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948章 裁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稍做沟通,决定直接挑明身份,直来直去。

    求人办事的是松寺道人,他是个阳神,还未踏出那一步,他所说的观瞻仙迹的位置问题,其实是一笔烂账,一时半会说也说不清楚,但他的目的只是为了逼那个法修就范,倒不是怀着杀人目的而来。

    这个叫戈的修士早已进入了他的视野,本来是想着通过结交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不过事与愿违,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个戈在观瞻仙迹时忽然画成一像,成了踏出一步的修士,这就让身为阳神的他感觉有些搭不上话,正巧他和戈在观瞻古迹上有些瓜葛,于是干脆改变策略,改结交为协迫,这样还能来的快些。

    敢这样做的理由是他有一名剑修朋友,还是踏出一步的剑修朋友,战斗力虽然可能比不上内景天最出名的那三个稷下客,长庚星,左黑手,但对付一个新近画成像的法修还是有绝对把握的。

    关于如何决定最后七十二个观瞻座次的问题,是个非常复杂的程序,理论上,谁强就应该谁去,你有本事靠实力打进去,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但问题是,这里面还有很多的说法。

    内景天中有修士近千,其中真正踏出一步的,在一,二百之间,按理来说,竞争就基本在他们之间进行,其他修士实力不够,上去也是自取其辱;一,二百名踏出一步的修士,区区七十二个名额,是否就意味着新人永远也没有机会?

    不是这样的!

    比如,道统不同,一些修士就会放弃自己的观瞻机会,像这一次的佛门仙迹,很多道家修士就放弃了自己的座次,而把这样的机会让給熟悉的朋友,哪怕孤傲如古法修士,也总有几个狐朋狗友,再人托人,人求人,就不知道求到哪里去了。

    想戈这样的,身为道教门徒,却来观瞻佛门仙迹的,这样的情况很少,他是第一次,所以好奇心重,在估算自己真到出道家仙迹时未必就能挤的进去,所以就只能不挑食。

    但绝大部分修士是不会观瞻这样原则性不同的仙迹的,对他们来说,为求那渺茫至极的一点,却去冒道心混乱的可能,得不偿失!

    不仅佛道之间是这样,就是道家内部也是这样,道家派系太多,斩三尸,镜像大法,丹田三光,参合道,等等,这也看那也看,就很容易把自己給拐偏了,上古人仙的升仙道境何等强大,影响力何等惊人,道心不稳的往往都抑制不住自己的非分之想,看着看着就容易被带进沟里,所以,就不如不看!

    不到二百名踏出一步的修士,先分道佛,这就去脱了一半,然后在细分,斩三尸,丹田三光,镜像,参合道,等等,真正契合修士的仙迹,在这近二百名踏出一步者之中,恐怕都不足十名,然后再加上些无论什么都看的老猫肉,心血来潮的冲动者,剩下还能留給其他那八百名修士的座次,怎么也还能有几十个,这才是每次仙迹真正争夺的方向。

    就是在这几十个让出的座次中,松寺和戈巧合的有了些瓜葛,他若真有意这个座次,就应该在仙迹前两人分个高低公母,而不是事后找旧账。

    两人就在老君山南麓落下,老君洞的位置瞒不了人,戈的画意波动在他们这样境界的修士面前无异于黑夜明灯。

    脚还没沾地,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别动!脚下那片花花草草,是我昨天拉-屎浇灌的,你这一脚下去,我那泡-屎岂不是白拉了?”

    降下身形的两人同时眉头一皱,但接下来的行为却显示出了两人不同的境界态度涵养,长眉团脸一脸笑容的班典虽然很反感这种说话的方式,但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不告而进已失礼,再视主人于无物就是挑衅,虽然对方这句话本身就像调侃中的挑衅。

    松寺正好相反,意气正盛,对方这理由一出,本来还不想踩这些花花草草的他,就偏要一脚踩下去,脚还没落实,身边的班典已经翩然而出,口中大喝,

    “退!危险!”

    修士在遇到危险时的第一反应就一定是保护好自己,这是下意识的反应,和关系远近无关;班典是正宗内剑修,对飞剑的感觉格外的敏锐,所以瞬间遁离,同时飞剑离体,数十万道剑光盘旋空中,蓄势待发。

    这里剑才离体,眼前已是血光崩散,远处一道重生之相中,一脸懵赑的松寺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还没开口,又是一声断喝,

    “别动!前天放了个屁湿润天空,气犹未散,不宜波扰,你这飞来飞去的,引发气流扰动,我这屁岂不是白放了?”

    两人这才终于看清楚声音的来源地,不在老君洞的南麓,而是在北麓,一个破败的凉亭中,一名年轻道人冷冷的看着他们!

    松寺刚要踏出一步,又缩了回来,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人,数百年前,当着漫天神佛的面,一剑就要了已经踏出一步的雷音和尚的命!

    怎么回事?不是应该是那个戈在这里修行么?怎么却换成了一名剑修?

    松寺道人现在还能感觉到老君山南麓洞府中传来的隐隐画意,于是心中明白,最糟糕的事发生了,那个看起来孤傲无比的戈,竟然为自己的修行找了个保镖!

    还是个有凶案在身的保镖!他虽然仅仅是阳神,但在内景天千年中,还是能很轻易的分辨那些踏出一步修士的气息,就像现在这个立在凉亭中的剑修,分明就是个一斩剑修,这让他脚底下这一步,迟迟不知该迈出去?还是收回来?

    他在这里犹豫,留在前面的班典却是分毫不让,一双原本耷拉下来的长眉横起如剑,本来和霭的神色变的肃穆,双目锋锐如锥,冷声道:

    “道友好一个下马威!这是在教我们做人了?既然如此,那就剑上分高低!”

    话音未落,漫天剑光挥洒而出,直奔凉亭而去!

    记住手机版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