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905章 重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PS:昨天晚上断网了,见谅。

    李绩又回到了离开并没多久的林狐幽径,和之前的情况比,这里并没有什么变化,有三三两两的修士在附近游逛,等待轮到他们的六狐幻境炼心,这里不同于无字天碑,不可能做到同时应付上百修士,天狐的大修毕竟有限,所以接待量也就很有限。

    这次出来迎接的不是阿笕姑娘,而是一名容貌秀美更胜阿笕的男狐,嗯,公狐狸,也是元婴修为。

    “贵客远来,蓬荜生辉,我是靓哥,今次为上真指引,还请随我来。”

    李绩一摆手,“进去就不必了,你天狐的门道太多,我怕进去了却出不来,贫道此次来是为通过六尾幻境,只等半日,待轮到我时,通知我便是!”

    那靓哥一怔,关于这名上真曾经做过什么,林狐幽径内的大小狐狸们都很清楚,这次之所以派他而不是阿笕出来迎接,实在是周济不开,谁都没想到这剑修会这么快的回来,所以措手不及,它们天狐一族所有的六尾狐狸都被派做幻境之主,甚至也包括一些七尾天狐也被抓了差,其中就包括胡柒柒。

    天狐的八尾老祖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其中的瓜葛恩怨还需要胡柒柒出面解决,其他人出头都不太合适,也包括它这个八尾老祖;胡柒柒还在幻境之中,一时半会出不了境,于是由他出来迎接,取的就是他比较会说话,不至于得罪了这个不宜开罪的客人。

    但这人一副不信任狐族的态度,却让靓哥很为难,实话说,以他现在的地位,既所知有限,又没得权限,以元婴之境界和一名斩了尸的半仙上真交谈,使其不觉的受了怠慢,这难度还是很大的。

    但再难,也得做!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和老祖交待客人不愿进来,心中还有恨意未平吧?

    一挥手,找来两只小狐狸,雌雄各一,吩咐道:“去取些最好的酒食,上真在这里等待,怎可无酒无肉?”

    李绩既不推辞,也不接受,只风轻云淡的站在那里,做出那世外高人的德行;他是真不想进去,因为狐狸并不坚定的立场,他也清楚这次回来后天狐一族应该不会再在幽境中对他下手,但终究是猜测,修士不立危墙之下,站在外面,还可以借机表达他的不满,以便在下一次和那骚-狐狸接触中取得一丝先机。

    只等一日,是必要的谨慎,等的时间长了,就可能有心怀叵测的修士围上来,在外景天他不能杀人,如果真被人围殴就很麻烦;林狐幽径的折叠传送空间一般就在附近一,二日路程之内,也就是说,哪怕天狐们在玉册上发布李绩出现的消息,也要在一,二日后到达,而那时的他早就走了,这是必要的谨慎,不能因为狐狸们很漂亮,就忘记它们的危险性。

    很快的,酒肉送来,鲜美异常,要知道这里的兽肉都是吸食灵机长成的东西,真正是无污染,无注水的好肉,李绩大大方方的大快朵颐,对旁边靓哥的搭话只嗯啊两声支应,显的十分的冷淡,这让靓哥十分的着急。

    六尾幻境,一般持续都不会超过半日,这是必要的限制,否则外景天中数万修士,就凭天狐这点有限的人手得应付到什么时候去?

    但也有例外,就是在修士和天狐们在斗成平手时,时间就会不可避免的延长;这种情况并不多,因为精神上的力量比拼,很难有完全棋逢对手的时候,因为幻境失败一方会在精神上有所损失,所以没人会退让,只能坚持下去各出奇招。

    胡柒柒就是遇到了这种少见的情况,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只能僵持中找机会,时间无可避免的被延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如果结束后这剑修真的离开,这就是它的责任。

    天狐一族对不能完成任务的族人的惩罚是很认真的,认真到每头天狐都会好好的在心中掂量一下。靓哥狐如其名,不仅外貌俊美还胜过大部分狐族,而且心思也很机敏,否则八尾老狐也不会派他出来接待这位难缠的剑修。

    要留住这剑修,就得制造他感兴趣的东西,一是动手,二是动嘴,动手靓哥是不敢的,虽然天狐天赋异禀,但在凶狠毒辣的剑修面前还不够看,而且境界相差悬殊,没有可比性。

    那就只剩下动嘴,怎么动是个问题,必须找到这剑修感兴趣的话题!

    剑修最感兴趣的是什么?当然是剑,但问题是靓哥不懂啊,这中间的距离,就像让一个男人去谈生孩子的感受,完全不摸边;但靓哥不愧是天狐一族中的精英,脑子很快,他马上就找到了一个人类的弱点来进行沟通,那就是,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这种交流方式的核心就是,把自己的痛苦主动坦承出来,在满足对方的恶趣味的同时,延长交谈的时间以达到拖住对方的目的,所以在一旁端酒布肉数个时辰之后,在距离半日时间只差一个时辰时,靓哥祭出了自己的痛苦杀。

    “上真,晚辈有一事困惑不解,一直就为此痛苦不堪,每日忍受非人的折磨,在同族中也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上真见多识广,经历丰富,不知可能为小狐指点迷津?”

    “哦?”

    李绩仍然的爱答不理的,他其实也很郁闷,这骚-狐狸胡柒柒到现在还不出来,那自己到底是等她不等?

    等吧,会失了兴师问罪者的气势,而且也容易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下;不等吧,岂不白来一趟?什么都没打听到,也没通过幻境的考验,所为何来?

    他这里还在左右为难,靓哥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瞬间回神,不自禁的关注起身边这头小狐狸来。

    “上真,我自懂事起,就发现自己和其他天狐有些不同,喜欢穿鲜艳的衣服,喜欢各种胭脂腮红,喜欢轻声细语的和人说话……更喜欢和雄狐玩耍,却对雌狐有天生的发自内心的厌恶。

    我也为此请教过几位狐族长辈,奈何他们皆称我已走入异端,心境有魔……可我明明正常的很,修行上比同龄的天狐都要快,幻境用的比他们都要熟练……

    这样的日子让我痛不欲生,为自己的不同而羞愧……您说,我应该怎么才能走出这个心障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