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妖女哪里逃 > 第六四四章 决战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乾清宫内,虞红裳再次立于宫墙之上,眼神凝然的看着上皇正统帝所在的方向。

    之前成功逼退梁亨等人的喜悦与轻松,已经在她心中彻底消退无踪,只余下了惊悸与凝重之意。

    她注意到那六名暗龙卫的气息变化,可更让人心惊的是正统帝本身。

    “那些家伙,他们是准备在拼命了。”即便是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江含韵,此刻也是脸色肃穆,“那些暗龙卫,我能勉强缠住一个,前提是乾清宫附近雷霆之力充足。”

    “我会用雷法召唤雷霆助你!”薛云柔稍稍迟疑,然后就沉声道:“我应该也能应付其中之一。”

    在她的灵视观照中,此时这几名暗龙卫的气血都如同巨大的火炬般充塞于前方虚空。。

    薛云柔估测这些暗龙卫的战力,应该还没有达至大天位的境界,却已无限接近了。

    她已经做好了催发精魂气血,甚至是命元的准备,用于提升自己的战力。

    不如此,不足以与暗龙卫抗衡。

    不过此刻最让她在意的,其实并非是这些暗龙卫。

    薛云柔眯着眼道:“关键还是那位玄武宫主与上皇——”

    此时的上皇正统帝才是最可怕的,此人浑身的龙气勃发,已经到了由虚化实的地步。

    那些龙气化作一条条五爪巨龙盘绕于正统帝的周身,可它们的色泽却是暗红色的,看起来狰狞可怖,毫无正常龙气的祥瑞威严。

    那一身磅礴血气,竟然比之前的梁亨还要更强些。

    “我就瞧不起他!”江含韵一声冷哼,面现不屑之意:“土木堡的时候他怎么不拼命?蒙兀人入寇的时候,这狗皇帝怎么不站出来?”

    虞红裳对这位皇伯父的为人也不屑之至,可此时的当务之急,还是得想出一个对抗正统帝的对策。

    这个时候她也想燃烧命元,为此消耗一两百年的岁寿都无所谓,只要能够让包括父皇在内的所有人都转危为安。

    可虞红裳做不到的,她的阴阳平衡还很勉强。一旦爆发太过,她会被自己的力量撕碎。

    “那个狗上皇还是交给我吧。”罗烟语声淡淡的说着:“我估计还能使用半个时辰的极天‘不破’。”

    实在不行,她还以使用一次蚕变蜕蝶。

    “不可!”虞红裳微摇着头,她想自己这次已经欠罗烟欠得太多了。

    她无论如何都没法心安理得的看罗烟她再一次损耗岁寿。

    罗烟闻言蹙了蹙眉,她想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别无选择。

    就在她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一个威严而充满疲惫的声音自乾清殿内响起:“的确不妥!”

    在场的诸人都不禁神色一愣,望向了声音的来处。

    就在她们的注目中,景泰帝穿着一身紫金战甲,从殿门之内走了出来。在他背后则是双手持戟,面色清冷的江云旗。

    虞红裳的面色顿时煞白一片。

    她之前看过景泰帝的伤势,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

    景泰帝本人面上却是平静无波,他只是眼神复杂的看向乾清宫外:“朕知道罗校尉你是为冠军侯才仗义出手,可我们兄弟之间的恩怨,可不好让罗校尉你来为朕舍命相搏。”

    他的身周龙影浮现,人则像是山一样的屹立:“这是朕留下的祸患,就该由朕来承担后果——”

    ※※※※

    因‘九鼎五龙混元大阵’的阻隔,正统帝对乾清宫内的情况是茫然不知的。

    他在做好所有强攻的准备之后,就背负着手静静等候着。

    正统帝正在等一个人,而此人也没让他等候太久。

    大约二十个呼吸之后,穿着一身囚衣的襄王虞瞻墡就来到了他的身后。

    虞瞻墡已经被关押将近两月,不但面色憔悴了不少,鬓角也染上了一片白霜。

    他面无表情的走到了上皇正统帝的身后一礼:“陛下!不知您传唤小王是为何事——”

    虞瞻墡语音未落,正统帝就转过头看过来,这位的目光如炬,咄咄逼人:“唤你过来,是让你与朕一起舍命一搏。”

    “陛下?”

    虞瞻墡不由愣神,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此时正统帝的模样,也让他心惊。

    这位上皇的脖颈与脸部下方,赫然凸起一条条如蚯蚓般的青黑色血管,那双眼睛则是往外凸出,看起来异常狰狞。

    “现在的情况你应该也知道了。”正统帝语声冷冽:“无论是李轩攻入京师,还是虞祁钰恢复伤势苏醒,你我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朕知道虞瞻墡你手中笼络了好几名天位,可一旦朕败亡于此,你虞瞻墡也一样没有活路。皇叔岂不闻唇亡齿寒,巢倾卵破?”

    虞瞻墡不禁陷入了凝思:“道理臣明白,可臣能得到什么?”

    他知道现在时间紧迫,所以用词也非常直白。

    正统帝冷冷一笑:“朕立誓继位之后,便可将你的谋逆案平反,此案是由李轩一手炮制,罗织罪名,栽赃陷害。

    不过皇叔你们父子必须出海远遁,王位由你那个庶长子继承。襄王五卫,也必须裁撤其三。这是我能够接受的底线,成与不成,皇叔一言可决!”

    “臣愿从命!”虞瞻墡看着正统帝那含着几分疯狂之意的猩红眼眸,就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

    他微一颔首道:“不过我的嫡长子虞祁镛,还有庶女虞云凰此时都被关押于诏狱,我希望陛下能将他们即时释放。”

    正统帝凝神看着虞瞻墡,最终一声轻哼:“可以!就不知皇叔你需要多久时间准备?”

    “就是现在。”虞瞻墡遥空一招,那天边就传来一道虹光,坠落于他的身前。

    那是一面五龙盘卷的巨大黑盾,还有一把雕龙画凤的重锏。

    虞瞻墡将之拾起,一身气息就变得沉雄厚重,似如玄龟:“时间紧迫,就不等了。希望陛下能遵守诺言。”

    正统帝看在眼中,不禁微现哂意。

    他想自己这位皇叔倒是准备的周全,竟将日后辅助他登基后驾驭龙气的仙宝都已准备好了。

    正统帝随后就毫不在意的把注意力转向眼前,他现在除景泰帝虞祁钰之外,什么都不在乎。

    “那就开始吧!母后?”

    在正统帝的后方,端坐于一架御辇之上的孙太后当即瞳孔怒张,内中现出青蓝光华。

    于此同时,一条青色的风刃从她的身前勃发。斩开了空间,斩开了虚无,也斩开了世界!

    又在顷刻之间,将盘卷在乾清宫上空的一条五爪金龙绞成了粉碎!

    就在这‘九鼎五龙混元大阵’再次被撕开的瞬间,包括六名暗龙卫,魔师御长生,‘八臂魔神’廖道真,‘火云剑’金无望,还有玄武宫主练灵仙为首的一众天位,都再一次依托遁法,进入到了高墙之内。

    他们的声势无俦,爆发开来的磅礴元气使得那‘九鼎五龙混元大阵’近乎崩散。

    始终站于第一线抗敌的朱国能,更是口鼻溢血,整个人从宫墙抛飞坠落,在地上撞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他硬接了暗龙卫一拳,几乎就被后者的无俦巨力击溃。

    正统帝则是直攻正门,他裹挟九条暗红龙气,如流星般轰击过去。

    仅仅一击,就将那厚重宫门撞成了粉碎。

    可就在这时,正统帝的面上却现出了错愕之意。

    他听见了一声重重的冷哼,然后那六名暗龙卫身拥的血色龙气,就在顷刻间瓦解溃散了三分之一。

    那就仿佛是草原上的鬣狗遇到了狮王,那所向披靡,无坚不摧的气势陡然衰落了下来。

    正统帝更望见两条巨大的金龙自乾清殿前伸展,它们都张开了血盆巨口,将距离最近的两名暗龙卫一口吞下。

    “虞祁钰!”

    正统帝的躯体如受雷击,他的瞳孔剧烈收缩,看向了前方。

    那本该在乾清殿养伤的景泰帝,此时赫然就立在那殿门之前,汉白玉台阶之上。

    他面色青白,居高临下的望了过来,目中含着愤怒,杀意,痛心,睥睨与不屑。

    此时随着景泰帝驾驭的龙气四面一绞,竟是顷刻间将那两名被龙气吞入的暗龙卫,强行撕成了粉碎,洒出了无数的血肉碎片!

    “皇兄好狠毒的心肠,好狠辣的手段。可朕很奇怪,你这样的谋略手腕,你这样的决心意志,为何就只肯用在自己人的身上?”

    景泰帝俯视着正统帝,一步步走了下来。他的一身龙气冲霄,堂堂正正,浩大刚正,充塞于天地之间。

    足足九条不怒而威的巨大金龙盘旋而下,怒视正统。

    “昔日土木堡之变,皇兄你如能拿出现在这样的气魄,这等决死之意,何至于被蒙兀人擒拿?何至于皇位旁落?”

    正统帝看看那一身堂皇之气的景泰帝,不禁微微失神。

    然后他就‘嘿嘿’的笑了起来:“成王败寇,这有什么好说的?”

    此时有更多蚯蚓一样的血管,在正统帝的脸上出现。

    正统帝的躯体微微匍匐,像是一头意图择人而噬的野兽,他瞳孔中的血意则更加浓郁:“居然在这个时候出来,看来你已是不想活了。如此也好,你我兄弟,今日就在这里做一个了断!”

    然后他的整个人就瞬闪往前,再次如流星一样砸落在景泰帝前方。两人都以‘天子剑’交锋,却都轰击出仿佛盘古开天辟地般的气势。

    他们身侧的龙气,也各自张牙舞爪,彼此间缠卷在一起,疯狂的噬咬,那恢弘磅礴的元气,使得大地开裂,天昏地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