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造化之王 > 第564章 谣言之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岚武都南方,长生教总坛外围,一名隐在大树中的武者神情突地一惊,猛不丁的睁开眼睛,向着身后看去。

    迎面而来的,却是一道凌厉异常的剑罡。

    噗!

    这名长生教今晚值守的武者,眼睛猛地瞪大,连一声惨叫声都没有发出,那道凌厉的剑罡就从他的印堂刺入,然后一搅。

    他引为傲的后天灵体,在这剑罡面前,就像是豆腐一般。

    身子一歪,这名长生教的值守武者就要跌下大树的时候,一个黑影陡地窜过来,扶住了尸体,没有让其发出响声。

    咻!

    耀眼的赤色符光陡地冲天而起,爆成一团大大的血色光团。

    “有敌入侵!”

    大树斜对角两百米外的一个树桩内,突地暴出了一声惊人的呐喊声,发一声咕,那名披着伪装的长生教护教真人,就用前所未有的速度向着总坛内部冲去,一边冲,一边吼。

    刚刚干掉了长生教一个暗桩的黑衣人,稍稍楞了一下,没想到长生教的守卫如此严密,竟然用的是连环暗桩。

    他之前已经清理掉了一个明桩,这里又清理掉了一个暗桩,没想到还有一个暗桩,竟然被发现了?

    也就+∽,w⊥,几百米外,一道光华陡地窜出,趁着这混乱的功夫,向着长生教总坛内部窜去。

    “也有人和我一样?”

    这情形,让黑衣人再次一楞,随即横下心来,陡地身化流光,再次向着里边窜去,远处。一溜光华已经冲天而起,向着事发地冲了过来。

    叶真与封轻月在喝酒,无独有偶,今天郁闷得直欲吐血的长生教朱雀堂堂主段英年也在喝闷酒,陪着他喝闷酒的,乃是八神将之一的潘神将。他们在教内走得颇近。

    “来,走一个,老潘!”

    “哎,老潘,你说这事,我明天应该怎么样告诉教主,场面才能好看些,才能不受或者少受责罚?”

    长生教内等级森严,不过。私底下,段英年与潘神将之间的称呼很是随意。

    “老段啊,其实我觉得,你今天晚上回来,就应该去求见教主,要是今晚出了什么事,那麻烦可就大了去”

    段英年的神情有些慌张的向外瞅了一眼,“应该不会那么快吧?其实我也想过今晚就去求见教主。可这不是魔云果拍砸了吗?总得想个万全的能让教主息怒的法子才好,前一段时间我的手下被叶真连斩九人这事就让教主极为恼怒了。今天要是再来上这么一出,我怕是”

    突地,潘神将做出了一个打住的动作,“听!外边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

    霎时,两人功聚双耳,尽力的倾听了一下外边的动静。

    下一刹那。潘神将就站了起来,三步并做两步,跨出了门外,段英年则是紧随其后。

    然后,潘神将与段英年就看到了一幕永生难忘的场面。

    赤色的警讯。往常一年也难得见到一次的长生教赤色警讯,此时就像是流星雨一般,在长生教总坛的上空不停的闪亮。

    而且,长生教的赤色警讯是特制的,升空闪亮之后,可以滞留在虚空中长达一刻钟,给救援人员指示方向。

    此时,一道道飞上天空然后滞空的符讯,就像是一盏盏天灯一般,直欲将长生教总坛照亮。

    “这”

    一旁,长生教朱雀堂堂主段英年的脸上,一下子就血色尽褪!

    “快,快去支援,老段,要是能够擒下一两个,你才有出路!”

    潘神将大吼一声,身形就冲天而起,冲向了其中一道滞空的警讯符的方向,几乎是同时,一道道流光,从长生教总坛内的四面八方升起。

    是夜,长生教总坛热闹异常,光华不断

    长生教内挂满天空的警讯,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叶真与封轻月的酒兴。

    或者说,两人压根没有注意到,也没有看到,长生教的总坛离日月神教总坛相隔好几百米呢,武者目力再强,几百里外夜空中的一道赤光,也是看不到的。

    “来,干,为失而复得的玄光紫青环干!”

    砰!

    两个酒碗碰到一起,酒喝了一半,叶真突地醉眼迷离的看了封轻月一眼,“失而复得,怎么回事?”

    “这玄光紫青环,本来就是我娘的东西”不运转灵力,喝的又是十八子灵酿,封轻月的舌头已经有些大了。

    “那你娘呢?”

    “我娘?”

    封轻月晃了晃脑袋,似乎有些发楞,然后目光下意识的盯向了右手腕上的玄光紫青环,“拿到它,就就快能见到我娘了!”

    “来,干!”

    拍到了玄光紫青环,封轻月似乎十分兴奋,频频举碗,叶真也是来者不拒,似乎来到真灵域之后所有的苦闷,都在这一碗碗的酒之中释放了出来。

    “兄弟,干!”

    “廖教习,干!”

    “绿萝,干!”

    每端起一碗酒,叶真就向着夜空中的明月遥遥一敬,大口喝干!

    叶真每喝一碗,封轻月也跟叶真一般,向着夜空明月遥遥一敬,然后大口喝干,却是快醉了。

    不过,强大的神魂与体魄,还是让武者的酒醉异于一般人,意识还是很强的。

    “你兄弟?在哪?”

    “廖教习是谁?”

    “绿萝又是谁?”

    叶真每对月遥干一碗,封轻月就醉眼迷离的问一句,不过,这种问题,叶真是不会回答的,而且。此时喝得差不多的叶真,也没有回答的意思。

    自顾自的倒满了酒,又举向了天空中的明月,“彩衣,你又在那,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彩衣是谁?”

    封轻月又问了一句。依旧被叶真给无视了。

    不过,醉汉也是人,而且因为喝醉,更将人的许多情绪给放大了,见叶真三番五次无视了自己的问题,喝得差不多的封轻月脾气就上来了。

    手中的酒碗狠狠的向着叶真的酒碗撞了过去,酒液飞溅,溅了叶真一脸的酒,“你你为什么不回回答我。彩彩衣是谁?”

    “彩衣?”

    思绪被打断的叶真,定定的盯着眼前的封轻月,许是思念过度,许是醉酒的缘故,渐渐的,因为醉酒而脸色绯红的封轻月,看在叶真的眼里,竟然变成了彩衣的模样。

    “彩衣。你你回来了?”

    叶真颤抖着伸出双手,摸向了眼前彩衣的脸颊。

    略带粗糙的双手。抚摸上了封轻月有脸颊,那种感觉,令醉酒的封轻月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仿佛身体内有电流不停的窜过一般,一种难以钟头的颤栗感,陡地传遍全身。

    也令封轻月的酒意立时为之一清。一般人喝到这种情况,可能就真醉了,可是对于武者而言,灵力稍稍一动,虽然不能彻底的消除醉酒状态。但是强大的神魂却能让武者在此时清醒几分。

    稍稍清醒,封轻月就搞清楚了状态。

    发现叶真正用双手抚摸着她的脸颊,还慢慢的往前搂着,往前凑着,眼看着就要亲吻在一块了。更羞人的是,封轻月自己似乎也是往前凑的。

    这一惊,封轻月手一松,手中端着的酒碗就摔落下去。

    砰!

    玉碎的声音,就仿佛警钟声一般,令醉酒中的两人再次清醒了几分,尤其是封轻月。

    “叶叶真,你干干什么?”从来没有经历这种事的封轻月,立时慌了。

    “我我干什么?”

    叶真眼中闪过一丝茫然,然后眼睛一翻,头一沉,脑袋就重重的砸到了小亭内的几桌上,砸得酒坛碗碟乱飞,抚在封轻月脸颊上的双手,也就此无力的垂落。

    却是彻底的醉了!

    “醉了?”

    看着一动不动的叶真,酒醒了大半的封轻月虽有些疑惑,但是俏脸却如同火烧一般,烧得她心发烫,烧得她惴惴不安,极力的回忆方才的情形,却依旧有些虚幻!

    唯一记得的,就只是方才那粗粗的手掌带给她的心跳,羞涩,还有近在眼前快要吻上的那张脸。

    不想还好,一回忆,封轻月的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发烧发烫的俏脸。

    “还好他醉了,要不然,我明天就真的没法见人了!我今天是怎么了,竟然喝了这么多酒?”

    封轻月体内灵力一转,浓浓的酒气立时从体内飘散出来,眼神立时变得清明无比,只是脸颊依旧有若火烧一般。

    “这家伙喝醉了,怎么办?”封轻月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大难题!

    这一夜,叶真做了一个美梦,梦到了绿萝,梦到了彩衣回来,高兴异常。所谓小别胜新婚,久别重逢,自然少不了欢好。

    于时,在梦中,叶真一会抱着绿萝,一会抱着彩衣,好不快活,只是,梦中的叶真,有些分不清和他欢好的人,到底是谁?

    是绿萝还是彩衣?

    叶真极力的想看清楚到底是哪个。

    最后,当叶真用尽力气终于看清了的时候,却大吃一惊,他怀中的人儿,竟然不是绿萝,也不是彩衣,而是封轻月

    “出大事了,叶真,出大事了!”

    也就在此时,一个火急火燎的男音陡地冲进了叶真的耳中,惊醒了叶真,也惊醒了叶真的美梦,叶真梦中玉体横陈的封轻月,也在此刻化为云烟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