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862章 决定【为百盟加更六】

第1862章 决定【为百盟加更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成功的修士都不会回到原地,他们在成功后就各自纷飞,找地方庆祝自己的过关,

    玄洞中又传来隐约的灵机波动,李绩已经能够分辨出,这是七翅天毣的再一次被杀;他能感觉到,从当初的排队队列来计算,下一个就该轮到他了。

    但他还没有准备好,不是因为畏惧,或者和战斗有关的东西,而是他通过真的力量在玄洞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所以,

    含笑举手虚引,意思就是:有请下一位,他要等等再说!

    这被看作是畏惧心虚的表现,有这种表现的新人大都逃不过天毣的利口,能到这种境界的修士没人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对他的退缩,修士们大都心中不耻,却也没人过来和他说些什么,也包括那个山海道人。

    心境的退缩,谁也帮不了,唯一奇怪的是,这样的人是怎么晋得衰境的?

    对七翅天毣的挑战还在继续,一个接一个,每个修士都在为自己的道途延续做最后一番努力,观战等待的人也越来越少,随着丧生在天毣口中的修士越来越多,排在倒数千来名的修士就越来越松了口气,就像山海道人,以他的排名,基本已经保证了他不用挑战就可以平安渡过这个关口。

    在以往的百年玉册评定中,也出现过垫底修士们格外生猛的情况,最后五百名修士大部分都通过了考验,把尴尬留给了排在他们之前的修士,最过份的一次是排名倒数二千的修士都不得不下场去挑战天毣,因为在他之前的修士都顺利过关了。

    好在,这一次还算是正常,成功失败各半,这就意味着挑战次序超不过千名去,五百个送死名单就能填满。

    这种无奈,完全超出了之前李绩对衰境的看法,他发现自己遗漏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衰,对修士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因为他不是走正常衰境上来的,所以他感受不到,但这些年下来,无论是对不可说之地衰境修士的挑战,还是现在面对天毣,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所谓衰的巨大影响!

    尤其是一衰肉身之衰,和二衰法力之衰,这两衰对修士的实力影响十分的巨大,这也许就是不可说之地的修士明明很抵触这样的排名方式,却仍然很少去主世界作威作福的原因?

    就像肉衰法衰,他们在境界初期可能还有下主世界碾压的实力,可到了后期呢?肉身都快臭了,法力一丝没有,下去被人干么?也就只有法会,才是他们事实上最好的途径;这些话外人都不敢置信,但却是残酷的现实。

    衰境,就是一个剥夺了你的战斗能力,然后训练你怎么成为遵纪守法修士的过程,你不收敛,那就注定会被淘汰,因为人仙序列不需要调皮捣蛋的秩序破坏者,而只需要懂得协调,知道退让,理解平衡的修士,这是修真界最顶层的核心要求。

    另外就是紫清灵机对衰境修士的帮助,恐怕也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他当然感觉不明显,因为他就没衰!如果他是正常走衰境上来,现在陷入肉衰的困境中,那么,还会有下主世界去潇洒的念头么?

    不可说之地控制衰境修士的方法,规则还在其次,最主要的应该就是这样的环境!也就是说,衰境修士穷宇宙上下,再找不到这么一个紫清浓稠如液的地方来帮助他们安全渡过肉衰法衰,所以,哪怕规则有点残酷,仍然恋栈不去。

    毕竟,百一的淘汰率,对一路摸爬滚打上来的修士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李绩觉的这地方不怎么样,是因为他不需要这种紫清环境;其他修士可不会这么想!

    李绩还在凝神窥探之中,不可自拔,直到他忽然发现,挑战的节奏好像停了下来,久久不见动静,原来玄洞之中已经没有修士再进入,这是怎么回事?

    他这里还在莫名其妙,在距离他不远处,一名干瘦的道人冲他拱了拱手,

    “贫道狐疑子,敢问道友到底还进不进去了?”

    李绩就很奇怪,“这位老兄,我进不进去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也没拦着你,你自己想进去那就进去啊!”

    那修士尴尬的一笑,“贫道现在排名五三五九四,道友现在排名是五三五九五,我就想知道道友是还想着博一把呢?还是放弃?如果道友放弃,那么五百名额已足,我也就不用冒险再进去了。”

    李绩恍然大悟,仔细一算,“嗯,我现在排名往前走了五百二十名,我是状元,你是榜眼,这是,这是已经凑够五百个送死的了?”

    狐疑子摇头,“道友想多了,这人得多傻,才能有人主动去玄洞送死,然后把你这个垫底的给漏出来?

    就在方才,在玄洞中丧生的修士将将四百九十九名,就差一个就大家都消停,你说你这也不进去,搞的老道我心里也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友这是在等什么呢?

    难道在等有新人进来?老道可以很负责任的说,这个时间段,距离玉册评定前几年,是根本不可能有人进来的,因为天道之下,冥冥中暗示上境艰难,这也是对新人的一种保护,这种好事,道友就别想了!”

    “哦……”

    李绩自嘲的一笑,也是,都是衰境大修,这笔账又怎么可能算不清楚,不过……

    “这不对啊,既然只在玄洞死了四百九十九个,那我的排名怎么提高了五百二十位?”

    狐疑子就笑,“呵呵,那还用问?就是这两年间又走了二十个呗,也许是冲境身亡,也许是争端仇杀,一年死个十来个很正常,他们是属于正常道消,不计算在五百名额之内……”

    李绩哑然失笑,玩笑道:“我这是还没想好呢,道友如果心急,不如先进去试试?”

    那狐疑子摆手,“你的意思让老道死在里面,你就屁事不做就闯过这关了?

    年轻人,做事要有担当些,你头一次进去难度还不算大,老道我都进去过一次了,可没有多少把握!”

    李绩笑道:“前辈既知我成功的可能很大,那你反正也要进去,又何必斤斤计较?”

    狐疑子认真道:“可万一你通不过呢?一半的可能,你过不去,老头子就能不战而胜,轻松解脱,又为什么现在凭白冒这风险?”

    一个个的,猴精猴精的,李绩叹了口气,举目四顾,周围修士只剩下个位数,看来都是排名在狐疑子之后的几个,为了防备万一,如果李绩和狐疑子都成功通过玄洞,接下来就得轮到他们。

    只有一个人例外,山海道人,他是很奇怪这个李绩的表现,很是聊过一段时间,很大气的一个人,怎么做事正好相反,拖拖拉拉的,引人怀疑,所以留下来多看两眼,反正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看着大家期待的眼神,看来他不死在里面,是没法让大家安心了,于是哈哈大笑,

    “前辈,怕是要让您失望了!”

    长身而起,投玄洞而去,转眼不见踪影。

    围观数人,总算是长长出了口气,这家伙死赖着不进去,何苦呢?装昏当不了死,早晚躲不开这一出,还能怎么着?

    狐疑子长出一口气,他倒不是故意逼这年轻人进去,不进去那是肯定死,躲不开玉册的惩罚,进去了才有机会,磨磨蹭蹭最让人心神不宁,又何必?

    谁知道这口气还没有出透,玄洞内就隐隐传来奇怪的波动,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玄洞常客,哪里不清楚这根本就不是人类修士的道消天象波动,而是那七翅天毣的重生波动!

    一息?不到?

    狐翼子气未出透,又开始往里吸,而且吸的还是凉气!这个后辈修士强悍的搏杀能力震惊了在场廖廖数人,原来这个垫底的,竟然是个扮猪吃老虎的,有意思么?

    抱怨归抱怨,生活还得继续,年轻人成功了,就该轮到他这个老头子了,他倒是没有多少畏惧遗憾,大数千年的生命历程,有些事早就看开了!

    自嘲的一笑,就往玄洞里迈……咦?怎么进不去?里头的人还没出来?

    修士若能斩杀天毣,从玄洞另一头出来还是很快的,这年轻人怎么这么磨蹭,在那里面直通通的一条,难不成还能迷路了?

    也就在这时,又一道隐约波动传出来,和之前的波动一模一样!

    那七翅天毣,又被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