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叩问仙道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鹿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朔郡。

    地处涿州北部,和招摇州接壤,郡内一分山九分水。

    朔郡闻家,家族里的最高战力只是金丹修士,但在朔郡地位超然,周围的势力都让其三分。

    只因闻家曾经出过一位不念山长老。

    虽然那位先祖早已羽化,时隔多年,闻家也不复往日兴盛,但和不念山还有一分香火情在。

    闻家求救,不念山不可谓不重视,已经有长老出动,唯恐救援不及,马不停蹄传讯蒲山,请秦桑出山。

    敢潜入涿州,打闻家的主意,那些贼人已经到了胆大包天的地步,也是修仙界局势走向混乱的表现。

    秦桑命谢安封山,飞出蒲山,驾起遁光直奔朔郡。

    ……

    闻家独霸一片大泽。

    先祖余荫。

    闻家占据的道场风水极佳,被称为闻家岛,湖光山色,称得上是陆上仙岛。闻家的护岛大阵也是那位先祖亲手所建,非一般的家族门派可比。

    此时,闻家岛的主岛上鬼魅横行,惨叫连连。

    闻家岛的护岛大阵竟然已经被攻破了。

    现在的闻家岛哪里还有半分仙家景象,岛上的建筑大半坍塌,血腥味刺鼻,遍地都是尸体,不仅有修仙者,连凡人都不放过。

    无数人惨死,一具完整的尸体都难找,令人惨不忍睹。

    闻家岛中心,隐约可见一个半圆形的青色光罩。

    这里是仅剩的没有被敌人攻破的地方,幸存的闻家人聚集在这里,唯一的依靠是一层薄薄的光罩,每个人脸上都充满惊恐和彷徨,胆子小的已经哭出声来。

    ‘轰!’

    ‘轰!’

    ‘轰!’

    ……

    光罩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外面响起阵阵狂笑声,每一声都让闻家人心惊肉跳,拼命祈祷不念山的高人能在光罩破碎前赶到。

    一群人围着光罩,人人皆身穿黑袍,戴着鬼脸面具,都是为掩饰身份刻意炼制的法器。

    攻击光罩的有血剑、有人头,明显都是魔道路数。

    中原的魔道势力不在少数,也有不弱于不念山的超级宗门,但和北荒的魔门还是有区别的。这些魔门极为残暴,不被中原势力所容,当初全被赶去了北荒。

    闻家竭力抵抗。

    这些人久攻不下。

    一个像是领头的人看了眼天时,压低声音道:“撤!”

    说罢,此人便毫不留恋,收起自己的血剑,闪身便要走。他的同伴里有几个收了法宝,随他一起离开。

    剩下的人却不乐意了。

    “马上就能破掉阵法,闻家可是有元婴老祖的,肯定留下不少宝贝。说好的平分宝贝,姓汪的你临阵脱逃,致我等于何地!”

    有人大声嚷叫。

    领头之人头也不回,冷笑一声,“汪某之前确实想要元婴的宝贝,但现在改变主意了。你们得了宝贝,汪某保证一件不取,并为诸位道贺。若是都死在这里,黄泉路上也休怪别人……诸位请自便!”

    此言一出。

    剩下的人忍不住破口大骂。

    他们设计骗开闻家岛的护岛大阵,不料闻家岛内部还有一层灵阵,攻打了这么久也没能攻破。

    失去帮手,仅凭他们,即便最后能攻破灵阵,不念山的元婴也该到了,抢到宝物也没命用。

    众人无可奈何,只好收手。

    这些人径直北飞,离开闻家岛后便作鸟兽散。

    闻家人逃过一劫,惊魂未定,看着外面的惨状,悲戚之情涌上心头。有人看到至亲的尸体,失声痛哭,想要出去,被闻家家主阻止。

    不一会儿。

    天边出现一道遁光,迅疾如电,眨眼间飞到闻家岛上空。

    看到来人并不认识,闻家家主神色一惊,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你就是闻家家主闻祁?贫道蒲山清风,收到不念山传讯法剑,前来相助。”

    来人正是秦桑。

    他得到消息便一刻不停,还是晚了一步。没想到闻家岛的护岛大阵这么快被攻破,岛上一片狼藉,敌人逃得也快,已经不见踪影。

    好在闻家没有被灭门,至少家族的根本保留了下来。

    “前辈是蒲山的清风道长?”

    闻祁得知秦桑的身份,这才敢走出灵阵,扑通跪在尸体中间,血污染红衣袍,痛声悲呼,“请前辈为闻家作主!”

    秦桑不置可否,扫了眼周围,“可知袭击闻家岛的是什么人?从哪个方向逃走?”

    闻祁抬手指向北方,对那些人恨之入骨,“闻家子弟谨言慎行,从不与人结仇,那些人都是北荒的魔头,毒辣残暴,肯定是觊觎先祖留下的法宝。为了抢夺法宝,竟要灭晚辈家族满门!”

    闻祁的说法和不念山的判断相符。

    元婴后裔总归是有些家底的,足以让不轨之徒铤而走险。

    不过,秦桑扫了一圈,却看出了一点儿不正常的地方,反问道:“那些魔头刚打上闻家岛的时候,都在忙着烧杀抢掠?”

    闻祁一怔,点了下头。

    他并非蠢人,见秦桑这么问,当即有所明悟。

    秦桑双目微眯。

    和其他势力相比,闻家算是富裕的,对方肯定能满载而归。

    但这都是些普通的宝物,在其他地方劫掠几次也能凑到,何必冒险进入涿州,得罪不念山?

    闻祁口口声声说对方觊觎先祖的法宝,可岛上的迹象表明并非如此,对方反而像是故意给闻家留出逃生的机会,让闻家家主有时间开启灵阵,向外界求援。

    倘若援兵才是对方的真正目标,他们很可能是冲着不念山来的!

    这种计谋,秦桑不知用过多少次。

    计谋很简单,却很有效!

    秦桑目光一闪,对方肯定料不到不念山会请他出山。

    他途中并未遭受袭击,不念山来援的那位长老就未必了!

    “成微子道友马上就到。你先回去,所有人暂时不要离开灵阵!”

    秦桑丢下一句话,也不去追杀魔头,转身便向东南方向飞去。

    朔郡的景色不比泽州逊色半分。

    秦桑无心欣赏,思索此事的利弊。

    他跟陆璋有同患难的交情,和不念山关系不错,若不念山长老有难,理应出手相救。但不清楚是哪方势力盯上了不念山,目的是什么。

    若对手实力太强,力有不逮,只能伺机而动。

    秦桑放缓遁速,隐藏身形,存着几分小心。

    盏茶过后。

    前方一道流星般的遁光划过天际,直奔秦桑所在的方向而来。秦桑暗中捏住灵宝,凝目细看,来人正是不念山成微子。

    成微子气息完足,不像是遭受袭击的样子。

    “难道是我想多了?”

    秦桑心道,在半空现出身形。

    与此同时,遁光里响起成微子疑惑的声音。

    “清风道长?”

    遁光一闪,成微子落到秦桑面前,“道长是从闻家岛过来的?那些袭击闻家的魔头都被道长除掉了?”

    秦桑打量成微子,摇头道:“贫道赶到闻家岛时,那些魔头就已经逃掉了……”

    他将自己的发现和猜测说了一遍,解释道:“我以为此事背后还藏着阴谋,担心道友遇到袭击,赶来迎接道友,倒是我想多了。可惜,耽误这么长时间,恐怕很难抓住那些魔头了……”

    正说着,秦桑看到成微子的神情变了。

    “不好!”

    成微子似乎想起来什么,急忙调转遁光,来不及详细解释,破空而去。

    秦桑愣了一下,驾驭遁光跟上,和成微子并驾齐驱。

    成微子冲秦桑拱了拱手,表示谢意。

    他飞驰的方向却不是回不念山,而是飞向涿州一条有名的山脉——大赤山。

    大赤山出名在雄伟广阔,绵延无际,在北地四州仅次于招摇山。

    山中灵气稍显稀薄,也没什么秘境,但胜在洞府数量够多,许多散修和小门派在这里修行,都依附于不念山。

    飞进大赤山后,两人接连飞过几十个山峰,成微子将遁光一折,落到一个非常隐蔽的山谷里。秦桑随后跟上,看到却是一片断壁残垣。

    地上伏着几个人,身下流淌鲜血,气息全无。

    很显然,此地之前用灵阵将整个山谷隐藏了起来。

    如今灵阵被破,痕迹还是新的。

    除此之外,秦桑还看到元婴修士斗法的痕迹。

    交战双方都已经不见踪影,不知谁胜谁负,被抢走了什么。

    成微子一脸苦涩,“不瞒道长,这里原本有一株天地灵树,乃是罕见的赤枣,每隔三十年啖一颗赤枣,对元婴修士也有不小的好处。赤枣灵树乃是长风派的镇派之宝,每次成熟,我们都会与长风派交换一部分……”

    说话时,成微子闪身掠向山谷深处,找到一汪清泉。

    清泉边上有一个大坑,灵树被连根挖走了。

    秦桑扫了眼周围,问道:“长风派掌门也是位元婴期的道友?”

    成微子点头,“和我修为相仿。大赤山里有本门的几处道场,常常有长老在这里修行,现在只有我和成慎子师兄。”

    秦桑呵了一声,对方绕这么大弯,原来是冲着长风派的灵树来的。攻打闻家岛,目的是引走成微子。

    灵树丢失已成定局,不知长风派掌门是死是活。

    二人不敢迟疑。

    成微子传讯回师门便循迹追去。

    “成慎子道友此时不在洞府?”秦桑追问。

    成慎子实力据说还在陆璋之上,乃是不念山明面上的第二大高手,仅次于掌门。只因曾经受过重伤,留下痼疾,导致潜力大损,修为停滞多年。

    有成慎子坐镇大赤山,对方本不可能这么轻易得手。

    事已至此,成微子也不再隐瞒,“道长应该还没收到消息。前些日,东海传讯,有人在赤南岛链附近看到异象,疑似无妄殿的遗迹出世。这还在其次,竟然还有八景观和甘露禅院的元婴在附近出没,而且为数不少。掌门和师兄一起去了东海,没想到他们刚离开就出乱子了。”

    赤南岛链!

    无妄殿!

    秦桑当然没忘记三十年前的那场风波。

    他是亲历者,由于主动抽身,不了解后续。

    没想到风波一直酝酿到现在才开始爆发。

    “确定是无妄殿?”秦桑忙追问。

    成微子摇头,心不在焉道:“据说已经锁定目标,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他眼中闪过疑色,“掌门和师兄刚去东海不到三天,而且是暗中离开,这些魔头从哪里知道的?”

    秦桑神色微动,心中的话并未说出口。

    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那些魔头早就收到风声,紧盯着成慎子二人的洞府,一见成慎子离开大赤山,立刻动手。

    要么……不念山内部出了问题。

    成微子显然也想到了,脸色更加阴沉。

    说话间。

    两人追出大赤山外。

    痕迹越来越少。

    追了不知多远,两人终于找到长风派掌门。

    长风派掌门盘坐在一座山顶,身上道袍褶皱,身影有些萧索。看到成微子到来,唯有报以苦笑。

    交流过后,得知抢走灵树的其实只有一个人。

    “道友认出他的身份了?”

    成微子沉声道,不算上次陆璋受伤,不念山很久没吃这么大亏了。

    长风派掌门有些迟疑,道:“此魔虽刻意隐藏,为抵挡我混风刺,还是露出一些端倪。不过,我也只在典籍上看到过,不知是不是认错了……很像传说中诛龙魔劲!”

    “鹿老魔的诛龙魔劲?”

    成微子失声惊呼。

    秦桑瞳孔微缩,他不清楚什么诛龙魔劲,但知道成微子所说的鹿老魔正是当今魔道的一位化神修士。

    此魔的道场鹿野位于北荒,鹿老魔的名号却是因‘鹿野’得来的。

    只因无人知晓鹿老魔的真正法号。

    此人极为神秘,比丹羽真君和慧光圣者消失的还早,几百年前便销声匿迹,封闭鹿野之原,遁出世外。

    多年来,不乏打着鹿老魔的传人旗号的家伙,后来证实都是假的。

    有流言说鹿老魔已经飞升了,也有人猜测鹿老魔被佛道联手灭了。

    “鹿野也要出世了么?”

    秦桑心中暗道。

    无妄殿遗迹现世,八景观和甘露禅院不再沉寂,南蛮二州有蛊神教潜伏,北荒疑似鹿野出世,天下大势愈发让人看不透了。

    成微子和长风派掌门商议之后,决定继续搜寻,或许能发现蛛丝马迹。

    就在这时,秦桑忽然心有所感,眼底闪过浓浓地喜色,急忙辞别二人,匆匆返回蒲山。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