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2228章 逐渐清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绩已经在天择大陆晃荡了数十年,在初来此地有几次高光表现后,他也慢慢的归于沉寂。

    只以达到目的,取得入碑资格为要,其他的,都是能过就过;一张一驰,一送一紧,是他的行事风格,他也不认为一路大张旗鼓的杀过去就能杀的山河晏清,那不是他的性格。

    而且,最重要的是,也不是每个大道碑都是杀戮,毁灭,生死这样的凶厉大道,需要分出生死,若真是每个先天大道碑都像这样的残酷,那么天择大陆的半仙成长也会远远跟不上消耗,迟早大家都完蛋。

    大部分大道碑,还是像五行道碑那样通过一种比较平和的方式来决定去留,如果修士知道分寸,就一定不会有事,当然,自己作死除外。

    数十年中,李绩又经历了八个大道碑的考验,加上之前的太虚,杀戮,五行,在三十六个仙天大道碑中他已经完成了十一个道碑的尝试,占了近三成。

    不是不想更快些,而是因为开碑时间有限制,有些大道碑的开启时间会拖的很靠后,需要等待。

    在这样的尝试中,有得有失,并不尽如人意,离他想象的计划相去甚远。

    比如在空间大道碑中,他成功的取得了进入的机会,但在进入时如料想的一般被拒之门外,这也间接的证实了他的猜想。

    但有些却是苦于尝试无门的,比如他找到了涅槃大道的参加机会,却因为无法进入前九而根本没有尝试进入的机会!

    这些先天大道不比杀人,只比大道意境,像李绩这样对涅槃大道的门外汉,也就只能空自叹息。

    按照这样的节奏,他能有把握真正碰触大道碑的,也就在那些他擅长的领域,比如五行阴阳,雷霆杀戮,可能还有毁灭杀戮,时间空间,因果力量,其他的,真的是有心无力。

    一个大道意境,需要漫长时间去打磨领悟,还需要有一定的机缘巧合,没有谁可以天才到尽习三十六种先天之道,还每一种的能力都在水准之上,能傲居前九名额之中。

    哪怕他还有万余年的寿数,恐怕也做不到这一点。

    在计划的初期,他简单的认为只要三十六个先天大道碑都尝试一遍,就能找到哪个大道是空缺的,是可以合道的,但现在看来,其复杂性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最清晰的途径是诸如五行杀戮之类,他取得了资格,却被弹出来,明确显示此道有主不可合。

    另一种途径就像太虚大道,被弹出来他却不知道因为什么被弹?是此道有主?还是他在太虚道境上的领悟不足?

    经过很长时间的回忆比较,他找到了两种弹出之间的差别,很细微的差别,不着意辨别就根本不可能发现。

    现在最重要的反而是怎么取得进入资格的问题,不杀人不打架的话,他李乌鸦一身本事就去了九成,剩下的一成还主要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

    他琢磨来琢磨去,发现唯一有可能的方法就是跳槽,从一个国家的长老团跳到另外一家,只为近水楼台先得月,就像在桓国尝试太虚大道碑那样。

    可惜,当初加入桓国长老团是有契约在身的,现在寸功未立,拿完人好处就抬屁-股想走,他李乌鸦虽行事无羁,但这种缺德事还是不会做,总要找个好点的由头,站的住脚的那种。

    这些想法还需要仔细琢磨,在这之前,他最好是把自己熟悉的那十种左右大道都尝试一遍,以彻底排查出去,虽然明知道被弹出来几乎就是定数,但修行容不得猜测,要严谨,哪怕花费一些时间。

    这样又拖拖拉拉的晃了数十年,光十一娘毫无出来的迹象,他自己又去尝试了雷霆大道碑,太极大道碑,阴阳大道碑,毁灭,时间,力量等,把自己擅长的道境试了个遍,果如他所料,皆被弹出,证明了他的自觉正确,这些都不是他的合道对象。

    这一日,李绩正在剩下的先天大道中挑挑拣拣,想选择一个有可能取得资格的大道继续尝试,一道信符传来,是来自桓国的消息,最紧急的那一种。

    李绩微微一笑,他等了很长时间的变化终于来了,如果能为桓国出一次力,那么离开桓国就有了可能。

    这是利用规则的偷奸耍滑,不应该存在于修士中,为传统修士所不屑;但李绩可不是传统修士,利用规则也是修行中的一种,毕竟,习遍道境就根本不可能,甚至某些道境就是保持对立,非此即彼的。

    月余之后,在他的全速赶路下,终于回到了桓国,回到了太虚碑。

    神识放出,片刻之间,苍鹭子出现在眼前,望向李绩,状极满意,

    李绩神识在附近扫了扫,一无所获,没有大战前的紧张气息,也没有众长老的存在感,不由疑虑道:

    “为何只我一个回来?是事情结束?我回来晚了?”

    苍鹭子笑眯眯道:“不晚不晚,将将好!

    其实老道我这次相召,便只寒鸦道友你一个,人来的多了也无益处,便只道友你这般的,一人足矣!

    呵呵,之前怪老道小看了道友,才把你和凤凰并做一个,但道友在衡国晁国大展神威,连斩强敌,声威一时无两,却显的我桓国当初太小家子气了些,等这次事情办妥,当为道友正名,你和凤凰道友当一人一个名位,决不食言!”

    李绩心中好笑,这苍鹭子过日子是够精打细算的,这种事当时就应该应下,还等什么办完事情?如此小气,就很难留住真正的英才!

    “不急不急,总要知道办的是什么事?是不是在能力范围之内?贫道些许微末之名,不过是撞了大运偶然为之,却不是真正实力如此,道友可莫要风闻耳虚,你没看这些年贫道毫无成就,自甘平淡了么?实在是骑友已入大道碑,我失了助力,所以不得不低调行事呢!”

    李绩一番话说的是云山雾罩,隐隐约约把自己实力的一部分給推到了凤凰那里,这也不完全是胡说,很多友契之联系往往能为其中一位增加些能力,算是借用。

    但这一番话,对苍鹭子却影响不大,借用又能借出多少?本身实力不够,借再多也白搭,他此番找这人来,却是经过慎密思考的,岂能单凭几句话就推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