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书后大佬她宠夫成瘾 > 第029章 道德绑架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很快,凤郦就已经将崇暖的经脉,梳理完毕,她刚欲收手,就被崇暖一把反握住。

    “姑娘,你帮帮我!”

    她眼神那浓烈至极的求助,让凤郦也忘了抽回自己的手。

    “你要我帮你什么?”

    凤郦抬眸,眸色不浅不浓。

    崇暖神色执拗,“我要你带我进京城!”

    她的那个好嫡兄把她好不容易准备好的通关文牒,给拿走了。

    这一时半会儿的,自己也不可能再想办法弄一个呀。

    凤郦虽然看透了崇暖心里想着什么,面上却半丝都不显。

    她表情还是没什么变化的淡然,“我为何要帮你?”

    “你要是帮了我,我就命令我的手下,放了你们!”

    凤郦不为所动,一副质疑崇暖地位与话语权的模样。

    “崇姑娘,你那手下,会听你的?”

    自己等人可是他们逮上来的肥羊,这土匪们会让崇暖把自己等人再白白放走?

    不是她觉得崇暖怎样,而是她看,这土匪窝里,的确有几个不喜不服崇暖的人。

    崇暖对凤郦知道自己的姓名并不意外,或许是凤郦从自己手下那里,打听来了自己的姓名吧。

    “呵,”崇暖冷笑,满面霸气,“这点你放心,就算我让他们原地解散,他们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毕竟,她那个庶兄,来看望她时,可是对这些土匪,做了不少可怖的事情。

    见其他土匪不会有异议,凤郦遂直言不讳道。

    “我们现在并不回京,你要是现在就想进京,恐怕我满足不了你的要求。”

    “我没说现在就进京,”崇暖大声强调,“你们去哪,我可以跟你们去哪!”

    凤郦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要不是看在这崇暖身份特殊的份上,她现在肯定就用武功解决这些土匪,然后带着陆九渊离开这了!

    “这样吧,崇姑娘,”凤郦想了想,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你就先在此,等我们一行人回来时,再带你入京如何?”

    崇暖顿了好久,似是在考虑凤郦所提解决方案的可行性。

    好久,凤郦见崇暖好像终于想好了要开口说同意还是不同意。

    但是崇暖还没说话,崇暖身边那位原本给她磨墨的小弟,就开始十分尽职的向崇暖进言了。

    “老大,你不要信她,谁知道她说的回来带你入京,是不是骗你的呢?”

    他继续道:“老大,你不要抛弃我们,没了你,我们肯定没多久,就被官府给剿了!”

    这年头,谁人做土匪,背后没点护身符啊。

    而要是老大走了,他们的护身符,就没有了!

    不行,他必须得留下老大。

    而且,还得把那三只肥羊留下!

    小弟刚想说些什么,就见他家老大已经一锤定音了。

    “行,看在你帮本姑娘疏导经脉,让本姑娘内力更上一层楼的份上,我且信你一次!”

    凤郦笑了。

    这崇暖,心眼不坏,就是善良,又嫉恶如仇。

    他人挑拨几句,就容易被误导,希望这丫头,现在,以后,都不要再被陆九澈那个渣给利用了……

    凤郦带着陆九渊与元东下山,她并没有用武功,再没有确定陆九渊到底真傻假傻之前,她是不可能向陆九渊暴露自己会武功一事的!

    还有,以那人对官府的不喜程度,就算会查自己是谁,想来也不会与陆九渊说明。

    见凤郦是徒步下山,陆九渊竟然也没有如往常赶路一般,要求元东带着他。

    他安安静静的抓着凤郦的衣角,跟着凤郦一步一步的往下走。

    ……

    等凤郦几人到惠山的时候,日已西沉。

    惠山是一座京郊的大山,而这山上,有一座看起来无比古旧又散发着威严的寺庙。

    这寺庙香客稀疏,香火自然并不旺盛。

    凤郦望着眼前并没有因陆九渊到来而有何喜意的主持,心中虽是怪异连连,但是却选择了闭口不言。

    看元东与陆九渊这习以为常的模样,估计这寺庙,本就如此。

    既然这样,那她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因是陆九渊来了不止一次,那位中年主持很快为凤郦等人安排好了一切。

    在礼貌又虔诚的对凤郦道了一声“阿弥陀佛,贫僧就先告退”后,他转身,快步离开。

    凤郦左看右看,多年杀手直觉的敏感告诉她,这主持,绝非常人。

    凤郦几人皆是住在一个院子,但是陆九渊同元东居东屋,凤郦一人,独居西屋。

    就在凤郦刚要走进西屋休息的时候,元**然叫住了她。

    “王妃!”

    “怎么了?”

    凤郦目露不解,疑惑扭头看向元东。

    元东本来冷然的神色再面对凤郦时,颇为松动,想来是把凤郦看成了自己人。

    “王妃,无论今晚你听见什么动静,都不要出门!”

    凤郦好笑的挑挑眉,“为何?难不成,这里……”

    她意欲未尽,但是这些话说出去,已经足够让元东这种人,明白她的意思了。

    “王妃,你要是在乎厉王殿下的话,就请你,不要出门!”

    元东竟然是直接把陆九渊,给抬了出来。

    凤郦唇边含笑的弧度,越来愈大,这元东,是在道德绑架她吧?

    是在威胁她吧?

    她最讨厌被人威胁了!

    “元东,你不是陆九渊的侍卫吗?既如此,他不应该是你去在乎吗?”

    元东闻言,凉凉的收回了看向凤郦的视线。

    “既然厉王妃非要如此,那请厉王妃,不要危及厉王!”

    凤郦并没有应下元东的要求,“元东,只要你告诉我,晚上会发生什么,一切便都解决了!”

    “不行,王妃,卑职发过誓,不可将此事泄露半分!”

    也就是在这时,陆九渊突然从院内东屋跑了出来,把元东推到一旁 来到凤郦身边,对凤郦傻笑。

    “既然元东发过誓不能说,但是九渊没有发过誓,我来告诉你。”

    凤郦双手抱胸,好以整暇的注视着陆九渊,等待陆九渊的开口。

    可是陆九渊还没开口,变故突生,他竟然就像是被人控制了一般,突然低下了头,晕了过去。

    凤郦眸光中划过了一道晦暗不明的暗芒,动作好似比她脑子运转的快,但是她接住陆九渊的同时,脑中思绪,却从未停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