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书后大佬她宠夫成瘾 > 第008章 要听故事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便是皇宫内眼线太多,凤郦自知,她的伤口看似严重,其实并无甚大碍。

    这些太医开的药方,并没有她随身空间内的现代药物更有用。

    而她在皇宫,不方便从随身空间内取物使用。

    凤郦下了马车,与陆九渊分开后。

    遂就由身边侍女伴着,进了自己在厉王府的寝院,沁雪院。

    因为陆九渊痴傻,因此凤郦的寝院,是由陆九渊生母在世时,最信任的内宫女官南婆婆安排的。

    这寝院,距离陆九渊的住处。

    不远,却也并不近。

    “姑娘,小心台阶。”

    凤郦因为受伤,且有些走神,又是第一次到沁雪院,不熟悉这个院子,差点被台阶绊倒。

    要不是有身旁侍女出言提醒,凤郦定是要摔个狗啃泥的。

    她感激了望了一眼这位开口的侍女。

    这位侍女,头扎双鬟,丫鬟所着粉衣在她身上,显得轻灵又调皮,脸是娃娃脸,看起来年纪不大,长得更是惹人喜爱。

    只是……

    她脸上,有一道十分明显严重凸起的疤痕。

    看起来是利器所致。

    凤郦几乎在看到她时,就知道了她姓甚名谁,家住何处,与原主关系如何,结局如何。

    这是原主身边最信任的侍女,更是原主的陪嫁丫鬟,乔喜。

    这乔喜对原主极其忠诚,乔喜脸上这道疤痕,便是有次原主被利箭所射时,乔喜为其挡下所致。

    在原书中,原主被顾若晴害死时,乔喜侥幸活了下来。

    那时她本可以趁乱逃走,可是她却没有,不仅如此,她还自挖双眼,到顾若晴身边弹琴,在有次顾若晴听得入迷时,行刺了顾若晴。

    可惜顾若晴有女主光环,她虽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却被前来看她的陆九澈所救。

    哪怕顾若晴并没有因此受伤,但陆九澈为讨好顾若晴,给乔喜安排了一非常惨烈的死法——足足活剐三千刀。

    凤郦看着乔喜,眼底深藏的,是不可言说的疼惜与羡意。

    原主人虽然懦弱,但是心地善良,无论身处何种境地,永远保持一颗赤子之心。

    她对自己人,更是好的让人心生艳羡。

    原主如此真心,自然会得更多人的真心相待。

    实言,凤郦有些羡慕原主,但也仅仅是羡慕。

    虽然她在这个地方,尚未有知心之人。

    但她相信,不久后,她也同样会以真心,得真心。

    静夜。

    凤郦侧卧在床上,与自己眼前的陆九渊,大眼瞪小眼。

    哪怕警惕如她,都不知道陆九渊,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寝院的主屋里的。

    她努力让自己坐起来,冷声询问:“九渊,你来这作何?”

    陆九渊并没有被凤郦的语气给吓到,因为他已经明白。

    凤郦她向来如此,甚至,陆九渊都有些习惯凤郦的语气了。

    “姐姐,我怕。”

    “今夜无雨,无雷,你有何怕?”

    凤郦反问。

    陆九渊似乎能听懂凤郦的问话,他伸出右手食指指向窗外。

    凤郦十分自然而然的顺着陆九渊的目光去看,可窗外除了漆黑的夜色,零散的灿星,别无他物。

    凤郦那在浅淡烛光下愈发透亮的眸子,沁着不解。

    陆九渊也望向凤郦,开口解释:“姐姐,我怕黑!”

    听了陆九渊这话,素来心理素质过硬的凤郦,都忍不住想要抡起身边枕头砸向陆九渊。

    还怕黑?

    他怎么不说他什么都怕呢??

    可惜凤郦身上到底有伤,抡枕头打人的动作幅度太大,凤郦只好努力抑制自己的困意和恼怒,语气冷静的问:“那你昨天在皇宫时,如何入睡的?”

    “昨天,是元东哥哥,给我讲故事。”

    陆九渊声音呐呐,仿佛很怕凤郦,弄得凤郦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不该对一个傻子,冷言冷语的。

    可是她平时素来如此。

    这样说话,几乎都成了她刻在骨髓融入鲜血的本能。

    凤郦一听陆九渊说元东给陆九渊讲故事,就忍不住眉心一跳。

    她总觉得,自己又要摊上什么不好的事情。

    果不其然,陆九渊祈求的话,在寂静的房间内响起,“姐姐,给九渊讲故事好不好?”

    凤郦的情绪,已经濒临崩溃。

    她从成为杀手到自己死,都没有今天一般,让她恨不得把一个人一脚踢到九霄云外。

    还听故事,到天上让呼呼冷风给他讲不更好么??

    可是凤郦不能,她忍了忍,忍了再忍,终于让自己能够平静的面对陆九渊这个不知道傻不傻的战神厉王。

    “你的元东哥哥呢?”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陆九渊就如同被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元东哥哥也娶了新媳妇,他去陪他媳妇去了,元东哥哥说他几天未见新妇,现在不能陪我,因为他……”

    “stop!!”

    凤郦已经让陆九渊气死了,她总觉得陆九渊的话,是在暗示她什么,可是她一看见陆九渊这幅纯洁的面孔,又觉得想多了的,是自己。

    她垂眸复又抬眸以此平息怒气的时候,陆九渊就已经将他的疑问,给问了出来,“姐姐,思道扑,是什么意思啊?”

    凤郦想了想,道:“是希望你安静一会儿的意思。”

    陆九渊点点头,也不知是明白了还是不明白,他只是继续固执的提起了他的要求,“姐姐,你给九渊讲故事好不好?”

    凤郦冷酷拒绝:“不好。”

    “那……”陆九渊有些兴奋的开口,“那姐姐听我讲讲元东哥哥与他新妇的故事吧,元东哥哥与他的新妇相识,是在一个平平无奇的雨夜……”

    “stop!!”

    凤郦到底还是忍不住,开口打断了陆九渊的话。

    这次是陆九渊抬头,疑惑的看向凤郦,他仿佛在问凤郦为何不让他说话。

    在陆九渊干净纯粹的目光下,凤郦艰难的开口,一字一句道:“你别说了,我给你讲故事。”

    “姐姐最好了,姐姐,我想听你的故事。”

    “为何?”凤郦看向陆九渊的眸光里,藏有几丝怀疑。

    “因为,姐姐是厉王妃,我想了解姐姐。”

    无人看向,陆九渊眼角,有一道得逞的余光。

    不知为何,凤郦鬼使神差的没有拒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