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书后大佬她宠夫成瘾 > 第40章 冲击力的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我想知道,你们为何一个个都如此说,到底为什么,我不能在陆九渊身边?”

    为何顾若晴这么说,顾若晴是听一大师说的,那个白衣女影也是这么说,还是在寺庙里同她说这么说的。

    如今,这个白影男子,也是这么说。

    他们为何要这样或千方百计,或苦口婆心,或规劝警告的让自己离开陆九渊?

    “凤郦,我不能告诉你。”

    那个白影此时的语气倒是有了一些不能想放凤郦言明事实的歉意。

    不能告诉她?

    为何不能告诉她?

    她身为这件事情的主要涉及人员,难道还没有资格,知晓真相么?

    见自己周围的人,都知道与自己有关的秘密,而自己却对这事,知之甚少。

    这种情况,实在让凤郦心中,颇为郁闷。

    不管怎样,哪怕是为了自己安全,她也得把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

    不然,她现在,岂不是就如头上被悬了一柄刀子一样?

    想到这,凤郦开始逼问,“你是不能告诉,还是不想?”

    白影听到凤郦的话,身形倒是没有什么波动。

    “凤郦,你请相信我,我是不能告诉你,我若是能告诉你。

    又何必不与你把话说清楚,让你在这里猜来猜去半信半疑呢? ”

    凤郦听到了对方依然镇定且无比酷似那位的男声,终于信了对方的话。

    到现在,她要是还看不出对方对自己并无恶意,那她可就是白活了一世了。

    “那寒山的机关,有没有你的手笔?”

    男声的话,他的回答,让凤郦听不出什么破绽。

    “机关,什么机关?凤郦,我可只是碰巧遇见了你,空口白牙,诬陷他人,是非常不好的行为。”

    她哪里有诬陷这个白影,凤郦瞳孔转了起来,她明明是在大胆揣测,小心求证罢了。

    “那你与顾若晴,什么关系?”

    凤郦没说自己信了他的话,还是没有信他的话,只是又问了一个问题。

    “凤郦,你知我,我若是喜欢安邑郡主,哪里会好心提醒你?”

    凤郦皱眉,难不成,这白影,真的跟安邑郡主毫无关系?

    那他,不是之前刚刚自己在与顾若晴下棋时,隐在暗处的人?

    凤郦想了想,既然自己都已经抛弃前世,重新开始了,那她也没有必要,再寻求他的帮助了。

    这个为何她不能与陆九渊久待的秘密,她早晚会知道。

    但是比这个更危险的 ,还是她面前的这抹白影。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找到我的,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可以不要再来参与我的生活。”

    她过够了当一个杀人机器的生活,过够了满目鲜血满耳诅咒的生活,她不想成为一名杀手了。

    哪怕让她深陷阴谋,哪怕她前面是刀山火海,哪怕现代才更让她熟悉。

    她也不愿意,去当一名没有感情的杀手了。

    “所以,你这是要与我,划清界限了?”

    说话的白影,声线相同的让凤郦听不出任何起伏,比寡味的白开水,更加平淡。

    只是凤郦还是从中,听出了白影对她的质问。

    凤郦并没有因此而改变自己与其分离的想法。她语气也很淡,淡得可以与白影比较比较。

    “你可以这么认为。”

    毕竟她的确是这个意思。

    “凤郦,如果我说,我找到了,供你回去的方法了呢?”

    “你说什么?”

    凤郦蓦地瞪大了眼睛,白影说的这个消息,对她的冲击力,很大。

    他说他找到了什么,找到了供她回去的方法?

    什么叫供她回去的方法,这方法又能供她回哪里?

    “你把话,说清楚些。”

    尽管凤郦已经再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但她还是无法做到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说的是不是,他有让自己回到现代,离开这个不知道是真是幻的世界的方法?

    “凤郦,你可能要失望了,我们……”

    白影还没把自己的话说完,他的整个身形,都化成空气被风飘远了。

    而他的话,也随风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凤郦实在是忍不住吐槽这白影与她在惠山寺遇到的那个白衣女子,很类似了。

    都喜欢不把话说完就离开,都说要自己离陆九渊远些,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都喜欢以白色的身影出现,说话的语气,都非常的波澜不惊。

    凤郦还没能再把这两人的共同点多想几条,一阵接过一阵的声音 ,就打断了她的思绪。

    “凤郦,凤郦,你在哪儿?”

    “厉王妃,厉王妃?”

    凤郦听这陆九渊以及诸多侍卫的声音,就明白了这些来找她的人,应该已经离自己不远了。

    她刚想开口回应一下他们,没想到他们已经越过屏障,找到自己了。

    “凤郦!”陆九渊一见到她,连忙就不管不管的往她所在的方向跑,凤郦见状,连忙飞身上前,阻拦陆九渊下来。

    “凤郦,我好想你。”

    陆九渊直接抱住了凤郦的胳膊,然后把他的脸,贴上了凤郦的肩膀。

    凤郦眨眨眼,安抚性极强的摸了摸陆九渊的头发,“别怕,我在。”

    “凤郦,”陆九渊抬起头,睁大了他那看起来无比明亮的眸子,“你以后,都不要这样不打招呼,就消失了好不好?”

    凤郦被陆九渊的话,说的有些无语。

    她没有不打招呼就离开啊。

    她那时候,哪里有那个闲情逸致,去给陆九渊打招呼,说我不小心踩着一个机关 必须下去看看,你不要担心?

    “凤郦,你要是不答应九渊,九渊就再也不理你了!”

    陆九渊这话一出口,风咯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陆九渊,怎么这么幼稚了?

    哪怕之前他看起来也很傻很傻,但是明显还没有现在这么幼稚好么?

    陆九渊的眼神,看起来非常的干净,不染尘埃。

    但他此时在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却无人知道

    凤郦与这群来找自己的人,互相寒暄一番过后,遂就开始下山。

    此时已经是举行赏花宴的第三天早晨了。

    凤郦与陆九渊下了山,还没来得及坐进马车内回厉王府,就被顾家的人,给缠住了。

    “凤大小姐,你可有见我们小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