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玄浑道章 > 第八十二章 天平之神

第八十二章 天平之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地面之上,那个精瘦年轻人跪在地上,抓着那戳进自己胸口的长矛,此刻随着他冲杀的人已是一个不剩,全都被杀死在车队阵前了。

    对面的护卫把矛头一旋一转,拔了出去。年轻人顿觉胸前一空,无力向前倒下。

    这时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一边吐着血,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鸣……不平……讨……讨……公道……”

    粉碎凌乱的脚步声响起,还伴随一阵阵呼喊声,那些三十余名刺客剑手已是在那蒙面老者的带领下冲向了护卫队。

    他们还未到来之前,护卫队已经是先一步察觉到了,弓箭手先对他们来了一轮招呼。

    弓箭不断落下,可是这些人却只是用手中的武器挥动,就将箭支纷纷隔开,偶尔被射中手脚,却似没有感觉一般,脚步连半分缓顿也没有。其中有一人直接将一块连带着血肉的箭矢一同拔下,其却仿若不觉,仍是狂呼大叫的奔跑着。

    车队护卫意识到这回过来的不是单纯的普通人,却也没有慌张,随着一声短促的铜哨传出,沉重的铁靴声响起,两旁持盾的铁甲长矛手稳稳迎了上来。

    有几个使着刀剑的刺客冲杀到近处,长矛手当即列阵前刺,七八名刺客顿被戳中,发出痛苦的哀嚎,后面人的脚步也是受阻了片刻,就这么一瞬间,有一把把火铳从间隙中伸出来,并齐齐放了一轮。

    那些刺客就算服了药,也一样是血肉之躯,就算能勉强承受住弓箭,但却挡不住火铳,随着轰鸣声响起,立刻倒下了一大片。

    只是一个照面,总共就三十余人的刺客,其中近半数还没发挥出任何作用,就失去了战斗力。

    值得一提的是,从刺杀行动开始到现在,护卫中不说没人死亡,连受伤的都没有一个。

    装备齐整的精锐与乌合之众间的差距,很明显的展现了出来。

    那个蒙面老者在出来之后,就把脚步放慢了几分,落在了后面,见到火铳手打过一轮后,手中武器便发出一道光亮,身影一疾,一剑下去,几个刺来的矛头顿被削掉,随后斜身一跃,撞入阵中。

    那些身着铁甲的护卫居然他强劲的力量顶得滚了一地,阵列顿时出现了一口子,他落地后打一个滚,卸去力量,随后脚下不停,直接往马车那里冲来,有兵器过来阻挡,直接一剑削断。

    余下的那些刺客见状,也是循着破口冲入进来,而后方屋脊上,最后剩下的两名弓箭手又开始往这里射箭,好似一点都不怕射到自己人。

    不过这些护卫们面对这样的情况,却一点慌乱都没有,主动向两侧分开,露出后方站着的几名火铳手,这些人压低铳口,齐齐对着蒙面老者放了一铳。

    蒙面老者本来还想躲避,可是两旁的护卫很有经验,根本不来攻击他,而是放平长矛刀剑,顶住他躲避的空间。

    这样一来,他只能试图用剑格挡,然而火铳的力量何其之大,连未曾修成心光的玄修也不敢硬接,遑论他这等血肉之躯?

    轰响声传出后,他先是半截手臂和长剑一起飞出去,再是两腿和小腹被打的稀烂,跌倒地上后,被几根长矛来回戳刺,很快没了动静。

    可这个时候,另一边却是出现了异变。

    或许是看到了同伴大量身死受到了刺激,其中一个人在药力和精神双重作用下当场发生了激化,上身猛然膨胀起来,下身却是有任何变动,变成了一个有两人高下的畸形巨人。

    不过他并没失去理智,在察觉自己身躯上的变化后,就抱住头脸,向着前方齐整护卫队伍奔踏过来。

    其人每踩一步都是地面震动,躲闪不及的护卫都是他撞得抛飞出去,而无论刀剑长矛,落在其身上都是一条白刃,甚至有一名火铳手对其放了一枪,但效果寥寥,只是让其身上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血洞。

    秦午在后方一看不对,对着身边一名年轻徒弟喝道:“小展,护住从事。”他从剑鞘中拔出剑,在众多徒弟紧张担忧的目光下迎上前去。

    他的脚下很轻盈,脚步迈动时也在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几步之后,胸膛里气息就变得灼热起来。

    那个异变之人此刻闷头冲了过来,他的眼睛里现在只剩下了那辆巨大的马车,眼看就要靠近的时候,却发现视线里忽然多出了一个人,他像是嫌弃一只虫子一样,伸手就是一拍。

    秦午看着那大手过来,却是轻巧的一跳,向旁避开,同时手中长剑斜着一拍,砸在了其人那比例不对称的脚脖上。

    就是这么轻轻一拍,这个异化之人却忽然感觉自己的重心一偏,而后就失去了平衡,向旁处噔噔歪斜了出去,于是他使劲的想让自己身体稳下来。

    秦午如影随形的跟了上来,身形就像一只轻盈的燕子,面对着那臃肿巨大的身躯,他用剑在其腰上又发力点了一下。

    而就是这么不起眼的一点,仿佛压垮那巨大身躯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异化之人再也立身不住,轰隆倒地,只是他犹自不肯放弃,晃了晃脑袋,两只手撑着地面,在试图站起来,

    秦午这时一个纵跃,跳上了这个人背部,而手中剑刃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一层赤红的色泽,他将剑双手反持,对准此人软弱的颈脖,全身用力,重重往下一刺。

    噗的一声,仿佛扎穿了一个水袋,剑身进入半截,而那个异化之人只是手脚抽搐了几下,就再没有动静了。

    秦午抬起头,在一片寂静之中傲然环顾全场,随后一转头,看了一眼骑在马上,始终一动不动的张御,只是后者的脸容在斗篷的遮帽下看不太清楚。

    他收回目光,打量了一下四周,把剑一拔,从那异化之人身上跳了下来,撕下一块布擦了擦血迹,随即还剑归鞘,道:“收拾一下。”

    这批冲击护卫队的刺客中,此刻还有三个人存活下来,包括老陈和那个八字眉都在里面。

    他们是被钝器击倒的,此刻都是被铁链缚住,一动也不能动。

    这是因为有名护卫队长想弄清楚自己的队伍中是怎么混进刺客的,所以想留下几个活口。

    到了现在,这一场刺杀似乎已经结束了。

    张御从头到尾都没有出手,一直稳稳坐在马鞍上。方才袭击车队的主要是一些普通人,就算是有异化变化,找准破绽,也不难对付,所以不必要他出手。

    可他很清楚,这些刺客既然弄出了这么大动静,那就绝不会只有眼前这么点手段。

    正在思考时,他的心湖之中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异动,其就像狂暴的洪流冲进来,一下将整个心湖填满,而其他人的气息则完全被压迫了出去。

    他抬眼看向了远处,视线尽头处,一个身形高大,披着罩衣的人正在从街道前方慢慢走过来。他光着脑袋,眼睛里有着一抹蓝色的光芒,而他所经过的地方,都是变得寂静无比,好似所有人东西都失去了生机。

    这种力量……

    他忽然意识到对方是什么了。

    他吸了一口气,出声道:“所有人都退开,带着从事走,越远越好!”

    秦午皱起眉头,他也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面色有些凝重的看向了前方,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影,但那个人影又似十分虚幻。

    几个护卫队长都是面面相觑,有些不明所以。

    马车中传出了蒋定易的坚定声音,道:“所有人按张参治的话做。”

    护卫队长互相看了看,对着马车抱拳道:“是!”

    秦午判断了一下,一抱拳,道:“从事,我留下阻敌。”

    蒋定易没有多说什么,只道:“秦师小心。”

    这时一个年轻人兴冲冲跑过来,站到秦午旁边,道:“师父,我来帮你。”

    秦午一脚蹬上去,骂道:“滚一边去,没点数么?回去保护从事!”

    “哦。”

    年轻人委屈的揉着腿,一瘸一拐的跟着那些护卫一起退走。

    秦午看了眼张御,却没和他说话,拔剑出鞘,主动向着那个人影走去,想为车马队争取退走的时间。

    张御没有喊住他,一个剑师,当他心中迸发的力量的时候,是不会受外人半分影响的。

    车马队快速往远处退走,可就在此时,一股庞大的压迫感猛然笼罩下来,马队里的人,无论是方才精锐齐整的卫队,还是那些护卫剑士,所有人都是头脑一片空白,同雕塑一样立在了原地。

    秦午也是感觉到了好像脑袋被人重重打了一锤,身体一个晃动,可他很快站住了脚,他勉强睁开眼皮,看着前方不断晃动的世界。

    那个人正缓缓走来。

    他使劲晃了晃脑袋,那里好像被塞进了太多的东西,让他的思维有些混乱,想要拔剑,可是发现四肢僵木,怎么也用不上力,一脚迈出去,也像喝醉了酒一样,踉踉跄跄,稳不住身体。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往前走了,便努力站直身躯,两只手紧紧抓着剑柄,等在了那里。

    他瞪大着眼睛,看着那模糊的人影自远行来,并逐渐来到近处,就在其人要从他身边过去的时候,他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怒吼,向着这个人一剑刺去!

    光头男子本来根本没有在意他,这时却露出几许惊讶,不过也只是如此了,他只是抬起手来,在剑锋上轻轻一拨,秦午就软软倒在了地上。

    在这个人面前,他柔弱的就像一只雏鸟。

    但他仍是在那里挣扎的起身,想再递出一剑。

    张御看到这一幕,便从已然变得僵硬无比的马背上下来,提剑往前走去,他解开了自己的头蓬,露出了里面玄府道袍,与此同时,萦绕在身躯表明的那一层玉色光华也是随之显露了出来。

    光头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还在那里试图举剑的秦午,目光里有好奇,有不解,还有探究,就像看着一只稍微强壮一点的虫子。作为一个神明,虽然只是化身到此,可凡人心中的执念,他是能明显感受到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忽然转头,看向了缓步走来,浑身笼罩在光芒之中的张御,他目中蓝光急剧闪动,整个人缓缓转向了正面,并用一种似在咆哮的低沉声音道:“天夏人!”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