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2417章 我恨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城,明天和我回a市吧。”纪思妤的声音轻轻的软软的,她的声音就像五年前叫他吃饭一样。

    “东城,明天想吃什么呀?”

    ——

    叶东城没有说话。

    纪思妤继续说道,“按照约定,我出院后,我们去离婚。你放了我父亲,我,”纪思妤顿了顿,唇角上不经意的扬起一抹自嘲的笑意,“我放过你。”

    叶东城听着她的声音,不由得想笑,她要“放过他”,怎么放过?五年前从她闯进自已的生活后,他就放不下她了。

    现在她说的多么简单,三言两语,就想把他打发掉,是吗?

    “身体上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你就急着出院,怕我反悔?”

    “我的身体,我自已清楚。我不想在c市,我讨厌这个地方,我要回家。”纪思妤毫不掩饰自已对c市的厌恶。

    c市这个地方留给了她太多痛苦的回忆,她没有一丝丝留恋。

    “那我呢?”叶东城的大手突然环在纪思妤的腰间。

    他凑到她的身边,鼻子呼出的热气打在她的脖颈处。

    “你讨厌c市,讨厌我吗?”叶东城收紧胳膊,将纪思妤带到怀里。

    叶东城的声音低低的哑哑的,“纪思妤,我觉得我可能疯了,我那么恨你,那么讨厌你,但是我又那么离不开你。你就像一朵诱人的罂粟花,新艳,漂亮,即便知道你是毒,但是我放弃不了。”

    叶东城说的是心里话,他的脑海里时时记得五年前他和纪思妤的种种,而且现在这种记忆越来越深刻,他抹都抹不掉。

    他爱她,他比五年前更爱她。这么多年来,他对她的爱意,从来没有减少过。即使她欺骗他,他都能麻痹自已忘记她的不好。

    “思妤,c市有一个我,你还讨厌c市吗?”叶东城的唇印在她的脖颈处,一处接一处。

    纪思妤颤抖着身体,她紧紧咬着唇瓣。

    她的病号服本来就是宽宽大大的,叶东城的动作,使她的病号服堪堪滑到了肩膀处。

    叶东城虔诚的亲吻着她的肩膀,一寸接一寸。纪思妤的身体瞬间变得滚烫,她缩着身体,但是她躲一下,叶东城便跟上她,直到她躲无可躲。

    “思妤,回答我。”低沉沙哑的声音诱惑着她。

    “讨厌!我讨厌c市,更讨厌你!叶东城,你是我这辈子最最最讨厌的人!”纪思妤受不了他的暧昧,她带着哭声大声的说道。

    听着她的哭声,叶东城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只听他应了一个字,“哦。”

    纪思妤听闻他的声音,哭得更是肆意。

    粗砺的大手突然捂上她的双眸,他亲着她的脖颈,像是示好一般,“思妤,别哭了,因为我不值得。”

    听着她的哭声,他心乱如麻。

    “我答应你,明天就带你回a市,送你回家,”他顿了顿,又说道,“和你离婚,放你自由。”

    叶东城的声音像是突然放弃了一般,有些东西,有人,强求不来。

    纪思妤嘴唇紧紧抿起,她的泪水流得更加肆意。

    她转过身来,手胡乱的拍打着他,“叶东城,我恨你,我恨你。你欠我的,一辈子都还不清!”纪思妤大声痛哭起来,“我恨你,我恨你。”

    纪思妤嘴里说出来的只有这三个字,“我恨你”。

    叶东城握住她的手指,将她的手带到唇边,低低的亲吻着。

    “叶东城,当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天,你一定会为自已曾经做过的一

    切后悔的!”纪思妤恨恨的说着,她像是在诅咒一般。

    叶东城压住她的肩膀,他翻身压在她身上,“思妤,我现在就后悔了。”

    纪思妤对他说的话,不屑一顾,“现在就后悔吗?你知道什么是痛彻心扉的后悔吗?”

    纪思妤眸光闪闪,泪花晶莹,她笑着对他说着最狠的话,“叶东城,终有一天,你会生不如死。我曾经受过的痛,你一定会百倍千倍的疼。”

    叶东城面上再无任何情绪,他低下头抵住她的额头。

    “思妤,今晚过后,我们就是路人了。以前种种,都忘了吧。”

    “忘了?忘了?”纪思妤重复着他的话,“我多希望我能忘了,把你把c市从我的脑海中抹去。叶东城,我曾经有多爱你,我现在就有多恨你。”

    纪思妤紧紧攥着拳头,咬着牙根愤恨的说着。

    叶东城敛下眸光,他低低应了一声,“恨吧。”

    恨他,总比忘记他要好。

    看着叶东城无所谓的模样,纪思妤心中涌起无数的委屈与悲伤。她忍不住再次哭了起来,她多么无能,多么没出息。即便现在,她这么恨他,当年的事情,她都不愿意告诉他。

    如果她告诉了他,她一定能狠狠地报复他,可是她不忍心!

    “你起开,不要离我这么近!”纪思妤用力推着他。

    可是叶东城纹丝不动。

    他的双手支在她的脑袋两侧,“思妤,我想和你亲嘴儿。”

    纪思妤咬着唇瓣,恨恨的瞪着他,“我不想!”

    “离婚以后,你想亲也亲不到了,为了不让你后悔,我主动亲你。”说罢,叶东城便低下头,吻在了她的唇上。

    他吻得很温柔,但是又很强势,即使他的力度不大,但是纪思妤却躲不开他。

    纪思妤摇着脑袋拒绝着他,但是他却极有耐心,细细的吻着她。

    纪思妤心里恨极了,她不能让他这么温柔,因为她会沦陷的。她的身体,太没出息。

    纪思妤用力推着他的肩膀,直到自已乏力,她突然重重地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

    叶东城吃痛的蹙了蹙眉,纪思妤一下子躲开了他。

    “叶东城,我身体不舒服,你不要乱来。”

    纪思妤的一句话,让叶东城想起她的伤口。

    叶东城起身,躺在一侧。

    纪思妤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后她便被带到了叶东成怀里。

    纪思妤挣扎着要躲,只听叶东城说道,“别动,只想搂着你再睡一觉,我什么都不做。”

    “这样会很热。”纪思妤不想听他的鬼话。

    “我有散热的法子。”

    “什么?”

    “把衣服脱了。”

    “你……”流氓就永远都是流氓,他的本质是改不了的。

    “别闹,乖乖睡觉,你要是再动,我不知道自已能做什么。”叶东城闭着眼睛,他在提醒,也在警告纪思妤。

    这个混蛋!

    “我是生理成熟的男人,你现在受伤了,我什么也不想做,别你老是乱动,我怕一会儿控制不住,吃了你。”叶东城的话已经说的很直白了,再在他怀里乱鼓秋,后果自负。

    一听他这话,纪思妤果然老实了,毕竟做人要识实务。她和叶东城在力气较量中,她永远都占下风。

    纪思妤心里怄着气,哼了一声,躺在他的臂弯里背对着他。

    “转过身来,你的屁股顶着我,我不好受。”

    “……”

    叶东城这个下流胚子!

    纪思妤愤愤的转过了身,和他一样平躺着。

    “这样这样躺着不累?侧身就好很多。”叶东城的意思,让她躺在他怀里。

    “叶东城,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出去睡!”

    “ok,听你的。”

    接下来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就传来了叶东城微微的鼻鼾声。

    纪思妤听着他的声音,稍稍有些不适,他们结婚以前经常在一张床上睡,只有结婚后鲜少睡在一起,这离婚前夕又睡在一起,现在想想着实嘲讽。

    此时已是深夜,纪思妤也抗不住了,听着叶东城的鼾声,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梦里她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雨夜,她和叶东城第一次睡在一起的场景。

    可是梦中的叶东城变了,他变得异常大胆,他亲吻着她的唇瓣,湿乎乎的热气包围着她,她变得模样,顺从,渴望。

    他一件件脱掉她的衣服,亲吻着她的唇瓣,脸颊,脖颈,还有那处柔软。

    “东城,你变得好大胆啊,当初的你,抱抱我都会脸红。”

    五年前的叶东城,恨不能碰她个手指都脸红,更甭说做出格的的事情了。

    叶东城拉着她的手,扯着他的裤带。

    纪思妤面上火辣辣的热着,她真是个坏女孩,梦境中居然梦到和叶东城做这种事情。

    “东城,你喜欢我吗?我是个坏女孩子,梦见和你做羞羞地事。”

    男人喘着粗气,亲吻着她的唇瓣,“喜欢,我就喜欢你。”

    叶东城脱掉纪思妤的病号服,紧紧将她搂在怀里。

    原来……这一切不是纪思妤在做梦,而是叶东城在做坏事!

    叶东城爱怜的亲吻着她,他现在混得着实惨,都不能正大光明的和纪思妤亲热。

    她拒绝的太激烈,他怕她再扯到伤口。

    叶东城握着她的小手来到被里。

    “乖宝,摸一下。”叶东城在纪思妤耳畔低声说着。

    梦里,叶东城的胳膊被重物碰到了,此时又红又肿,纪思妤心疼给他上着药。

    “东城,会不会很痛?”

    叶东城说,“你揉揉就不疼了。”

    “嗯。”纪思妤的小手握不住他的胳膊,冰冰凉的小手,一下一下揉着发胀的胳膊,叶东城咬着牙根低声“嗯”了一声。

    “东城,很痛吗?”

    叶东城笑着对她说道,“没事,我受力。”

    “嗯。”

    纪思妤抿着小嘴儿,一下一下的给他揉着淤血。叶东城紧紧闭上眼睛,此时此刻,也不知道他是疼还是舒服。

    过了一会儿,纪思妤的小手也揉酸了,她轻轻甩了甩手腕。

    叶东城握住她的手腕,“思妤,不用揉了。”

    “可是,这里还肿着,你一定很疼。”

    叶东城的大手轻轻抚着她的发顶,“乖宝,你亲亲它,就不疼了。”

    纪思妤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单纯的看着他,“真的?”

    “嗯。”

    纪思妤俯下身,柔软的唇瓣吻在了他的胳膊上。

    “嗯!”叶东城闷哼一声。

    ps:此章献给西遇,愿你做个超a的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