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书后大佬她宠夫成瘾 > 第50章 贾子春呕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凤郦是不可能回答自己要去见太后的,她又不是有很多时间,为何要把自己的经历,浪费在太后身上。

    可是自己要是不说她要去见一个人,不把陆九澈甩掉,她怎么去查探原主母亲在何处?

    很快,凤郦就急中生智道。

    “陆九澈,我要见的不是顾太后,”就在陆九澈要同自己说话时,凤郦又连忙补充上一句,“我要去见的,是另外一个人。”

    陆九澈笑了,“凤郦,你要去见谁?朕陪你。”

    反正整个皇宫都是他的,他难不成还有什么地方,不能去?

    哪怕是去太后的寿安宫,她如今也是不惧的。

    凤郦笑,她慢悠悠的道。

    “陛下,我要去见贵妃娘娘,你也要去么?”

    凤郦此话一出,陆九澈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复杂,像是涨红了的猪肝。

    总之就是一言难尽。

    他脸上的表情,像是对贾子春很不喜,又像是很羞愤,更有点对贾子春又爱又恨的神色。

    “凤郦,待会的家宴上你家可以看到她了,何必现在过去找她?”

    凤郦对陆九澈扬唇一笑,藏着不小的恶意,“听说,陛下你与贾贵妃不和?”

    陆九澈怎么可能承认这个,贾家可是大宣朝堂上的大家族,更是在未曾立后之前,代掌后宫的二品贵妃,他若是承认了或者说了自己与贾子春这位主不和。

    前朝后宫,岂不是要掀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风浪?

    最后,陆九澈什么话都没有多说的,同凤郦告别后离开了。

    凤郦已经有些哭笑不得,想不到大名鼎鼎威风凛凛的陆九澈这个渣皇帝,居然还会有落荒而逃的一天。

    因为自己要是不照着自己说的话,去贾子春那里,便会被陆九澈怀疑,

    凤郦只得无奈的去贾子春宫中,玩了一圈。

    可是凤郦还没坐下,就被贾子春给赶到了贾贵妃的宫殿的院子里。

    贾子春对凤郦疯狂的大喊。

    “啊啊凤郦你别过来别过来。”

    凤郦很少见到贾子春有这么崩溃的时候,或者说,她是从来就没有见到一向优雅从容知性傲气的贾子春,这么失态,拼命远离自己的模样。

    凤郦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她是做了什么让贾子春不喜或惧怕的事情么?

    可是原主之前同贾子春根本就不认识,她自穿来后,除了顾若晴太后陆九澈,也没有得罪什么人。

    既然不能想出来,凤郦就开口直接问了。

    “贵妃娘娘,你怎么了?你好像有些恶心,”凤郦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猜测给说了出来,“娘娘,你该不会是有喜了吧?”

    凤郦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

    素来庄重优雅的贾子春,居然扶着腰,真的吐了出来,而且是越吐越厉害。

    凤郦见贾子春吐的都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双眸中溢满了担忧。

    只是她又怕自己过去会惹得贾子春吐的更厉害,只好无奈的离贾子春又远了几米的距离,所幸贾子春的贴身侍女已经上前去安抚贾子春了。

    所以倒是没有出什么大事。

    等贾子春终于吐完了,她直起腰,狠狠地瞪了一眼如今还有些懵圈的凤郦一眼。

    贾子春有些说不出话,所以向凤郦解释贾子春为何出现此事的人,是她身边那上次主持赏花宴的女官黎雅。

    “厉王妃,我家娘娘并不喜欢陛下,所以也讨厌陛下所用的任何物品,你之前该是见了陛下。

    所以你身上沾染了龙涎香的气味,我家主子一闻到龙涎香就想起了陛下,一想起陛下,就想呕吐。”

    所以,凤郦思索,其实刚开始贾子春并没有到呕吐的地步,而是她说的那句贵妃你是不是有喜了,才让贾子春想到陆九澈,从而越吐越厉害的?

    凤郦到底不是个愚笨的人,尽管心里明白了如今状况,但是为了不再刺激贾子春,凤郦既不提陆九澈,也不多说了。

    虽然不知为何在原书中喜欢陆九澈的人,如今无比的厌恶陆九澈。

    但是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凤郦对贾子春致歉。

    “不好意思贵妃,我之前没有注意,也没有想到。”

    贾子春放下被子漱口,然后就冲凤郦摆摆手。

    “没关系,无知者无罪,本宫不怪你,只是,”贾子春话锋一转,“你可不可以,去更换一件衣服?”

    凤郦笑笑,刚想开口说当然可以。

    一个看衣服品级不低的小太监就来到了贾子春面前。

    “贵妃,家宴快要开始了,太后如今,都已经到了庆安宫。”

    庆安宫,就是皇家举行家宴的地方。

    贾子春不以为意。

    “太后那个糟老婆子到了又怎样?哪怕是陆九澈那个狗皇帝如今到了,本宫也照样敢这般不紧不慢。”

    她冷冷一笑,笑中有着明显的嘲讽意味。

    “哪怕是本宫去晚了,陆家那群人难不成还敢不等我到就动筷子?”

    贾子春这话可谓是嚣张至极,可是整个贵妃宫内,无论是侍立在侧的黎黎雅,还是那个向贾子春通报快要晚了的小太监。

    他们听了贾子春这话,面上皆是面无表情,比他们主子一模一样的不以为意。

    凤郦只看他们一眼,就明白贾子春这种在外人看来大逆不道的话,贾子春说了不少次了。

    让她身边的宫女太监,都见怪不怪了。

    所以,凤郦也没有劝说贾子春祸从口出。

    这里是贾子春的宫殿,而且贾子春这样光明正大的说着陆九澈的坏话,陆九澈不可能听不见。

    毕竟皇宫哪处,会没有皇家的眼线?

    既然皇帝这个被贾子春谩骂的当事人都心胸宽广毫不在意,她何必去当个恶人,劝贾子春不要发泄自己的怒气?

    那个给贾子春说快要晚了的小太监似乎还是想再劝劝贾子春,他声音懦弱,但是音量却不低。

    “贵妃,那位也来了!”

    贾子春可不愿同这小太监打哑谜。

    “你说的那位,是哪位?”

    那小太监也不明示,反而还一直用他的小眼睛,看向凤郦。

    贾子春好似懂了,她笑着瞥了一眼在自己远处不明所以的凤郦一眼,竟然也随着小太监一同笑了起来。

    “哦!原来是那位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