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残明霸业 > 一千零一章 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大明永历五年剩余的整个秋天里,明军一直不断的在河南的东部和南部以及南直隶的淮右地区展开攻势。九月中旬,明军前锋主将高必正率领本部御营右前军62200人马从河南南阳出兵东进,夜袭河南汝宁府确山县城,以闪电般的速度把确山县令从小妾的房里拎了出来。高疯子从登上城墙打开城门再到看着确山县令与小妾的赤身裸体,前后只用了一柱香的时间(15分钟)。

    不但确山守军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连太爷的衣服都来不及穿,就全部被俘虏了。来到县衙里的高必正心里有些乱,他一边克制自己,一边自言自语的说:“我明军如今的纪律甚严,谁也不好违反,就算是老高也不能。这个县令的小妾怎么,怎么不穿衣服呢?她这是要意图不轨呀,老高虽然因为军令不能碰她,但是她意图不轨,老高就可以杀她。”

    说罢就举起板斧迈向了那个小妾滑溜溜的身体,一边走还一边咽着口水。那个小妾恐惧的大喊:“哪个女人瞎眼了,会对你意图不轨,你是不是想多啦?”高必正停下了脚步,如释重负的说:“刚才怕你爱上我老高,还想杀了你呢,既然你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放心了,你走吧!”女人说:“我不走!”老高说:“看看,我说什么来着,你还是爱上我了吧?”女人说:“至少你要把衣服还给我我才能出门啊!”高必正把衣服丢给她,之前还闻了闻,道:“哦,这是你的衣服,还,还挺香的,嘿嘿。”

    女人被他放了,御营右前军又在确山县修整了一晚,然后就只留下一个百人队负责县治内的治安以及团练征兵事务,又匆匆忙忙的向确山的东北方向进军了。

    “大帅,咱们是要去攻打汝宁府吧?”蒋建勋赶上了高必正的战马,向他问道。高必正用马鞭探入盔甲中挠着后脊梁说:“对呀,知道还问,是汝宁府怎么了?”“大帅,您知道这汝宁府以前叫做什么名字吗?”高必正摇头说:“那我老高上哪儿知道去,你读的书多,你说,以前叫什么?”

    蒋建勋一本正经的回答道:“这汝宁啊,在金代以前被称为蔡州,熟悉这个地方吗?当年金军与蒙、宋联军的最后一战就在这里发生。金朝最后两任的皇帝也都是死在了这里的,女真人完颜氏的大金朝就是蔡州血战后被蒙古人和宋人画上了句号的。”

    高必正大彻大悟的‘啊’了一声,然后认真的问了一句:“句号是干什么的?”蒋建勋半天无语,表情很痛苦。“末将以为您会问蒙金宋三国战争的事儿。”高必正说:“打仗的事儿,我比你懂得多,放心吧,甭说是三国,就是来三十国咱们也不怕他,什么蒙金宋的,全都不好使,不过画句号很厉害吗,竟然能杀死两个皇帝?”

    裨将本想告诉高必正拿下汝宁府会挺有意思的,无奈高必正的回答更有意思,两人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蒋建勋悻悻作罢,高必正只好回到队中一边挠痒痒一边跟自己的战马唠嗑去了。

    不过高必正也不用太在意给汝宁留下什么句号,他可以直接画一个省略号。汝宁府城内有清军团练千余人,虽然大清还欠着他们这些人工资没发呢,可这群阔爷却已经不准备要了,他们准备抢。当确山被攻克的消息被连夜送到了汝宁府以后,知府立刻就命令团练使组织人马、磨快刀剑准备战斗。

    这刀也磨了,剑也快了,乡勇们却把刀架在了知府和团练使的脖子上。这件事,暗藏在乡勇中的锦衣卫细作起到了组织作用,知府与团练使家里的金银财宝、古董美女起到了诱惑作用。所以情节的发展最后就到了知府和团练双双被吊起来,观看自己的家财被抢夺一空,然后再倾听家里的妇女和曾经的下属们一起拍摄岛国动作片时发出的靡靡之音。等高必正到达汝宁城时,这里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城里的锦衣卫细作已经摆好了酒菜迎接他了。

    在汝宁府,高必正又留下了一千人负责这里的驻防,又让蒋建勋带领8000人分兵占领汝宁府其他地区,之后又带领主力继续行军,这次的目标是汝宁城东北的项城。

    到了项城,已经是到了河南东部的陈州府辖域了,高必正距离多尔衮的清军主力也越来越近。不过高必正心大,越危险的事情才会越让他觉得刺激。项城的县令还算幸运,背靠着不远处的主力大军,城里的乡勇们也都还老实,他们并没有拿县令家里的钱当成自己的钱,更没有拿县令家里的娘们儿当自己的娘们儿。

    于是乎在高必正需要攻打项城之前,和蒋建勋两人还是决定再商议一下,最终觉得还是先礼后兵比较文明。当高必正向城内高喊‘坦白从严、抗拒更严’的时候。那个毫无不良嗜好的县令也出现在了城头,不过县令根本没拿高必正的破锣嗓子当回事儿。

    他捋着山羊胡儿站在全城300多乡勇面前对着高必正准备要唱空城计,台词儿是:‘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摆好了造型,只开腔唱了一句,却不料背后挨了一黑脚,县太爷从城墙来了个来了个自由落体。明明是一位艺术家,却变成了物理定律的牺牲品,不过这也算是行为艺术吧。

    拿下了项城后,蒋建勋找到了下黑脚的乡勇说:“来,你过这边儿来,高将军要问你话。”那乡勇来到了高必正的面前。“大帅有何吩咐?”高必正问道:“你干嘛踢他?而且还使那么大的劲儿!”

    那个乡勇说:“小的就是因为不喜欢听他唱京剧。”蒋建勋听乡勇讲诉完作案动机后,非常同情的拍着这个乡勇肩膀道:“你做得对,说明你是个很讲原则的人。不过我劝你赶紧走,也别要赏银了,因为我家龙虎将军的破锣嗓子唱歌也很难听。可你要是不想听,被踹下来的就不是他,而是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