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书后大佬她宠夫成瘾 > 第037章 琴出故障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凤郦闻声抬头,只见陆九渊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此时正无比防范的盯着陆九澈,一脸的不喜。

    他把凤郦护在自己身后,阻断了陆九澈望向凤郦的视线,像极了护食的小豹子。

    奶凶奶凶的。

    “皇兄,凤郦是我的妻子,你既然都有贾贵妃,且马上还会有安邑郡主,又何必揪着已是你弟媳的人不放?”

    “还是说,皇兄看我虽是你的皇弟,但因为我是个傻的,所以皇兄就并不将臣弟放在眼里?才对弟媳生了别样心思?”

    陆九渊这长篇大论说的有理有据,颇为讽刺,一时间竟然将陆九澈给怼的说不出话来。

    凤郦也很是惊讶,陆九渊这话逻辑清晰,讽刺意味极强,还把自己摆在了一博同情的弱势地位,这种话,不会像是个傻子说出来的阿?

    凤郦正要开口,陆九渊却已经带着她对欲要开口反驳陆九渊的陆九澈行了一礼,然后未等陆九澈说些什么,就把凤郦给拉走了。

    凤郦也不想在与陆九澈待在一处,因此倒也没有甩开陆九渊拉着自己的左手。

    任由陆九渊把自己带远。

    凤郦见陆九渊如此,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问陆九渊,“九渊,哪些话,你是怎么说出来的?”

    估计是有人,把这话,教给陆九渊说的。

    否则,陆九渊若是傻,如何说得出那般能让堂堂天子哑口无言的话?

    定是他的亲近之人,不忍陆九渊被陆九澈欺辱,教于陆九渊的。

    陆九渊若是不傻,又怎能承认这是他自己想的,定也会说是他人所教。

    “凤郦,这是元东哥哥教我的。”

    他说罢,眼角的余光还不由自主的瞥向了不远处的树林。

    凤郦的目光也随着陆九渊眼角的余光而望去。

    她果然在那里看见了元东,还有贾子春、崇暖。

    以及在贾子春身边非常不甘,但是却没有向前迈出一步的顾若晴。

    顾若晴第一次没有看见陆九渊就往陆九渊身上冲,反而还怼上了她一直不喜的顾若晴。

    “凤郦,你与表兄她说了什么?”

    顾若晴的语气充满了质问意味,十分的气势汹汹。

    “你若是想知道,大可去问你表兄。”

    凤郦眼都不眨一下,她现在可不想与顾若晴谈论有关陆九澈的事情。

    顾若晴恼恨的跺跺脚,见贾子春崇暖元东等人都跟着凤郦与陆九渊离开,她满心不悦。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追陆九渊,缠着陆九渊,还是应该等陆九澈过来,把陆九澈对凤郦说了什么,问清楚。

    可是等顾若晴想好她要去找她的厉王殿下时,她回头一看,远处的森林已然没有了陆九渊几人的踪影。

    见不到陆九渊,顾若晴自然是选择找陆九澈把话问清楚。

    只是她这时在往回一看,这后山,也没有了陆九澈的身影。

    顾若晴见陆九澈看到自己,居然没有同自己打招呼就走了,不由得更气了。

    但是她转念一想,她今天可是布了一个专门为凤郦精心准备的局,就等凤郦入瓮了。

    想到这,顾若晴忽的笑了起来,她现在就犹如吐着蛇信子的毒蛇,准备将自己的猎物,毒死入腹。

    等顾若晴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出了寒山后山后,今日的宴会,已经开始了。

    宴会地点,被贾子春,设在寒山山顶的一大块平地上,这里绿树成荫,草长莺飞,十分适合举行宴会。

    因为陆九澈根本没有在众赴宴之人面前露面,没有参加宴会的意思,顾太后平时又深居简出。

    而陆九澈更是尚未立后。

    何况贾子春还是这次宴会的举办人,所以这次,贾子春坐在了主位上。

    贾子春依旧面色庄重,只是她微微上挑的眼角,让她看起来,更加威严高傲。

    她显然举办过不少此种宴会了,面对众人十分的从容不迫,不慌不忙。

    “感谢大家百忙之中,前来参加今日的赏花宴,本宫代表陛下、代表太后娘娘……”

    贾子春说完这正式无比的官话后,这个宴会,就正式开始了。

    “现在,请大家为这春花,为这春时,献上自己的才艺。”

    贾子春这话一落,便有很多公子姑娘开始蠢蠢欲动。

    凤郦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献上才艺的,居然是自己的好弟弟凤邵。

    “凤某不才,为大家舞剑一场。”

    凤邵这样说着,还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去瞥顾若晴。

    凤邵这行为,并没有得到顾若晴的特殊优待,顾若晴只是在凤邵看向自己时,对凤邵投以了十分敷衍的假笑。

    尽管如此,凤邵却已经十分满意了。

    他竟然开始,十分卖力的舞起剑来。

    不得不说,凤邵被他的父亲,教的很好。

    这剑舞,也浑厚有力,潇洒利索。

    十分吸人眼目。

    等凤邵舞毕,博得满堂喝彩的他在仿佛不经意一般瞥了顾若晴一眼后,就随之退下。

    便她接下来的提出的表演,还是让凤郦依旧没有想到。

    因为,接下来提出要上台表演的人,是崇暖。

    崇暖声音清越,目光如炬,“贵妃娘娘,小女是厉王妃身边之人,不知小女可否,也能为这春景,为这春时,献上小女的才艺?”

    贾贵妃笑着点点头,显然对崇暖的话很是满意,“你姓什么?”

    崇暖愣了愣,但还是耐心的回答了贾子春。

    “回贵妃娘娘的话,小女姓崇。”

    “姓崇啊。”

    贾贵妃喃喃自语,忽的对上崇暖不解的目光,她连忙摆摆手,“崇姑娘,你请。”

    崇暖闻言,笑开,很快有侍者把崇暖表演才艺要用的古琴摆上。

    崇暖也静坐在古琴前,开始抚琴。

    崇暖的声音很是悠扬,悦耳动听。

    随着时间的过去,崇暖也将自己的琴声,弹得更加动听。

    但是凤郦却在这时,发现了不对劲。

    崇暖这用的琴,出了问题。

    这众多琴弦中,最起码有一根弦,松了。

    凤郦皱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琴,估计是崇暖随手一拿的吧?

    可是崇暖若是随手一拿,怎么可能会碰巧就碰到了断弦?

    难道,贾子春的人,准备琴弦时,都没有好好检查过的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