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书后大佬她宠夫成瘾 > 第012章 惩治恶嬷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嬷嬷看到陆九渊出现,又见陆九渊身后,跟着的,是元东。

    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之前因为前院之事,刚得罪了元东,现在又这般议论主子是非,她肯定要完了!!

    主子他虽然智力只有十岁,但是十岁,看看主子说的话,就明白主子他懂事了。

    他自然能明白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

    而很明显,自己对他,并不怎么好。

    元东在明显发怒的陆九渊身边,冷冷睨了南嬷嬷一眼,随即恭敬的开口询问陆九渊。

    “主子,南氏乱嚼舌根,捧高踩低,背后议论主子是非,且欲让其女迷惑君上,甚至还暗中谋夺王府后院掌事权,不知主子,准备如何处理?”

    陆九渊还是板着脸,看起来倒是有点说一不二的亲王模样了 。

    只是他一开口,什么说一不二,什么亲王模样,就都丧失了。

    因为陆九渊扭头,看向了凤郦,十分得意的对凤郦开口。

    “姐姐,你要怎么处置南嬷嬷?我把处置权,交给你了!!”

    他说完,脸上还是一副我是不是做了一件天大好事求夸奖求表扬的喜色。

    凤郦垂眸,沉思片刻。

    让自己处理南嬷嬷,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自己可以立威,只要自己强硬一点,夺了南嬷嬷的权,王府之人,必会畏她,不敢不敬她,她会因此,省了许多麻烦事。

    但是坏处,也有。

    自己动了南嬷嬷,南嬷嬷会记恨自己,南嬷嬷在宫内的女儿,说不定更会因此记恨自己。

    若是南嬷嬷的女儿风秋霜,真的有一天成为了帝妃,自己的麻烦事,恐怕还是不会少……

    凤郦想了想,还是选择了处理南嬷嬷。

    风秋霜为不为帝妃是未来的事情,但是自己眼下已经得罪了南嬷嬷,让南嬷嬷不对付她,几乎已经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不如让南嬷嬷,没了翻身之地。

    想到这,凤郦开了口:“既然如此,那便赏南嬷嬷十五大板,然后赶去京郊别院看门去吧。”

    凤郦语气不疾不徐的说出了对南嬷嬷的处置,她记得厉王府在京郊,有个偌大的别院。

    跟在陆九渊身后的元东见陆九渊虽然不说话,却也没有制止。

    遂就挥手,叫几个护卫家丁,把南嬷嬷带下去行刑了。

    南嬷嬷如何甘心,一路都在挣扎着,大喊大叫。

    但众人可能是害怕,可能是解恨,无人站出,为她说哪怕一句话。

    见陆九渊自始至终都没有让南嬷嬷回来,而凤郦还好好的。

    后厨里的丫鬟婆子都眼观鼻鼻观心的低头默默做事,连呼吸都放慢了许多。

    凤郦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转头去看陆九渊,正好见陆九渊同在看着她。

    阳光撒在二人身上,像是为他们镀了一层金光,美得让人喜欢。

    “姐姐,九渊也还未曾用膳,姐姐陪九渊一起好不好?”

    其实他已经用过早膳,但他……

    凤郦愣了愣,还没说话,九渊就有自顾自的开口了,“我知道,姐姐不喜欢接近他人,看来我也是他人,姐姐,那我走了。”

    说罢,陆九渊带着元东,心情不怎么美好的离开了。

    凤郦有些呆的,看着陆九渊渐行渐远。

    她在刚才,真的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书中所描述那个雷厉风行霸气横行的那个厉王,又重新回来了。

    这位主,极有可能是借她,把南嬷嬷给收拾了。

    可是,凤郦再看看陆九渊临走前对自己说的话,傻气毕露,就觉得自己是想多了。

    算了,说不定,陆九渊是真的傻,刚刚可能只是单纯的想替她,替元东,更替他自己,出一口恶气呢???

    。

    凤郦用瓷勺吃着甜而不腻的粥,回味着方才之事。

    其实,说是陆九渊可能利用了她,不如说是她与元东,利用了陆九渊,更为贴切。

    她昨天,被安排在沁雪院后,便派乔喜打探过厉王府情形,自然对南嬷嬷,对南嬷嬷与元东之事,了解一二。

    今早发生这种给自己下马威之事,她并不意外。

    因此,她去让乔喜通报元东,让元东于巳时一刻,带陆九渊到膳房。

    然后与她联手,解除南嬷嬷这个祸患。

    只要元东对陆九渊忠心耿耿,凤郦便不怕元东不来。

    不然,厉王府的后院,真的会被南嬷嬷弄得乌烟瘴气。

    而据她观察,元东是很在乎陆九渊的。

    至于元东怎么带陆九渊过来,这就是元东的事情了。

    她只需要从随身空间,拿出可以短暂控制他人心神逼其说实话的药物,附在自己衣裙上,用完后弹去让其随风飘远,就可以了。

    凤郦用完早膳后不久,元东就遣人过来了沁雪院。

    凤郦望着眼前相貌平平,扔在人群里不费些功夫都找不到的中年男子,主动开口:“你是——?”

    “老奴是厉王府的管家福康,老奴这次来,是奉厉王殿下身边的元东公子之命,把王府各账本账册,移交给王妃的。”

    原来如此,凤郦颔首表示知晓,“那福管家,你把账本放下吧,我得闲时,会看。”

    福康闻言,听话的退了下去。

    见福康离开,凤郦才拿起账本,细细看了起来。

    只是她看了不到一刻钟,便皱了皱细眉,把账本放了下来。

    她发现了问题。

    几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问题。

    一,这些账本,有进有出,去向皆明,她细细看了一遍,几乎无错,已经非常完美了。

    由此可见,做账之人,心性坚定,性格细腻,能力很是非凡。

    凤郦双眸微闪,厉王府,还真是人才辈出。

    二,这些账本,都是厉王府平日的开支用度,自己无权过多调用,也不想调用。

    何况,因为世家之人多爱惜羽毛,因此她出嫁时,嫁妆不菲。

    大宣有规,女子嫁到男方,嫁妆依旧归女子使用,毕竟,用女子的嫁妆,可以说是无能的表现。

    但若是女子主动把嫁妆给夫家,外人倒也不能说什么。

    由此,凤郦的嫁妆,还在她沁雪院的库房里。

    凤郦想起了孤身在寿宁宫正殿太后对自己那并不强烈但绝对是有的杀意。

    想起了陆九渊那双曾在她脖子上摩挲的手。

    她还想起了书里,想起了顾若晴在书中的女主光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