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造化之王 > 第696章 喜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些时候,事情往往会有着意想不到的变化!

    叶真也没料到,清水码头的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叶真得到的消息是,他离开没几息,内事堂堂主朱令就吐血了,没错,直接狂喷了一口鲜血。

    然后,朱令就无比匆忙的赶往了清水码头,因为.......清水码头被人攻占了。

    就在清水码头发生骚乱之后的短短半个时辰,天罗门设在清水武城的分堂,就悄无声息的进驻了清水码头,没多少反抗之下,就控制了清水码头。

    驻守在那里的十来位魂海境武者,压根不是入侵的天罗门铸脉境强者的对手。

    至于同在清河武城的日月神教分舵,根本没有接到求援的消息,因为清水码头剩下的那些魂海境武者,压根就没有联系日月神教分舵的资格或者方式。

    等日月神教的分舵舵主发现清水码头有异,天罗门已经占领了清水码头。

    清水武城的日月神教分舵舵主朱令是做过特殊交待的,当下,就带人意欲反攻回来,因为清河武城收益巨大,日月神教驻扎的人手相对于收益颇少的天罗门而言颇多。

    不过,却遭到了天罗门的拼死反抗,但是不等战局有结果,来自清岚武都之中的天罗门的援军就抵达了清水码头,直接逼退了日月神教的分舵的进攻。

    更要命的是,这时候,天罗门反咬了日月神教一口。

    天罗门的门主巫梦山直接给日月神教教主简千雄发了一封措辞极其严厉的符讯。

    “你们日月神教,这是想要开战吗?”

    这样的措辞,让教主简千雄极端重视起来,因为日月神教刚刚拿到了极品灵脉五年的使用权。正是养精蓄锐快速提升实力的时候,这五年内,日月神教绝对不愿意与任何一方发生大的冲突。

    几道符讯调查下去,就明白了所有缘由,然后,教主简千雄就蔫了。同时,给内事堂堂主朱令发了一封措辞极其严厉的符讯,责令朱令快速解决这件事情。

    为什么简千雄会做出这种向着外人的决定呢?

    这并不符合简千雄平素的做风!

    主要原因是,这件事,从根脚上论,日月神教不占理!

    按事实看,确实是天罗门主动攻占了清水码头,天罗门无理在先,但问题是。从明面上看,清水码头并不是日月神教的产业和势力范围!

    天罗门只是主动出手抢占了一位地方豪强的产业而已。

    反倒是后来杀上门来的日月神教清河武城分舵,主动攻击天罗门在先,理亏了。

    这也是平素朱令能够守住清水码头的原因,一有外敌入侵,日月神教分舵来援,那事情就牵扯到了两大势力开战与否的高度,自然无人敢硬夺清水码头。

    这一次。却完全掉了个。

    这种情况下,一向强势的日月神教教主简千雄也不得不低头。

    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内事堂堂主朱令借神教之威,私置产业。

    原本,这种事情教主简千雄也是有所耳闻的,不过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神教的高层置点私产,只要不过份。也无所谓,水至清则无鱼嘛。

    可问题是,这一次,惹下了一屁股的麻烦,还令简千雄不得不低头。所以。那教主午间千雄发给朱令的那挂符讯措辞就极其的严厉,甚至有着几分训斥的味道。

    这种情况下再加上清水码头的种种损失,尤其是他安置在清水码头的六位亲信,全部死于非命,数重打击之下,直接就叫朱令当场喷了一口鲜血!

    地盘丢失了没事,有人,就可以抢回来,但是人没了,那就是真没了.......

    不仅如此,叶真还说对了一件事情——朱令有得忙了,压根没时间顾及叶真了,至少短时间内。

    清水码头是要不回来了,被天罗门占据,让他们吐出来根本不可能,不仅不吐出来,朱令还得就日月神教分舵攻击天罗门一事说几句软话,简直是处处受气。

    天罗门占了便宜好处,这事自然揭过。

    难的是应对那些清水码头上的四方客商,交了货物订金的,担保押金的,混乱战斗中丢失损失货物的,此时一窝蜂的全部找上了朱令。

    因为朱忠一直打的是日月神教内事堂堂主朱令的名号行事,有朱令的名号出面,四方客商才敢放心的在清水码头做生意。

    现在,麻烦却全部找到了朱令的头上。

    要是往常,朱令完全可以不理会,一推三二五,管你闹不闹的。

    现在却是有天罗门在一旁盯着,为那些客商撑腰,头上又有教主简千雄的命令,这后半辈子以来,朱令从来没有如此窝囊狼狈过。

    受气不说,灵晶那是哗啦啦的往外送。

    只要查有实据的,便只能就地赔偿,这关乎日月神教的名声,必须这样做。

    一来二去,朱令扔出去的中品灵晶就超过了一百万块,前后一算,朱令的损失简直海了去,也让朱令恨得牙痒痒!

    每天从早到晚都要念叨着要报仇!

    可是,却不知道对像是谁!

    虽然他无比的怀疑叶真就是行凶者,但是,请了好几位高手看过现场,都只有一个结论——这等能令铸脉境五六重的武者无声无息死去的手段,非开府境王者不能有,还不可能是普通的开府境王者。

    叶真的行凶嫌疑是洗脱了,但是,朱令却无比的疑惑,叶真为什么知道他有得忙了?

    或者说,这事不是叶真做的,但却是叶真找人做的?

    换句话说,叶真与一位极其恐怖的开府境王者有关系?

    朱令想到了一个连他的脖子都有些凉嗖嗖的可能。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当朱令忙得焦头烂额内火郁积的时候,叶真风尘仆仆的回到了自己的灵院。

    “回来了啊,看你模样,应该很顺利吧?”叶真回来没多久,封轻月就赶到了。

    途中的惊险叶真自是不会说与封轻月知晓,封轻月倒是张罗起了酒散,要给叶真接风洗尘。

    “对了,有一件事险些忘了!”正小酌间,封轻月突地拿出了一封带有灵力封印的拜贴,“有人来找你了,而且不止一次!”

    “谁?”

    “驭兽门长老羊一官!”

    叶真刚刚举起的酒杯猛地停滞在了半空中。(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