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扬天 > 第二百九十一章 运气好到爆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吴琼暗骂,怪不得席丹凤要极力躲避其他部位,却把最要害的胸部让了出来,原来是穿着上半身的内甲,而且还是高级的。

    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件法器,那可是极品中的精品,威力堪比寻常的低级准法宝,寻常的中级内甲根本挡不住。

    席丹凤落地的同时,身前已然出现了一面法盾,随后激射而来的第三波环影被全数挡下。

    吴琼的攻击受阻,袭偷失败。

    吴逍眼中也现了一丝失望之色,方才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若席丹凤不是有高级内甲护身,便早已落败,可此时……

    周扬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内甲果然能保命啊,八万灵石定然不会白花。

    吴琼偷袭失败的结果是更为猛烈的反扑。

    然而席丹凤并未使用极品法器,而是双掌交错,又瞬间分开,掐了一个奇怪的法诀。

    她周身的灵力迅速涌向双臂,下一刻在她身前便出现了数十道宽大的风刃,每一道都有她的柳叶双刀大小。

    每道风刃的威力不大,也就是达到中器法器的样子,但足足七八十道风刃,如此威力便绝非上品法器可比了。

    吴琼骇然失色,他从没见过灵台修者的道术,竟会有如此大的威力,数十道硕大的风刃,便是寻常的极品法器也不如。

    这他妈是什么道术,竟厉害如斯?

    然而容不得吴琼犹豫,他匆忙间祭出了一面上品法盾,由于时间太短,只能勉强罩住大半个身形。

    数十道风刃全数落在法盾上,打的吴琼连人带盾倒飞出数丈之远,还差半尺便要触到比武台的虚线了。

    尽管吴琼极力闪避,但还是有几道风刃刺中了他。

    小腿两侧,左头部均有擦伤,头皮都被削掉了一小块,小腿处更是血流如注。

    一般的道术需要蓄势,道术威力越大,蓄势需要的时间也越长,这和催动法器是一样的。

    但道术是由修者身体发出的,经过长期的磨练和熟悉,蓄势过程比用法器要快。

    若是席丹凤避开环影之后,再用极品法器攻敌的话,容易给吴琼防御的时间,她就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击既要快,而且威力还要大,这样便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击败对手。

    由此可见,席丹凤的心性是多么了得。

    若换了别人,差点被偷袭受伤,还不被气的火冒三丈,不顾一切的祭出极品法器猛打猛攻。

    然而比斗双方的境界相同,实力相当,你有极品法器,人家也有相应的防御手段,仅凭这个是胜不了的。

    所以席丹凤虽也怒火中烧,但并未失去理智,弃极品法器不用,而改用了她最大的杀招,凌风术。

    这可中级上品道术的精品,威力直追高级道术,也是她压箱低的绝招。

    不过此术虽强,但所耗费的灵力也是巨大的,天元以下修者非资质超群者不能修炼,一般灵台境界也鲜有使用者。

    一招便使吴琼受伤,席丹凤得势不饶不人,利用吴琼抵挡风刃之际,又迅速祭出极品法器并狂注灵力。

    她的极品法器乃是一只手镯,酷似周扬曾经见过白玉星辰镯,只是颜色有些不同,此物乃是白中带青。

    随着灵力的注入和控法诀的打出,那只手镯大小没变,但青白之光大放,随后阵阵青白波纹向外扩散,并且很明显的分出了层次,一波接一波,且扩散的速度极快,只瞬息间便以扩至吴琼身前。

    吴琼顾不得吞服止血丹药,拼命向法盾中狂注灵力,那面上品法盾急速变大,将其全身罩住。

    而第一片青白光波此刻已撞在法盾上,之前还闪烁的符文迅速暗淡消失。

    第二波青白之光又至,法盾表面出现了裂痕,而且迅速扩大,待第三波青光撞来之时,那面法盾便砰然爆碎。

    青光未停,余波继续向前,暴击在吴琼匆忙祭起的第二面法盾上,这才逐渐消散。

    然而部分青光却沿着不大的法盾边缘,波及到到了吴琼的身上,吴琼浑身巨震,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显然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青光镯之威竟强大如斯!

    吴琼再退,左脚跟离虚线只乘数寸,不过他却咬牙硬生生顿住了身形。

    “唉,一切阴谋诡计在实力面前都是浮云呢!”吴琼心中暗叹。

    席丹凤见吴琼还没认输,火气上涌,再次向极品法器中狂注灵力。

    天星门众人甚为紧张,与吴琼关系交好之人便欲出声提醒,让吴琼赶快认输,此时先把小命保住再说。

    然而正在向青光镯内狂注灵力的席丹风,突然脸色变得苍白起来,青白之光大放的极品法器也停止了颤动,渐渐趋于暗淡。

    席丹凤身体开始颤抖,嘴角也有一丝鲜血溢出,不禁连连倒退。

    观礼台上,一名紫袍妇人霍然站起,高声对裁决执事道:“席丹凤认输,速速将之扶下来!”

    “是。”两名裁决执事先是一愣,而后撤掉阵法,纵身跃上高台,将摇摇欲坠的席丹凤架了下来。

    “唉,这孩子,真是太犟了!”中年妇人叹了一声,跃下观礼台,向席丹凤而去。

    天星门众人有些呆愣,眼看吴琼便要被打残,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

    吴琼这小子也太好运了吧!

    便是吴琼也是莫名其妙,他可是心思活泛之人,但见事不可为,便要开口认输,可刚想吐出口的话,又硬生生咽了回去了。

    居然反败为胜?原来老天都帮我!

    忍着痛,吴琼强走下比武台,心中虽喜,脸上却不敢露出来。

    可两名裁决执事已架着席丹凤治伤去了,他现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因为裁决执事还没宣布,这倒底是谁胜谁负呀?

    观礼台上的裘一命见状,轻斥一声,亲自判定了胜负。

    吴琼这才施了一礼,转身回归本队。

    旁人不清楚状况,可观礼台上的一众高手岂能看不出端倪,再加上周天宗无风长老的一声轻叹,个中内情已明白了几分。

    席丹凤应该有内伤,或者严重的隐疾,她连战三场,又使用超出自己极限的凌风术,损耗了些许本命真元,这才引动了内伤或者隐疾突然复发,以致灵力反噬。

    这种结果非常严重,若救治不及时,极易造成经脉大损,要本动摇,轻则修为暴跌,重则性命堪忧。

    不过第四轮比斗还得继续。

    这一轮屠夫胜出,受轻伤。

    裴中杰也胜出,受轻伤。

    洛海生再胜出,伤势较重。

    另外两名天星门弟子皆败北,受轻伤。

    周扬再次对战周天宗精英弟子,以极品法器对阵极品法器,最后穿云梭压过对方一头,再加上周扬雄厚的灵力,过程虽然艰难,但终归取胜,且未受伤。

    这一结果,让屠夫心中一禀,不得不将周扬的危然程度又提升了一层,他隐隐觉得真要单打独斗的话,自己未必能胜过得他。

    第四轮天星门有五人进级,四人受伤。

    不过明日乃是天元修者之间的对绝,他们还有一天两夜的时间养伤,时间虽短,但好在天星门为他们准备了上佳的疗伤丹药,这大大加快了恢复速度。

    只是吴琼与洛海生能不能重新恢复战力,便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蓝阔天对这一结果还是很满意的,前一百名,天星门进五人,在依附周天宗以来只有过一次,还是在数百年前。

    而这回,乃是第二次。

    比斗结束后,蓝阔天亲自出手为吴琼和洛海生疗伤,并赐与丹药,以期稳定伤势。

    此举令二人受宠若惊,感激莫名,不禁暗下决心,无论能不能恢复,后天都要出战。

    蓝阔天没有理会周扬,而且扫过一眼后脸色还有些阴沉。

    吴逍见状,心中叫苦不迭。

    昨日在周天宗赴宴时,裘一命曾经亲口对他说,只要灵台境弟子能进前五十名,便可代表周天宗参加定北大比。

    周扬的表现让吴逍吃惊,一个刚刚突破灵巅的小家伙竟然连过四关,而且看起来还不算太难,后天只要再胜一场,掌门交待的事情便不好办了。

    他也清楚,蓝阔天担心的正是此事。

    在他们看来,周扬实力虽强,但能胜一两场便不错了,本来打算他一旦落败便护送出城,远赴安平执行特殊任务。

    可周扬的实力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如今已不是耽误些时日的问题了,周扬若是再胜出的话,此项任务就很可能要泡汤了,临时再找一个既熟悉安平城又比较可靠的人,已然不现实。

    蓝阔天又深深望了吴逍一眼,而后转身离去。

    吴逍心中一凛,即刻想起了大长老的交待,最晚后天,无论如何也要将周扬护送到安平城。

    然而要命的是,周天宗能答应吗?

    第二日,屠夫等人在门内疗伤,并未观看天元修者之间的比斗。

    在前四轮落败的灵台弟,以及所有开元弟子均未前往,如此一来,只有吴逍、南天龙与周扬三人乘青鸾鸟到达南城广场。

    广场上的人数一下少了十之八九,各派与天星门一样,除了天元修者外,只有胜出的灵台境弟子前来观战。

    但在广场外围,前来观战的人数却不少,与昨日相比,不减反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