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书后大佬她宠夫成瘾 > 第019章 稳中带皮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啧,凤郦挑眉,多有意思。

    这凤邵,明知她受了伤,性格与其亲姐有明显不同,他却俱是不关心,不仅不护着自家姐姐,还护着那些欲要伤害原主的坏人!!

    若她是原主,她绝不原谅凤邵!

    可惜她不是原主,也不知原主意思,所以行事,未免有些顾忌。

    不然,她定要凤邵,知道花儿为何这么红!!

    “行,”凤郦懒懒应下,不过她也不是善人,她反问凤邵,“若是你在叫价开始后,不遵守叫价规则,反悔要酒楼或不要酒楼的话,你又待如何?”

    “哼,难道我说我会如何,你就会答应么?”

    无论是凤邵话里话外,都难掩他对凤郦的轻视与不喜。

    “呵,”凤郦眉眼稍弯,不仅没有对凤邵的轻视而有怒,反而还赞赏道,“对,无论你说你待如何,我都不会答应。”

    “那你还问这些做什么?”凤邵的语气说不上好,甚至还有些恼怒。

    凤郦并不在意凤邵的怒气,甚至还想有意加重他的怒气,她歪头,眸光冷邪,声调幽幽。

    凤郦虽然看起来沉稳,但偶尔,还是有些喜好玩乐的性子的。

    “因为,好玩呐!”

    凤邵有些生气,但他想了想,到底不愿太过欺负凤郦这个女子,“凤郦,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凤郦听了凤邵此言,只觉讽刺。

    “凤邵,难道,你没有变?”

    凤邵有些哑口无言,他尴尬的转移话题,“凤郦,说吧,要是我反悔,你要我怎样?”

    “我要你,在顾若晴被关进牢狱的时候,不准去看望她!!”

    不是和她提关于顾若晴的条件么?

    她如今提回来便是!

    反正,无论怎样,她都不会输……

    “凤郦,你太恶毒了,你抢了若晴喜欢的厉王还不够,如今她被关进牢狱,你还不准我去看她!亏若晴还帮你向我说好话,我看你不仅废物,还丑陋,恶毒!!”

    “所以,你到底,答不答应?”

    凤邵努力压抑住怒气,等会儿,他一定要买下这酒楼,狠狠地挫挫凤郦锐气。

    要不就逼凤郦买下,到时因为他抬价,凤郦出不起买酒楼的费用,那凤郦可就要去向陛下说明若晴是无辜的。

    凤邵思及此,愈发觉得现在与凤郦斗嘴不太理智。

    他有些不耐烦的开口:“凤郦,你到底还要不要与我竞价,你不会后悔了吧?”

    “当然不会,你不是出了十万么,”凤郦似笑非笑的瞥了凤邵一眼,“我出十五万两白银。”

    “我出二十万。”凤邵想都不想就开口道,仿佛他说的这二十万,不过是一堆数字。

    “我出二十万两白银,”凤郦在凤邵疑惑的目光下,悠然开口,“加一枚铜钱。”

    凤邵被凤郦这出价气得不行,他怒而高声道:“我出三十万白银。”

    凤邵这话,可把在大堂内或坐或站的掌柜与小二们,都吓得面面相觑怀疑人生。

    凤郦现在总觉得凤邵像极了她以前出任务时见过的那些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的狂,一样的傲,一样不把钱当钱的……挥金如土。

    “我出三十万两白银,加一枚铜钱。”

    “小爷我出五十万两白银!!”

    他说完,挑衅的看了一眼凤郦,一副你是不是被我吓怕了的模样。

    凤郦依旧笑得淡然,“我出五十万两白银,加一枚铜钱!”

    “我出五十五万。”

    凤邵面上虽然说的豪气千云,但只有他自己心知,这些钱,已经是自己多年来压箱底的可用钱了。

    凤郦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冷不丁出声。

    “凤邵,连宁区惠安赌坊开门了。”

    “胡说,皇都连宁区根本没有惠安赌坊,那是惠宁赌坊,而且我与惠宁赌坊的老板商量好了,赌坊只在夜开!我方才离开的时候,赌坊刚刚关门,怎么可能现在又开门。”

    凤郦见凤邵跳进自己挖的坑里了,不由得冷笑,“所以,你不是惠安赌坊的常客,而是惠宁赌坊的常客了?”

    “才,才才不是!”

    凤邵终于反应过来,他睁大了眼睛瞪着凤郦,“凤郦,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呵~”凤郦逼近凤邵,冷声质问。

    “那你身上的怪味怎么解释?世家公子根本不知的平民区赌坊,你又为何这么了解?你还认识那赌坊老板?

    你还商量让其只在夜开赌坊?你眼袋又为何是青黛色?你说离开的时候刚关门,现在不可能开门又是何意?”

    “我!我!”凤邵自知理亏,他小声怒问凤郦,“凤郦,你到底想要作何?”

    “你现在要是离开,”凤郦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难测的笑,“我会让父亲不知你这几天在哪鬼混!!”

    凤邵想了想,想了又想,父亲对自己一向严格,若是他知道自己这几天在哪,他就完了!!

    带刺长鞭,红缨长枪,责杖五十……

    这些家法,父亲要是让这些家法挨个伺候他一遍,他可就会有半个月的时间,在.床.上.度过了!!

    况他收拾凤郦,也不急在这一时。

    至于若晴……

    若晴有那么多男女朋友,自己不去牢狱看她,应该也没什么。

    想到这,凤邵也做出他认为的最明智的选择,“凤郦,算你狠!这酒楼,我不要了!”

    “按规则,是你出价高,凤邵,你现在若是不要这酒楼,是为反悔!!”

    “我不要了,也不去看若晴了!!”

    凤邵虽然转身离开,但还是没能逃过凤郦的教训。

    “凤邵,你要明白,这世间,从没有何人何物,都该是你的,这世间,有诸多东西,财宝不能易之。”

    说罢,凤郦将钱一万两千两白银交给掌柜后,疾步离开酒楼。

    她方才与掌柜已经言明,掌柜帮自己演一场让自己与凤邵竞价的戏,自己多给之前一千两。

    树大招风,掌柜与其幕后主人,可不敢收凤邵那远高于市价的银两。

    毕竟他们要是再被盗贼盯上,就得不偿失了。

    而她也可以借此,让凤邵明白,这世间,不会有何人何物,永远是属于他的。

    哪怕是他最爱的亲人,最后都会归于尘,归于土……

    。

    尽管陆九渊吃药后需要颇长时间的观察,并没有来沁雪院打扰凤郦,凤郦这一晚,也睡得并不安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