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书后大佬她宠夫成瘾 > 第013章 疑似叛主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孤身一人的到了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势力。

    然而身边众敌环伺。

    她必须得建造自己的势力。

    然而如何才能让人对她心服口服,心甘情愿的加入她的势力,为她做事呢?

    凤郦眼里,尽是名为思索的亮光。

    她要的强大起来,强大的无所不能,强大的无人可欺!!

    凤郦思及此,抬头去吩咐乔安。

    “乔安,你去福管家那里,问问他送来的这账册,之前由谁算账?若是可以,把人请过来,我有事要与其商量。”

    她说罢,还把自己昨天让乔喜绘制的厉王府地图,交到乔安手里。

    乔安接过凤郦给的地图,喜出望外,她只差没有感动的泣声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完成任务了。

    之前大小姐带着乔喜去膳房,却没有带她,她还以为,还以为……

    看来,大小姐还是信任她的!!

    乔安放下地图,欢欢喜喜的行礼告退,去找福管家了。

    凤郦在院内高亭上,望着远处的长桥,碧湖——以及乔安的身影。

    伴在凤郦身侧的,只有乔喜。

    乔喜陪凤郦立于高亭,眼见乔安行远至无影,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主子,你是不是不喜乔安?”

    凤郦回头瞥了乔安一眼,“你怎么知道?”

    她的确不喜乔安,因为原书中,乔安是凤家如今主母,凤相继室自小便派来监视原主的侍女。

    你想,如果有个人,日日夜夜盯着你吃饭,盯着你洗漱,盯着你去哪,甚至连你见了何人,说了何话,都给你记得清清楚楚,详细无比,谁能忍得?!

    见凤郦承认了,没有避而不答,乔喜自是知晓凤郦这是信任自己的意思。

    她自然也把她的观察和盘托出。

    “主子,昨日你单独让奴婢去绘制地图,奴婢就看出来了。你是怕乔安把厉王府地图泄露,才单独让奴前去的。

    还有主子,今早上奴说的话,你全是信了,可是乔安的话,你却是再三确定。

    还是没说你信是不信,还有主子今早上,也是瞧瞧吩咐我去秘密办事。”

    乔喜说完,有些忐忑的看向凤郦,凤郦并没有恼怒。

    “乔喜,我的话,你信么?”

    乔喜恭敬敛眸,拼命的点头:“主子,你的话,奴自然信。”

    虽然她总觉得她真正的主子,可能已经不在了。

    但是只要现在的主子,能够为她以前主子出口恶气。

    她愿意把现在的主子,当做以前的主子一般,认真侍奉,尽心尽力!!

    凤郦点了点头,她似乎明白了乔喜的心思,又似乎未曾明白乔喜的心思。

    “那你现在,帮我做一件事情。”

    凤郦见乔喜附耳过来,遂开口,把需要乔喜做的事情,说了出来。

    “主子,这不太好吧?乔安她毕竟是我的朋友,我们一起共事多年。”

    乔喜听完凤郦的话,脸上是十分易见的犹豫。

    如果乔安真的背叛了主子,她不敢想象。

    那个与她笑,与她哭,与她帘前共诉少女幽梦的乔安,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他人探子!!

    “所以,你不想知道,乔安到底有没有把你当真朋友?”

    “我……我想知道!!”乔喜终于鼓起勇气,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其实,乔安之前所做种种,已不正常。

    只是乔喜把乔安当朋友,并没有细想。

    但如今细思,其实,乔安,许是早就有背叛凤郦之迹。

    ……

    凤郦看着眼前约是三十来岁出头、沉稳冷静的布衣女子,颇为惊叹的开口:“你就是厉王府的管账先生?”

    “回厉王妃,厉王府的管账先生,正是民妇年氏,”布衣女子恭敬敛眸,向凤郦略施一礼后起身询问道,“不知厉王妃找民妇前来,有何事吩咐?”

    凤郦虽然惊讶于眼前这位不过三十多岁的女人,已是人妇。

    但是抑制住了,她手里拿着账本,双眸的视线却落在这年氏的身上。

    “那就是说,这账本,也是你做的了?”

    “是。”年氏点头,“厉王妃,这账本,可有什么问题?”

    年氏虽是这样问着,但是她的语气里,却隐藏着她对自己所做之账的自信。

    凤郦很欣赏眼前这位妇人的自信,她在年氏的注视下,利索的合上了账本。

    “没有问题,”凤郦停了停,终于说出了她请年氏过来的理由,“年氏,你的账本没有什么问题,相反,你的账本,好极了。所以我想请你,继续管理王府的账本。”

    “厉王妃是想请我,继续管理王府的账本?”

    年氏听到凤郦这话,不可置信的张大了眼睛。

    寻常官家小姐拿到这一府账本,得了官家之权。

    不都是开心之余,更是努力牢牢把权力控在己手。

    生怕突然来人把权力抢走的么?

    “厉王妃,你所言当真?”

    “自然当真。”难不成,她还会骗人不成?

    “那厉王妃,你可有何要求?”

    年氏其实也并不想交出管账之权,这并非是因为管账能借此敛厉王府之财。

    而是因为她管账之权交了,厉王府却依旧留着她,让她有了种吃白饭的感觉。

    凤郦见年氏这般上道,遂也不客气,直言说出她的要求。

    “我的要求不多,只是希望你能每隔一月,将账本送来我这,给我检查一次就好。”

    “当然,既是请你管账,我每月,会给你相应月钱。”

    凤郦顿了顿,又补充道:“比厉王府给你的月钱,多两倍。”

    年氏听见凤郦这话,十分想连忙应下,这念头,钱多事少主子好的工作,可真的是极其难寻了。

    但她还没忘记自己到底是谁家的人。

    “厉王妃,虽然你的条件十分优渥,但是请厉王妃恕我,不能从命。”

    年氏说完此话,很快便离开了。

    她还未出凤郦沁雪院的院门,就听到了凤郦那冰冷,但是穿透力极强的声音。

    “年氏,你一定会答应的!!”

    见凤郦如此势在必得,年氏步履匆匆,走得更快了,不出转眼间,她就离开了沁雪院。

    年氏走了,凤郦侧头去吩咐身边乔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