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殿下被她染指了 > 第117章 听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荣王回忆年轻时候和王妃相遇的故事。

    “那时候,我的几个兄弟都在马球场上骑马奔腾,只有我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看着他们……”

    那个时候,荣王十分紧张。

    在他第一眼看到元殊的母亲时,短短一瞬就动了真情,认为她是自己生命中的女子。

    那时的王妃目光也在球场上,带着盈盈微笑,荣王低头看看自己的双腿,自卑涌上心头,那一瞬间:他好羡慕自己的弟弟们,羡慕他们拥有健康的身体,拥有健全的双腿。

    而自己,纵然身份高高在上,却始终没办法像其他人一样轻松行走,永远跛着一条腿。

    一直到球赛结束,当所有人都离开后,荣王才缓缓站起身,下人把拐杖递给他,荣王看着用了多年的拐杖,一瞬间有些恼怒自己,因为他想起来:自己喜欢的那个女子在离开座位之前,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将拐杖扔在一边,学着弟弟们的样子大步向前走,却一个踉跄几乎摔倒。

    ……

    那段时间大概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

    他遇到了自己动心的女人,却又自卑于自己的身体。

    荣王从回忆中挣脱出来,看着元殊高挑的身材:“儿子,我很欣慰你没有像我一样天生残疾。”

    元殊不想父王这么称呼自己。

    “父王你只是腿脚有所不便,怎么能是残疾?!”

    荣王微笑着摇摇头,“虽然不准外人这么说,但我心里有数,我又不是小孩,这双腿什么情况不比你们清楚?”

    他缓缓坐下来。

    “有时候真想感谢上苍,虽然给了我不完美的腿,但你的母亲依旧没有嫌弃我。”

    唯一的遗憾就是:王妃走的太早……

    元殊问荣王:“父王,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不是很幸福?”

    “当然了!”

    荣王搂着儿子:“你父王我这辈子虽然没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我能和心爱的人在一块生活,已经比你那些叔叔爷爷们幸福不知道多少倍。”

    正因为荣王感情上的经历,他才更知道真情可贵。

    那些行尸走肉的政治联姻是他从来所不看好的,然而很多时候却又是他们不得不接受的!

    荣王对儿子说:“以后你的婚姻大事,只要你皇爷爷没意见,你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来挑选未来的妻子。”

    “真的吗?”

    元殊眼睛发亮。

    荣王点头,“说真的!儿子,以后可是要和老婆睡一个被窝的,如果不喜欢对方,以后几十年可怎么过……”

    说完,他搂着儿子突然笑出声来。

    直到此时此刻,荣王依旧把元殊当作小孩子。

    元殊在脑中,却忍不住已经开始幻想以后的生活。

    以后,要和李麟姐姐一个被窝……

    想到这儿他的脸已经红了,一直红到耳根。

    三天之后。

    元殊正在练剑,牡丹却突然出现在校场。

    她一身纱衣,素雅中依旧透着几分明艳,即使脸上蒙上面纱,却依旧从头到脚是个美人。

    “殿下,这几日为何不去别苑?”牡丹问元殊。

    元殊回头见竟然是她,“你来这里做什么?这可是练剑的地方。”

    牡丹道:“我是来特意看看殿下。”

    “不用了。”

    元殊语气淡然,“你是我叔叔的人,看我算怎么回事。”

    牡丹听到这句话眉头微皱。

    “我不属于任何人。只是这些日子迟迟不见殿下的身影……有些想念。”

    听到这句话元殊更是一头雾水。

    “想我?”

    他扭过头去看了一会儿牡丹的脸庞,突然用一种决绝的语气说。

    “你别找我,我以后也不会去找你,就当我们不认识。”

    “啊?”

    牡丹大惊,不知为何他会突然说出这番话。

    “殿下何出此言?我一直将殿下当作恩人和朋友看待……”

    “就是不想见,主要也没必要,其实我跟你也不熟。”元殊低头弄着手中的弓箭。

    牡丹却无奈地笑了一声:“难道是前几日那位女子的要求?”

    “嗯……”元殊坦白承认。

    “麟姐姐不想我荒疏时间,想了想她说的还挺有道理。”

    牡丹看着元殊:“殿下,你可是一个长孙,为何要听从一个女子的话?他有什么资格来限制殿下的自由?”

    “说不上限制,只是给了点建议。”元殊把手中的弓箭整理好,用平淡的语气对牡丹说。

    “麟姐姐说的没错,我不该浪费自己的时间去在无谓的事情上,我也不想像叔叔们那样整日浑浑噩噩,以后你在叔叔的别苑该清静清静,我不会再去找你。”

    “殿下……”

    牡丹眼中秋水般波动,“如果只是李姑娘这么要求,并不代表你真的不能去,我很喜欢殿下您洒脱的性格。”

    她轻轻上前两步,用轻柔的声音说:“以后殿下再去我那,我会让所有的人保守秘密,李麟姑娘是不会知道这件事的……”

    元殊看着牡丹一愣,随即退后一步,“不必了,麻烦。”

    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也的确没什么好去的。

    骑马射箭它不香吗?

    麟姐姐不好么?

    何必给自己自找麻烦!

    牡丹看着元殊专注的模样,心中居然暗自佩服起李麟来。

    这个女子明明不漂亮,不温柔,穿衣打扮也略显男性化。

    可却让高傲的元殊如此服帖,堂堂一个皇长孙,居然听了她的话?这到底是为什么?她究竟用了什么方法?

    ————

    当李麟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刚走到门口正撞上即将踏门而入的元殊。

    李麟抬头看看天色。

    “你怎么突然到这儿来了?”

    元殊脸上却带着些许的欣喜:“麟姐姐,我今天练了一整天的剑。”

    他的表情稍显稚嫩,如同等待夸奖的孩子。

    “挺好的。”李麟心中欣慰。

    看样子他同意了自己的建议。

    元殊向前一步。

    “麟姐姐……”

    他看着李麟的眼睛,距离她的脸十分之近,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

    李麟看他突然离自己这么近,有几分不习惯,向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

    元殊想到和父王的对话,脸竟然又红了起来,目光赶紧看向另外一边:“我有话想对姐姐说。”

    “这里没有外人,你说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