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书后大佬她宠夫成瘾 > 第028章 智言救人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个土匪闻言,麻利的收了自己手中麻绳,把凤郦、陆九渊与元东围在了一起。

    他们用黑布蒙上了凤郦几人的眼睛,才督促凤郦他们往山上走。

    “快走,走!”

    凤郦转头看了一眼崇暖,随即就立刻收回了视线,面色冷静一手握着引她的棍子,一手护着陆九渊,抬步往山上走。

    她虽是在走路,但实际上,她脑海里,正在思索着怎么把崇暖拉到自己阵营去。

    她有内力,所以整个大山的地形,都已被她探到,所以尽管被蒙起了眼睛,走路对她而言,也毫不费力。

    凤郦心知因为这山虽然看起来高且险峻,但实际上只是看起来高而已,所以供她思考的时间,实在不多了。

    在距离庞大山洞还有仅仅几步的时候,凤郦终于想出了一个让崇暖信服自己的好办法。

    也就是在这时,崇暖带着凤郦几人进了半暗半明的山洞,显然,这便是他们的老巢。

    她这才出言同意让凤郦几人拿下黑布。

    凤郦掀开眼皮去看这个土匪窝。

    这个地方显然很大,而且这地方又是一个山洞连着一个山洞,所以哪怕是官府派人去抓这些土匪,估计也得被土匪绕的头晕,才能窥见土匪真面。

    崇暖可不知凤郦他们在想什么,不过她也懒得去想。

    如今,她只需要别让这几头看起来气质不凡布料不错的肥羊,跑了就好。

    她低头俯身命令自己的小跟班。

    “吩咐下去,把他们关到牢里去,等他们管家把钱送来了,才能把他们放出来。”

    她可是极其有职业素养、极其有职业道德的好土匪一名,说是拿钱放人,就一定会拿钱放人。

    可是崇暖的这个小跟班,好像并不太听话,他挠着头,一脸不解和犹豫。

    “可是老大,你的兄长之前不是说过,让你对绑.票.好一点,而且你兄长都说了,写信,应该是你来写,开头你该写某某敬启,然后不能直入主题,你要先问好,祝安,然后才能请他们拿钱换人……最后呢,你要感谢他们一番……”

    闻言,崇暖轻嗤着冷笑的同时,还伸腿把这碍事的小弟踹到一边。

    “哼,文绉绉的,这就是他不如那位得众人喜爱的原因,这信,你想写就自己写去吧,反正你老大我是不可能写的。”

    一刻钟后。

    崇暖右手拿着简易毛笔,左手拽着信纸,一脸谄媚的看向凤郦,“这位姑娘,你家中有何人?”

    被崇暖踹到一边的小弟,此时正神色恭敬的为崇暖研磨。

    但是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以及看到了老大如此不堪的一面,等出了牢房,会不会被老大灭口。

    这两个念头,一直在其脑中,挥之不去。

    凤郦就这样一直看着崇暖,别说,这崇暖,与那位还挺像。

    陆九渊痴傻,自然不会写信。

    而元东才懒得配合这些土匪,自上了山后,便一直一声不吭,所以自然不会配合这些土匪写信。

    所以这时候,就需要她承担起救人救己的任务了。

    既是她劝住陆九渊,将陆九渊与元东带上了山,那她自然也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所以,凤郦便说自己右手受伤,不能写字,将崇暖引了过来。

    见凤郦不答,崇暖手执毛笔,又问了一次。

    “你家中有何人?”

    凤郦答非所问,“你是北境人,因是侧室之女,自幼不得父亲喜爱,因为你与你的同胞兄长,哪里都比不过你的嫡兄。”

    崇暖身体一顿,被握在手中的毛笔,都因此倾斜。

    凤郦依旧双眼紧紧凝视着崇暖,不放过崇暖脸上哪怕一丝无比微小的神情。

    “你不喜欢过那种处处低人一头的压抑生活,又闻嫡兄来京,你遂也偷偷跟着他,来了京城。

    但不巧的是,你被他发现了,他认为京城凶险,不同意你来京,所以自然是派了几人送你回北境。

    但是你既然千里迢迢来了,断没有无功而返的道理,于是你假意答应他与几人回去,但其实——

    你已经甩掉了他派来护送你回北境的人,凭借自己在家中所学武艺与头脑,当上了土匪头子,不久,你庶兄寻来……”

    这些事情,都是她根据原书以及眼前人性格与那位性格,以及自己在这土匪窝的所见所闻,推断而来。

    凤郦见崇暖随着自己逐渐把她最近之事说出来,她捏着毛笔的手愈来愈用力,那毛笔,甚至都有些不堪其重量的呈现出快要裂开的细纹。

    慢慢笑了。

    自己的推断,应该无错了。

    很快,这位土匪老大,应该就要爆发了。

    凤郦有些期待的笑了起来。

    果不其然,她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就见崇暖已经刷刷的把桌子上的笔墨纸砚全都一口气推到地上,对自己怒声大哄。

    “别说了,你以为你很懂是么?你以为你什么都知道是么?凭什么我什么都要听你的?我与庶兄都已经努力不出现在你眼前了,你为何还要管我?”

    崇暖怒言间,眼泪就已经不争气的挂在了脸颊上。

    不仅如此,崇暖还朝凤郦所在的牢房奔了过去,她双手拼命捶打着牢房的铁栏杆,似是在以此发泄自己。

    凤郦见崇暖如此,并不生气,只要不触及底线原则问题,她一直对女孩子,更包容,更耐心。

    她伸出双手握住了崇暖的双手,与其十指紧握。

    然后慢慢的为崇暖输送内力,崇暖刚刚情绪失控,极其危险,这是修炼武功,走火入魔的征兆。

    见崇暖没有反抗,自己的内力成功的进入崇暖的身体,虽然面上并无表情,但凤郦心中却更认真的为其疏导经脉起来。

    陆九渊自从崇暖动作有异,便已经跑到凤郦身边,神色戒备的盯着崇暖的一举一动。

    虽然不知陆九渊能不能使用他的武功内里,见陆九渊如此,凤郦还是心下发笑。

    只是这笑,是有些好笑罢了。

    但是因为元东也跟着陆九渊来此,把陆九渊护住,所以正在为崇暖疏导内力的她,并没有分心阻拦。

    这崇暖恐怕因为此事,武功已经停滞不前有一段时间了,如今自己借机让她发泄出怒火,若是这崇暖心性通透,估计可以借此将自己内力,更上一层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