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有一个总裁女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真的真的很不错

第二百六十九章 真的真的很不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洪哥。”

    孙丰荣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刚刚那一摔,自己的后背犹如撕裂般疼痛,这会儿才缓过来不少,勉强站得住。

    “怎么回事?”

    严中洪背负着手,撇了孙丰荣一眼,就转头看向了林羽这边。

    他的心里早已有几分了然。

    孙丰荣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张扬跋扈,按理,在动手之前,他一定公示了自己的身份。

    然而,依旧被打了,那么证明了对方是来挑事的,而非单纯的矛盾。

    “事情是这样的……”

    孙丰荣刚想解释,却被严中洪抬起手制止了,后者摆了摆手,黑便服的人纷纷行动了起来。

    “全都离开,所有人离开这里。”

    穿着黑便服的人开始有序地赶人,很快,原本人群密集的酒吧,就只剩下了林羽等人。

    嘈杂的音乐早在孙丰荣被打的时候就已经戛然而止,酒吧内除了呼吸声之外,就没有了其他的声音。

    严中洪站在场中央,目光一直紧盯着林羽这边。

    既然是搞事的,那么就没有理由放他们离开了。

    他把这些看戏的顾客赶走,一来是增加打斗的空间,避免碍手碍脚的。

    二来是免得他们拍照,留下了有关于对酒吧不好的照片或者视频。

    “几位,既有勇气闹事,就该有承受后果的能力。你们来自何势力,目的是什么,我觉得不用问了,没有什么东西是打一顿问不出来的。”严中洪将手一抬,黑便服的男子神色立马戒备了起来,准备等严中洪的手一落下,就一哄而上。

    “等等!!”詹子睿大声地喊了一下。

    “怎么,有种闹事,没种承担后果了吗?”

    严中洪的眼中浮现一抹嘲弄之色。

    几个宵鼠辈,也敢到他的场子了闹事。

    “不是,你是哪位?”詹子睿面露狐疑地看着严中洪,“这位啊叔,你是不是跑错片场了?我们等的,是桃木酒吧的老大,你与他不像啊。我知道跑龙套不容易,这样吧,酒水自拿,就当我请的了。”

    “……”

    严中洪直勾勾地盯着詹子睿,眼神像鹰眼般锐利。

    “我就是这家酒吧的老大,严中洪!”

    声音洪亮,语气坚定,有一种让人折服的感觉。

    “不可能!!”司徒宏道。

    “对,你在放P。”顾守成附和道。

    作为兄弟,自然是秒懂了刚才詹子睿那句话里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严中洪的神色愣了一下。

    吗的,这是遇到傻子了吗?

    自己带着这么多人来这里救场,连孙丰荣都对自己毕恭毕敬的,还被怀疑身份的真实性?

    现在的年轻人,都是选择性失明症吗,能够自动忽视自己不想看到的东西?

    林羽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眼底尽是戏谑之色。

    “咳,我来一句。”

    轻轻润了润喉咙。

    “是这样的,你旁边的那个人,他的老大是个T国进口的娘炮,话娘气,擅长给人变性。而你,没有一项是符合的,要么你用我的这几项来证明一下自己,要么把你们真正的老大叫出来,派个跑龙套的来救场子,是看不起我们几人吗?”

    严中洪皱着眉头,将林羽的话听了个大概,心里做了一个总结:

    第一,孙丰荣骂自己是娘炮。

    第二,自己需要做点娘炮的事情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

    第三,对面的人骂自己是跑龙套的。

    严中洪恼怒地瞪着双眼看着孙丰荣。

    后者急忙连手带头拼命摇着,否定着林羽的话。

    “洪哥,冤枉啊,真的冤枉啊。他们这是在污蔑我,也是在侮辱您啊。”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敢不敢承认,算什么真男人。”詹子睿骂道。

    “就是,要我,我就承认了。不就是口嗨了一下吗,又不是什么大不聊事情。”

    “放下谎言,立地坦白,你还是有的救的,孙施主。”

    “行了,看来你的娘娘腔老大是等不到了,我们走了,过几再来吧。”

    林羽罢就要走。

    “不许走!!”严中洪道。

    话音刚落,就有人堵在了门口处,拦住了林羽等饶去路。

    “咋滴,你一个跑龙套的,还上瘾了不是?”司徒宏质问道。

    严中洪眯着眼,压抑着心底深处喷薄而出的怒气,手一挥,道:

    “将孙丰荣抬下去,我不想看见他。”

    “洪哥,我没……”

    孙丰荣想解释清楚,双臂却被人架住,然后被硬生生的拖走了。

    严中洪背负着手,眼底满是阴暗的色彩。

    无论孙丰荣有没有过这些话,他在与林羽等融一次的交锋之中,已经输了,且陷入了死循环之中:

    你是老大,你怎么不娘?

    你想证明,那你就娘一下,娘不了,那你就是跑龙套的。

    不是跑龙套的,是老大?那你怎么不娘?

    唯有把孙丰荣带走,才能打破这种循环。

    虽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动手,但是严中洪是一个纠结的人,或者是钻牛角尖的,喜欢与人较量出一个胜负。

    这一轮输了,他心有不甘,感觉面子都快丢光了。

    “我我是酒吧的老大,那就是事实。你们信与不信,我不在乎。但敢在我酒吧里挑事,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严中洪霸道地道。

    原本以为靠着这番话,可以找回几分场面,可是接下来他就听到了令他想要吐血抓狂的话。

    只见林羽点零头,非常淡然的道:“嗯,我们知道你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刚刚逗你玩的呢。”

    逗……你……玩……呢……

    这几个字犹如猛烈的洪流,冲刷着严中洪的内心。

    他眼中的阴暗扩散到了脸上,整张脸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又输了一次。

    还是被当作猴子来耍。

    他深吸了一口气,多年来当老大的“职业素养”告诉他,此时绝对不能生气,生气了就等于彻彻底底的输了。

    他忍着怒火,强颜欢笑道:

    “不错,你们几人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

    声量一次比一次大,犹如他心里那压抑不住的怒火,正一点一点的激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