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书后大佬她宠夫成瘾 > 第043章 进击的凤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尽管心中对守门人的行为颇有微词,但是秉着家丑不可外扬,不能让顾若晴看笑话的原则,凤郦倒是还没有对那些阳奉阴违的守门人,做些什么。

    凤郦只待顾若晴离开,便要去惩治那些人。

    今天他们把顾若晴放进来,明天把王府人放进来,下次,他们放进来的,可说不定就是贼人了。

    “凤郦,听闻你在用午膳,我很担心你,所以才提出要过来看看,可不是厉王殿下让我来打扰你的,你不要错怪他。”

    凤郦眸光依旧清淡得犹如一世间最纯净的水被冰冻了一般,晶莹透亮。

    如果不是现在自己很饿,没那心力与顾若晴怼来怼去,不然,凤郦很想直接对顾若晴说一句大可不必过来看她。

    别说厉王府的人与外界的人,恐怕连陆九渊,都能看出自己与她,是相看两生厌的人,

    顾若晴又何必过来假惺惺的讨人嫌?

    “那安邑郡主,你看也看了,说也说了,是不是可以走了呢?”

    “凤郦,你不要生气,虽然在我们一同跌入机关后你对我的求救,置之不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养好身体,能好好的。”

    凤郦深觉顾若晴在这古代当一个郡主,可真是太屈才了。

    要是顾若晴能跑到现代,那么,现代的青春偶像剧没她当绿茶,自己都不看!

    “安邑郡主,你说我对你的求救,置之不理?”

    凤郦声色是那种如泉水流逝的音质,因此她把语气变冷时,便让人听起来,极有威慑力,显得她非常的咄咄逼人一般。

    而顾若晴好似是被凤郦这话给吓着了一般,她缓缓的低下了头,双眸也往地下看,声音更是瑟缩,像是被凤郦给欺负了一般。

    “凤郦,你说你没有把我置之不理,那就没有吧。”

    顾若晴这话一出口,凤郦身边的有些下人看向凤郦的目光,便都变得有些耐人寻味。

    他们自知身份,不敢说凤郦什么,但他们身上的那种对凤郦欺负弱者的鄙夷与不屑,还是让凤郦不由得挑起了眉。

    啧,在不知实情,或者事情半真半假时,人们总是下意识的同情弱者。

    而这次,他们将把顾若晴置之不理的凤郦,看做了弱者。

    或许,人们总是容易被亲近之人的一面之词给误导,从而做出错误的事情。

    那么,就让她,来让自己变成弱者吧。

    顾若晴不是最喜欢这种被人同情然后让敌人被众人针对的情形么?

    那她不如让顾若晴也体会体会被众人针对的情形,好了。

    想到这,凤郦的脑中,自然而然的冒出了一个法子。

    她看向那在众人面前进行茶艺表演的顾若晴,唇角一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顾若晴,你说我对你的求救,置之不理,那你可否能告诉我,你有没有存心把我弄进机关?”

    “我,我没有!”顾若晴到底不愧是女主,撒起谎来,还真的可以以假乱真。

    凤郦目光戏谑,似笑非笑。

    “顾若晴,你发誓?”

    顾若晴愣了愣,呆滞了好久,古人对天地,对神明,有一种藏在骨血内的敬畏感,顾若晴自然也毫不例外。

    凤郦光看顾若晴这幅好似全身都被人冻住了模样,就明白了。

    就在顾若晴终于下定决心准备假模假样发个誓言,糊弄糊弄凤郦与众人时,凤郦却计算好时间,提前先于顾若晴开口。

    “安邑郡主,光是发些稀疏平常的誓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你发誓,若是你违反了誓言,便永生永世,生生世世不能与厉王,修成正果?”

    凤郦这话,可是说到顾若晴心坎上去了。

    顾若晴那么在乎陆九渊,怎么可能真的发这个誓言?

    她美目圆睁,看起来被凤郦气着了的模样。

    “凤郦,你不要太过分!”

    凤郦扬起笑意,说话的语速更是不疾不徐,声音更是如清风一般。

    “安邑郡主,你不发下这个誓言,是不是代表着你承认了,其实我跌入机关,是你的手笔?”

    “你不要满口胡言。”顾若晴一听凤郦这句话,登时就急了。

    她自然不愿让别人知道是她要把凤郦陷害进机关内的,因此自然也反驳得非常激烈。

    只是顾若晴如此表现,倒是有些欲盖弥彰的嫌疑了。

    凤郦自然也是抓着这四字,抨击顾若晴。

    “安邑郡主,你怎么这么着急,我不过只是怀疑你罢了,你何必如此激动,而且还不敢发下那个誓言?”

    其实凤郦光说顾若晴激动自然是不可以让人相信顾若晴的坏,但凤郦说出的最后一句话,就可以让人怀疑顾若晴的人品了。

    众人虽然颇有点像是墙头草,哪边得势往哪倒。

    但是这不代表他们没有脑子,乐意给别人当刀使,他们见如今的顾若晴面对凤郦的疑问,只是一味的你你你,却半天说不出什么为自己辩解的话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们开始小声的窃窃私语。

    “啧,还真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呐,这安邑郡主,不会是因为羡慕嫉妒凤大小姐成了厉王妃,所以故意设了机关,引凤大小姐与她跳舞,然后把凤大小姐弄下机关杀了吧?”

    “估计还真是,这人呐,嫉妒起来可真的会让人面目全非,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都不奇怪!”

    “可是我看安邑郡主待人和善,为人温和,一点都不像是个杀人罪犯啊!”

    “废话,坏人能把我是坏人写在脸上,让别人全都知道么?依我看,我们家主子真的可怜,被这么个女人盯上,还有厉王妃,也是可怜。”

    “如此说来,真的是安邑郡主欲要当上厉王妃,所以才宁愿舍弃一山地契,让凤大小姐起来与其伴舞,然后借机把我们王妃弄下机关?”

    “肯定是这样,只不过她没有想到,机关不知为何失灵,把她这个始作俑者,一同带进了机关!”

    沁雪院的众人哪怕声音不高,但是架不住他们人多,众人拾柴火焰高,众人低语加在一起,这声音,也明显不低了。

    所以这些话,不仅已经在低头悠闲用午膳的凤郦听得清,快被凤郦气昏了头脑的顾若晴,也听得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