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书后大佬她宠夫成瘾 > 第025章 心思极端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凤郦拿起酒杯,欣赏起顾若晴磕磕绊绊的舞蹈来。

    顾若晴着粉衣,哪怕是水袖摇摆间,也无风华。

    顾若晴虽说聪明,但估计这法子是她在狱中被折磨的难受,所以才想出来的吧。

    顾若晴一边忍痛跳舞,一边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完美的扬唇微笑。

    太后姑姑说的没错,若她成为了这世间最尊贵的人,那她就可以轻易将欺负自己的人,踩在脚下。

    到时候,哪怕是她不能嫁给厉王殿下,她也可以以皇后的名义,让厉王殿下没法娶妻!!

    哪怕她得不到厉王殿下,她也绝不会让别的女人,嫁给厉王殿下。

    厉王殿下,是她自幼时,便一直长存的执念呐。

    除了她,这世间,没人配得上厉王殿下。

    谁都不能抢走她的厉王殿下,哪怕是凤郦那个废物,也不行!

    心中满腹思绪,顾若晴哪怕感受不到自己身上的疼痛,也跳的并不是很好。

    她舞毕,挽起长袖,对着陆九澈盈盈一礼。

    陆九澈是个不折不扣的视觉动物,他见到顾若晴这幅娇.弱.如.花.、细腰不堪一握的模样,也被轻易撩.动了心弦.。

    虽然顾若晴有着是顾家人、模样并没有凤郦更精致好看这几个缺点。

    但目前他与凤郦显然并不可能,他先收了顾若晴,也未尝不可。

    说白了,人呐,永远都是那摆脱不掉的劣性在作祟。

    永远都是得不到的最好。

    永远都是已失去的最好。

    陆九澈看着自己正下方对自己投以似嗔似痴无限目光的顾若晴,刚想出言将其封为后嫔。

    但是太后恰是在这时开口了:“陛下,若晴虽是郡主,对一些后宫制度却了解不深,不如先让若晴搬入哀家寝宫,由哀家派人教导,待她学成后,再搬入陛下后宫可好?”

    陆九澈冷笑,什么对后宫制度不了解,顾家人无非就是觉得自己在他人接风宴上封妃太过肆意,不正式,委屈了他们顾家女罢了!

    他挑眉看向顾若晴,希望自己的好表妹能够识时务一点,拒了太后的提议。

    可惜顾若晴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去太后寝宫住最为稳妥,毕竟聘为妻,奔为妾。

    她一未嫁之女,便住入皇帝后宫。

    那她堂堂大宣国三品郡主,与一般舞女何异?

    她想到这,主动开口温婉道:“陛下,请陛下恩准臣女搬入寿宁宫,臣女已经多日未与姑姑亲近,请陛下表兄恩准,臣女感激不尽。”

    陆九澈听闻顾若晴向着太后,他虽然是同意了太后的提议,但是对顾若晴的不喜,又深了一分。

    亏他以前还觉得自己表妹比凤郦聪明,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没凤郦有气质,没凤郦好看,最近更没凤郦聪明,还被凤郦弄进了牢狱。

    还有,陆九澈眯了眯眼,仅是进了牢狱有杀人污点这一个理由。

    顾若晴,便很难再成为大宣皇后!

    不管凤郦有没有冤枉顾若晴,都足以表明凤郦的心狠。

    陆九澈不着痕迹的望了凤郦一眼,竟是笑了。

    只有凤郦这种女人,才配当他大宣的皇后。

    也就是凤郦不知陆九澈心思,不然凤郦很可能会把陆九澈塞回太后的肚子里,让陆九澈擦亮眼睛,重新做人。

    让他好好看看,他只能配什么人!

    ……

    宴席散时,已近夜半。

    凤郦带着陆九渊,走在了离宫必经的道路上。

    凤郦与陆九渊后面,甚至还有那几个宴席开始前凑在顾庭面前,说凤郦必定会倒霉的几人。

    他们现在,还在讨论着凤郦为何没有被太后等顾家人惩罚。

    他们是朝廷上四五品的高官,地位颇高,自然不把凤郦放在眼里。

    毕竟在他们眼中,凤郦不得母家喜爱,所嫁之人还是个被陆九澈忌惮排斥不放心的傻子,又得罪了顾家人。

    所以,凤郦就是个无依无靠的厉王妃罢了!

    “你说,今晚宴席上,顾家人为何没有对厉王妃发难啊?”

    “谁知道呢?本官记得,那年有一官家嫡女一时不慎,冲撞了安邑郡主,将郡主绊倒,结果这没过两天。

    这嫡女之父就被外放到南境,这嫡女的一家人,刚到南境,便被野狼袭击,面目全非而死!

    南境哪有这么多的野狼啊,说不定,这事就是安邑郡主怀恨在心,派人去做的!”

    “所以厉王妃为何现在,还没有得到安邑郡主或者其他顾家人的报复呢?”

    “赵从,你怎么一直都在问厉王妃会不会遭到报复呢?”

    “那自然是因为本官不喜她,她人傻也就罢了,傻就别出来出丑了嘛。

    偏偏她如今还是厉王妃,本官每见她,她都冷着一张脸,你看把她傲的!!”

    “哈哈,赵从,恐怕这不是你不喜厉王妃的主要原因吧!你本想让你家庶女为厉王妃,然后让她掌厉王府管家之权,利用这身份接济接济你们赵家吧?”

    “是,桓元,刚开始,本官的确有这个心思,但是这事,不是没成嘛!”

    赵从也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就承认了自己的无.耻.想法。

    “呵,这就是说,你的确有这个心思了?你这种欲要卖女求财之人,怎配为官?”

    被赵从称为桓元的人步步紧逼。

    赵从被逼得急了,当即揭出了桓元的真面目。

    “桓元,你别太咄咄逼人了!我就算是有这种龌龊想法,也比你这种有龌龊之行的人好!

    那天你在长宁区看上了一年轻清秀的少年,想要带回你府上,结果那少年不从。

    你恼怒至极,直接命人活活蒸死了他的才女未婚妻!把少年强抢回了你桓府!!”

    桓元不知为何,竟然也是没有反驳,只是他还是有点聪明的把赵从也拖下了水。

    “赵从,你别在这里装好人,我命人蒸那女孩的时候,难道不是你说这样清蒸不够味,要一会温火一会热火,才完美么!”

    “桓元,你放*,我*你**!”赵从被桓元的话气得不行,连自从他几十年前登第后就一直没再说过的各种污耳脏活,都骂了出来!

    似乎狠狠骂一顿桓元还是不够,赵从直接上手给了桓元的嘴角一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