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书中文 > 赘婿 > 第一一四九章 花氛(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书中文]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哈哈……哈哈……”

    夜的光影在下方的街道上浮动,茶楼上,对坐的两人俱都沉默了片刻,邹旭的笑声才响了起来,笑得平静,却又复杂。

    “猴子,老师的本事,你真是学得不错了……”

    方承业在对面望着他:“……不值得好好考虑一下吗?”

    “不是,刚才……我还真的好好考虑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很小的一瞬间。”他举起手指比划了一下,“……动了心。”

    方承业转动着茶杯。

    邹旭将目光望向窗外。

    ……

    邹旭的声音过了一阵才响起来。

    “但是猴子,你……你有感受过……站在城墙上,看着下头数万大军听你指挥的那种感觉吗?你有感受过……金銮殿上,你一言九鼎,将整个世道的将来握在手上的那种感觉吗?纵横捭阖!挥斥方遒!你有想过,站到这个时代的最顶端去看一看吗?你知道……尹纵也好、陈时权也好、戴梦微也好,甚至是晋地的这位女相,你知道他们的弱点,你知道他们比不过你……猴子,吾可取而代之,大丈夫当如是……”

    “……人人平等,就不好吗?”

    “很好啊……但是几千年来从来没摸到过的东西,记在心里放在一边,又有什么关系……猴子,你知道我这么几年来一直想的东西是什么……我反反复复的都在想,当年在汴梁城里发生的事情,就是老师杀周喆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我进了汴梁以后,差不多每天都去宫殿里看看,我坐在台阶上想,老师当年是怎么把周喆扔在地下的,怎么用刀,敲他的脑袋,怎么对满朝文武说出那句:‘一群废物。’的话来……”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老师是为了平等。”

    “你错了!你完全错了。”邹旭声音微微高亢,随后方才压低,“猴子,那是力量,那是绝对的力量。你走上金銮殿,把所谓的天子捏在手上,对着那个年代最厉害的所有人,蔡京、童贯……老师把童贯这种不可一世的异姓王一巴掌扇飞,他整个脑袋碰的砸在金殿的台阶上,而老师对着这所有所有人,告诉他们,你们是废物。猴子,这是力量,这是让人想一想就全身发抖的力量……”

    “……”

    “老师从小苍河开始,教给我们的,就是要拥有力量。当年女真人拿着卢掌柜的头过来,老师说,宁愿给他们下跪,为什么,当时没有力量,后来所有的隐忍、所有的运筹、所有的卧薪尝胆,都是为了最后的力量。到了西南,面对粘罕、希尹这样的人物,一战而定!当着粘罕杀了他两个儿子,猴子,何等壮丽,这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力量。”

    “……知道老师有多厉害,你不害怕?”

    “害怕!害怕啊……”邹旭笑了笑,“要是不害怕,刚才为什么要犹豫?可是人这一生,到底是为了什么东西来的?很早以前老师就让我们想这件事,猴子,当年在小苍河,我功课成绩都不错,做事后来也还行,一开始你会很惶恐,总是担心,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水平,但慢慢的,接触的事情多了,你会看到这个世界的样子,你会发现,我们这批人,被老师教出来的,就是这世上最强的一批人。猴子你也是。”

    “你神经病。”

    “你就是!你就是。”邹旭手指连点了好几下,“但是走到这一步了怎么办?猴子,我讨厌那些对我指手画脚的普通人,我讨厌那些根本跟不上步调的无能庸人!在这个过程里,是老师变了,不是我,猴子你仔细给我想想,在汴梁杀皇帝的那会,他是说汴梁所有蠢蛋死光,都算死有余辜,他寻找的是同志,是有天赋有强大本领的人,但是到了西南之后呢?他开始团结什么山里的蛮人,他给最没有天赋的人做启蒙。猴子,做不到人人平等的,有些人就是蠢、天生蠢,把最有天赋的人挑出来,这才是有效率的,也是古往今来这么多年,儒家的主轴,人家也是有道理的。”

    “……”

    “你现在可能还看不到,猴子,我能看到,如今在西南,可能还是有能力的人去主导那些庸人,但如果人人平等这样发展下去,最后会变成有能力的人要去迁就那些无能的人,最后最后,会导致效率的崩塌……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那些规规条条,绑住你我的那些所谓程序,几个傻瓜,不理解我做的事情,搞弹劾玩阴谋,最后怎么样?如果将在外军令不能有所不受,那还做什么事。我不能容忍无能者的捣乱!”

    邹旭的话语凶狠,方承业喝了一口茶。

    “算了,你就当我是我无聊的牢骚。”他挥了挥手,“但是重要的是什么呢?是老师教给我这样的手段,是老师教给我这样的眼界,我学了这些东西,也有自己的想法,总有一天你会问自己,是不是青出于蓝了……猴子,我能有更高的效率,我能够给你我这样的人更多的自由,让有能力的人站在上头,去领导,让能够读书能够精通某些技术的人成为中坚,让大部分你知道竭尽全力也不可能被教聪明的人,就不要试图让他们聪明了,让他们听话,受到最好的安排,这本身就是最合理的道路。”

    “……这都是在小苍河就有过的争论,老师说的,所谓的精英主义,但腐败怎么办,人在腐败中能力的退化怎么办,还有很多的问题,你要我问你吗?没有什么必要吧。”

    “是没有必要啊,猴子,纸上谈兵做推演的时候你觉得这个问题很关键,可古往今来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啊。古往今来,可以做到三百年的帝国,我可以追求四百年,很好了……老师想追求更多,想人人平等,想家国不灭,谁的可能更大?恐怕还是我的吧……”

    “那你刚才还害怕?”

    “那是因为你们站的是大势。猴子,在读书的时候,或者在同一个体系里的时候,我看起来可能强势一点,但走到今天,你坐到我的面前,对我说那番话的时候,你占了大势,用的是阳谋,你的背后有老师十多年来领先的优势,有他作为天下第一个打败女真人的势力的力量,它由不得我轻描澹写。这件事情我一下子就想通了,所以我才笑,师弟,你学到了老师的本领……”

    “……”

    “……也是你这样的人,可以成为我的同道。猴子你往下面看一看,这里头那么多人,有几个人是你费尽心血后,可以学到你这种本领的,我的想法或许没经过验证,但人人平等是绝对的虚妄。”

    “老师也是说,向它靠近。”

    “所以我说的也没错,千钧将一羽,轻重在平衡,只不过这个平衡,该划在哪里罢了……猴子,这些细节我们师兄弟当年推过很多遍,我的说法有问题,老师的说法也有问题,辨不清的,可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

    “……那就是总有一天,你学了这么多的本领,你会开始想,你跟老师比起来到底怎么样,你们的差距到底在哪里,如果他可以杀皇帝,可以打败女真人……猴子,我也可以杀,你也可以……老师不是神,他也走得战战兢兢的,我们这么多师兄弟,如果加起来——哪怕其中一部分的加起来,我们能够主宰自己想主宰的东西!只要不是过度追求那个虚妄的人人平等,我们一定能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

    “……猴子,我们可以谈理念,但如果撇开理念,你们过来,我可以跟你们平分一切,将来大事有成,你们可以称王,最重要的是我们师兄弟可以知道,我们跟老师到底差在哪里,我们可以以天下为棋盘,肆意纵横,而有一天如果老师失败了,我会去救他,我会让他活下来,让他知道,我们青出于蓝……我不是说今天……”

    “……”

    “……猴子,我不是说今天,不是说今天你就要答复我,我也不指望这些。你这么多年经历这么多的事情,你会有自己的想法,你的想法跟我不同,跟老师也必然不同,我就是想说,在任何时候,你对我这边有些什么想法,你有什么想要实现而华夏军帮不了你的抱负,又或者你能够清楚地看到,该怎么样帮我改良,你也想要实践这些想法的时候,你随时可以过来。我对所有有能力的同学,都是这样的邀请……猴子,世界是棋盘,英雄就该纵横捭阖,方能不枉此生。而即便我说这些,我对世人并不是没有怜悯,我会给他们好过的日子,我求四百年,不求一千年,猴子,我不残忍……”

    “……”

    邹旭将一只手摊开在茶几上,方承业的目光看着他,他也平静地看回去。

    如此过了好一阵,方承业靠向后方,笑了起来。

    “哈……哈哈……来的路上,我将那番说辞反反复复地考虑了很久,还以为是个杀手锏。谁知道……师兄你还能把它兜回来。携着大势,呵呵……”

    邹旭也平静地笑:“那是很厉害的说辞了,而且因人而异吧,遇上别人,说不定想一想,还真的动心了,说到底,带着整个中原回西南,老师会愿意让我当个富家翁,不折腾的话,一切到此为止……可那样一来,我的一辈子,算什么东西?笑话吗?”

    “……所以到最后,都是欲望害人。”

    “想要人人平等,也是一种欲望,老师想成千古圣人。”

    “我看老师未必想……”

    “是角度问题。”

    两人说到这里,知道这个话题没什么意义,又各自沉默了一阵,方承业喝了一口茶。

    “那你猜,接下来师弟我会怎么做?“

    “唉……无非是把你劝我的话传出去,给戴梦微他们也听一听……何必呢。”

    “造不成师兄的麻烦?”

    “我跟戴梦微的同盟,难道是因为我跟那只老狐狸有交情、惺惺相惜吗?同盟来自于利益,他没有本事,没有利用价值,我会吃了他,我软弱了,他会吃了我。这种扯澹的消息,你传一个,我传九个,那个老狐狸懂的,都不会跟我瞎扯这些。”

    “看来是我天真了……听起来你对老狐狸的评价很高,但你刚才说你知道他的问题,那他的弱点是什么?”

    “是手底下没有兵力,只能靠我打仗嘛……师弟你这是在探我的底?”

    “用个阳谋,你没反应,就煮酒论英雄嘛,反正师兄你想说的说,不想说拉倒……对了,纯好奇啊,女相……她的问题是什么?”

    “……她满口挂着西南的老师,其实没有必要,对执政也没有太大的好处,但她热衷于此……她是个神经病,脑子有问题。”

    “……嗯,说得好……改天我去告诉女相。”

    “……唉,添这种小麻烦,你还是放过师兄我吧,无非是多跑几趟,多喊几次姨……你要是喜欢这个,要不然你过我这边来,我拜你为义父,好不好。”

    “……这是亲爹变义父了?”

    “哈哈哈哈……爹如今能屈能伸,就不跟你计较。”

    星夜下的灯火中,师兄弟笑了一阵,某一刻,邹旭微微肃容。

    “猴子。”

    “嗯?”

    “有一天,你也许会接到命令,过来不是给我添这种小麻烦,是想要给我添大麻烦……”

    “那时候怎么样?”

    “那时候你要知道,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不要做这种事。”

    “……”

    夜风微凉,方承业的目光望了回去:“说不定,我这一次就是来做这种事的呢?”

    邹旭也平静地望着他。

    “那也没有区别,不要做这种事,因为……”他一字一顿说道,“因为,我会很伤心的。”

    方承业目光垂下来,想了片刻,随后举起茶杯。

    “……俺也一样。”

    他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