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世玄天录 > 第一〇五章 兄妹重逢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哭了半响,江若怜的情绪总算是平静了下来,只是还有些抽抽搭搭的,忽地瞥见江若离胸前的衣物被自己的眼泪浸湿了一大片,不觉脸色一红,有些羞赧地抱以歉意:“对不起,让哥哥见笑了!……把哥哥你的衣服都哭湿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江若离能说什么?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感觉衣服铁定是要换了,不然穿这个怎么出去?

    “对了,哥哥,既然你还活着,这么多年,为何不见你回家看看?……”江若怜接过江若离递过来的手绢,擦了擦眼睛,有些奇怪地问。

    “就中情由一言难尽,说来话长,待他日再与你细说!”江若离沉吟了片刻,怜惜地望着江若怜:“怜儿,你怎么会沦落进花满楼那个火坑?与哥说说!……”

    邺城的风月行当太过猖獗,必须要彻底整顿才行,江若离希望借助江若怜在花满楼的遭遇为契机,狠狠地打击一下邺城的风月场所。只是,江若离似乎忘记了他的初衷,他原本是想要在这一世重新由黑帮开始发展自己的事业,但黑帮发展的支柱产业是什么?无非就是黄赌毒,除了这三大来钱最快的行当,黑帮还有放高利贷、收保护费、逼良为娼等诸多不法手段,其他的偏门行当更是数不胜数,可显然这一世江若离准备走的黑帮发展路线与前世截然不同,或者说,应该是洗白了的黑帮企业集团,这个巨大的转变,很显然是在夺舍后受到原主意识的改变,江若离这才会走上另类黑帮之路。

    江若怜并不清楚江若离的心思,现在,有哥哥这个邺城城主罩着她,她还有什么好怕的,当即委屈而气愤地回道:“是五叔赌输了欠赌坊的钱,赌坊的人上门逼债,五叔就把我抵押给了赌坊抵债,之后赌坊的人就把我卖给了花满楼!……”

    “五叔?!……我记得家里边只有大伯、二叔和小姑,哪里来的五叔?……”

    江若离有些困惑,原主的记忆里原主的父亲只有兄弟姊妹四个,这什么时候又多了个五叔出来?难不成老祖母居然老蚌生珠,又给他们老江家添了新丁不成?可这年龄也对不上啊?原主的记忆是在六岁那年被恶雕抓走,然后被师傅段傲天搭救带回了天霄派,而那个时候,家里并没有五叔这个人。即便是在他进入天霄派之后老祖母就有了五叔,但这个五叔的年龄应该比江若怜还小,至多不过十五岁,一个十五岁的熊孩子,在前世还是个毛没长齐的初中生,这个年岁竟然敢迷恋赌博成瘾,这也太不长进了。即便是玄天大陆的男子年满十四岁就算成人,可这么小的年纪就不学好,就已经滥赌成性,看来这个五叔长大了也不是什么好鸟,才十四五岁就敢卖家里的亲人,实在是太过分了,他回去之后有必要狠狠教训一下这个五叔才是,不然长大了还不是败家的料?!……

    “哥哥有所不知!这个五叔,并不是我们江家的人,而是庶祖母带回来的一个拖油瓶!……”江若怜愤愤然道。

    从江若怜的述说中,江若离总算是明白了这个五叔的来历。原来,就在江若离离开江家的第二年,有一对逃荒的母子流落到了江村,江若离的爷爷因是出身文宗弟子,算起来也是个有身份的人,所以成为了江村江氏一族的族长,也因为这个缘故,江家的家境很不错,起码比江村其他族人的日子要好过得多,江若离的爷爷一念之仁,便收留了这对母子。那女人自称姓刁,故被大家唤作刁氏,人虽然已经是半老徐娘,却长得蛮有几分姿色。江若离的爷爷原本只是想收留这刁氏母子一段时间即打发她们离去,孰知日久生情,不知怎地一来二去居然看上了刁氏,非但光明正大地将刁氏纳为小妾,还堂而皇之地把刁氏之子写入江家族谱,更名为江尚沅。那刁氏成为江家一份子之后,不消几日便原形毕露,变得尖酸刻薄,江尚沅在江家更是嚣张跋扈,没多久便把江若离的祖母硬生生气死,名正言顺地由小妾成为正室,对江尚淸几兄弟极尽刻薄之能耐,碍于孝道和江尚沅的暴戾,江若离的父亲江尚泠几兄弟敢怒不敢言。

    三年前,江若离祖父去世,刁氏更是执掌了整个江家大权,愈发欺压江尚泠几房,几兄弟只能委曲求全,逆来顺受,看着刁氏母子的脸色过日子。那江尚沅平素只知道游手好闲,从来不思劳作,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江尚泠三房兄弟辛苦劳作,却经常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全家人跟着一起遭罪,唯有他的小姑江尚漪因为嫁了人,才算脱离了刁氏的魔掌。如果仅此这样还则罢了,不料想那江尚沅竟然沾上了赌瘾,滥赌成性,却又十赌九输,没两三年的功夫,原本还算不错的江家就被其败了个精光,就连江若离爷爷多年积攒购买下来的良田也全被其输了出去,一大家子人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甚至有时还要靠族人接济,为此,几兄弟几乎在江村抬不起头。

    饶是如此,江尚沅仍旧积习难改,家里但凡有点进项,就被他拿去赌了,刁氏溺爱江尚沅,又无法说服江尚沅戒赌,只能更加变本加厉的盘剥江尚泠几兄弟,结果祸事就出来了,江尚沅又一次输了钱,被赌坊的人狠揍了一顿,然后上门逼债,于是江尚沅灵机一动,想起了卖人的主意。在玄天大陆,卖人,那也得看所卖的人是什么人,值不值得买,所以行情好的好卖的,基本上都是年轻貌美的年轻女子,很不幸,姿色不错的江若怜就被江尚沅丧心病狂地抵押给了赌坊,经赌坊卖给了花满楼。江若怜拒绝接客,抵死不从,这才被花满楼的龟公下令活生生的打死,若非江若离及时搭救,只恐怕江若怜早就进了鬼门关了。

    “混账东西,这江尚沅简直该死!……还有那刁氏,怙恶不悛,绝对不可轻饶!”江若离怒不可遏,脸色阴沉:“这刁氏母子,简直是无法无天,穷凶极恶!……怜儿,待我处理好邺城的事务,我就亲自去家里一趟,除去这对母子!”

    “哥哥若是能将这对母子赶走,那可是太好了!……”江若怜不觉两眼一亮,想到哥哥现在的身份,顿时信心满满:“这一回,有哥哥出面,那刁氏母子就再也无法骑在我们江家人头上作威作福了!……”

    “以后,这城主府就是咱们的家了,到时我会亲自把爹娘他们全接过来,一家人再不分开了!……”江若离怜惜地揉了揉江若怜的头发,“怜儿,你身体尚未痊愈,就在府里安心修养,待你完全康复之后,咱们就去接爹娘!……我还有事,你且安生休息,有事便招呼绿竹!……”

    “嗯,怜儿知道了!……哥哥且去忙吧!”江若怜乖巧地点着头。江若离唤了一声绿竹,须臾绿竹应诺进来,只是眼圈有些红红的,显然是真的找地方去哭过了。

    “城主有何吩咐?”绿竹低着头。

    江若离看了一眼绿竹,心里苦笑笑,暗道这小丫头还真有点意思,居然真的找地方去哭了,显然是个心地良善有同情心的,有这样的知心善良的奴婢照顾江若怜,他也放了心。之前绿竹和成效年的对话,他虽在房间里,却听得十分清楚,毕竟他是修者,听觉异于常人。

    “绿竹,以后你就专门负责照顾大小姐,做大小姐的贴身丫鬟!——每个月俸金一百钱,若表现得好了,另行赏赐!”

    “真的?!——谢谢城主大人!谢谢城主大人!……绿竹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大小姐,绝不让大小姐受到一点委屈!”

    绿竹闻听欢喜的差点要跳起来。要知道,身为奴仆,与主家签了卖身契,自己的一切就基本上都属于主家了,哪怕是犯错被主家打死也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哪一个大户人家不一年打死几个下人,何况是城主府。最重要的一点是,下人是没有薪水可言的,一切微薄的积蓄全来自主家的打赏。在玄天大陆,寻常人家一个月的生活费也用不到一百钱,也就是一百铜币,这主要是因为玄天大陆彼时的世俗界物价和消费水平都较低,远远无法与上层社会的宗门帮派相提并论,现在自己竟然可以每个月拿到一百铜币,这要是放在以前简直是难以想象。除了这个因素之外,最主要的是成效年在任职邺城城主期间,连他自己都要靠四大家族和方家生活,城主府那点微薄的收入能养得起城主府这些人就不错了,谁还敢想要工钱,就算是要了,那成效年也得有钱给才行,两厢一比较,小丫头当然觉得还是新城主江若离更伟大,更值得她效忠。再次确认江若离不是信口开河唬她之后,小丫头赶紧跪下来叩头谢恩。

    “绿竹,回头让成效年带你一起去买些上等的布料,给大小姐做几身像样的衣服!……还有你自己,也做几件好看的衣服,好歹是咱们城主府的,不能出门让人笑话,掉了本城主的脸面!”

    江若离看了看绿竹,又看看江若怜,情不自禁地摇摇头,心想是该好好地捯饬捯饬这对主仆了。而绿竹则是两只眼睛都要乐地眯成一条缝了,一个劲地在心里赞叹自家新主子太上路了,简直甩出成效年那寒酸城主几条大街去。

    见绿竹只是听到自己一个月有一百钱的收入,还可以做新衣服,小丫头就欢天喜地开心的要命,江若离不得不感叹这城主府真是他娘的无法再寒酸了,真不知道以前成效年那货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在绿竹的恭送下,江若离出了江若怜的房间,在门口招呼了成效年之后,两人一起向城主府的大牢走去,他打算提前收拾一下城主府这些有着四大家族等邺城大户人家背景的管事们,否则的话,他还真被这些下了大牢的家伙们给看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