红衣。

    只听那抹红衣道:“回来了也不知道说一声,倒是自己先坐下,吃起独食来了!”

    温千袂被说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刚有的食欲也都被压了下去。

    他放下玉箸,看向那抹红衣:“姑母,您一日不与侄儿对着干,便觉浑身难受吗?”

    荣华夫人哑然,半晌,又想到了什么,便道:“倒也不是,只是你那铁做的娘把你丢给我,我不得照顾你,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说你几句怎么了?”

    温千袂笑笑,似乎觉得她说得不无道理,到底这位姑母是他半个娘,便也不再多说,转手拿起玉箸,夹起方才早已看中的酱排骨,终于是吃到了嘴里。

    那酱排骨一半肥,一半精,再裹上酱,吃到嘴里软软的,也不觉油腻,倒是十分对他的胃口。

    荣华夫人见他比自己先动了筷子,撅撅嘴,嘀咕了句:“没良心的东西!”这才也动起筷子,吃了起来。

    温千袂武学精妙,自知听力极好,那句话也堪堪入了耳,可他却装作没听到似的,继续吃着那碗酱排骨,好似已经习惯了荣华夫人这般怨骂。

    满足了一时的口腹之欲,他想喝点汤,然而那碗汤,却叫他生生愣了半晌。

    他拿着汤勺拨弄了几下,对面的荣华夫人便看不下去,心说这小子不吃就不吃,别坏了一碗汤才好,便拿起玉箸毫不留情地狠狠一敲,那白皙的手上现出两道红。

    “小子,做甚呢!你不吃你姑奶奶我还要吃呢!糟蹋东西也不看看对谁,真是白瞎了你这么个白眼狼!”

    荣华夫人一介粗人,说话难免难听了些,不过传到温千袂的耳中,他竟还觉得有些亲切,毕竟六年没见,难免耳目一新。

    他放下勺子,看了看两道红印,藏到袖子里,没当回事,再看向对面一脸恨恨的荣华夫人,道:

    “侄儿可没想坏汤,只是这白菜汤又叫白龙过江,难道不是万香楼的菜吗?莫非……”

    他想到了什么,而荣华夫人接下来的话,大抵与他的想法相似。

    “我花了千金雇了万香楼的头牌,满足你这口腹之欲,怎么?嫌弃了,不好吃?”她顿了一下,见方才对面那小子吃的津津有味,便想将最后几句话收回去。

    可说都说了,还怎么收得回去,便撇撇嘴,舀了一勺白菜汤喝了起来。

    可温千袂似乎没听到她说的后面几句话,只是听到“千金”二字,猛然一怔,想到了什么,便道:“姑母,你莫非将圣上前几日刚刚赏赐的千两黄金拿去用了?”

    荣华夫人刚刚咽下一口汤,抬眼看他:“怎么的,你姑奶奶我不能用?”

    她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圣上赏给这小子的,便补充道:“你这赏赐放着也是放着,不如拿去做些实事,花点钱满足口腹之欲,再说了,这好处还不都是你自己的!”

    温千袂微微低头,看着这一桌子菜,想起方才自己吃得有滋有味的,便觉那千两黄金似乎花的也值,然后也不再和荣华夫人争辩。

    两人又继续各自用膳,这平静的气氛,终还是被荣华夫人打破。

    “烧香拜佛的,怎么样啊?”她语气漫不经心,随意极了。

    温千袂正巧吃好,便擦擦嘴,放下帕子说道:“还不错,二老得以安详。”他说的很轻松。

    荣华夫人没好气,似乎有些后悔问出这么个问题,也不是很想知道这个“好消息”,可就是嘴贱,想问。

    本不欲再多说些什么,可转念一想,还是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你说你这臭小子,我给你吃给你穿,给你用的,你倒好,跑去学人家打仗去了!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在圣上那儿领了赏赐,直接奔那二老去了,还一去就是七日,你说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呢!”

    她换了口气,又继续说道:“那二老在你五岁时就抛下你走了,他们倒是成了个旷世情缘、以身殉国的好名声,这脏活累活都留我一人干了,我心想着把你养大将来也好有个依附,结果呢?没成想是头白眼狼!”

    她絮絮叨叨地又说个不停,对面的温千袂暗自按了按太阳穴,又揉了揉眉心,似乎觉得好了些,然而对面那人似乎是吃饱了饭,更有了气力,动动嘴皮子根本不觉得累,依旧叨叨叨地说个没完没了。

    什么白眼狼,什么小畜生,什么老鼠屎,到最后连负心汉都出来了。

    温千袂心想着自己也没到负心汉这个地步吧!

    终于,对面那人停了,似乎是说到“负心汉”三个字的时候停的。

    她撇撇嘴,似乎觉得说得还不够多,还想再说,然而却被温千袂抬手打断了。

    他语气认真:“姑母,您说了这么多,不也每半年都会去看他们二老,甚至是一月……”

    “你懂什么!”荣华夫人直接打断了他,“我那是怕他们二老在那儿太冷清,没钱花,这不,每半年去看看他们,给他们烧些纸钱,否则亏待了他们,怕是晚上就索命来了!”

    荣华这嘴,白的都能说成黑的。

    温千袂也不欲与她争辩,反正争也争不过,便连说了三个“是”,糊弄过去了。

    不就是怪他六年前擅作主张,向圣上自告奋勇请缨去边境打仗,然后回来之后没怎么关心过她,便又去了明山寺给二老上香么……

    然而他这般主动吃了“败仗”,便叫荣华又占了上风,嘴里喋喋不休地又说个不停。

    他叹气一声,摇摇头,趁荣华不注意,便走了。

    只听那声音渐渐拉长,定是荣华发现他走了,又破口大骂了起来。他不去理会,躲到书房关上门,才觉耳根子清净下来,登时又活了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