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436章 主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跨前一步,浑身道意磅礴,千里方圆,不损范围内一草一木,一道三清道体在他脑后显现,高冠无面,就要一指点出……

    “不可!”这是羽落,

    “且慢!”这是明前。

    李绩的动作可比他们想象的要快的多,他本来就是抱着挑衅的念头来的,随时准备找机会出剑,昆山才一踏步,他这边剑已飚出;昆山道境方展,他这里剑已临头!

    严格说来,谁先动的手,真的是很难区分,但李绩没往前踏步,又占了些歪理论;野蛮,不讲理之至!

    所以,实际上,羽落明前的话并不是对昆山而出,根本就是冲着李绩喊的!伴随着他们的神识阻挡,还有随后速发的法术,饶是境界阳神元神,施展术法又哪里快的过飞剑?别说是他们,就连瞬发术妖孽如观渔,现在也根本阻止不了飞剑!

    这次出剑,李绩没有留力!

    这种场合,一打成胶着,往往事态不可控!他们对上,昆山劣势,这两人一定会上,四个人大战,人脑子恨不得打成狗脑子,哪里还能收敛气息,漱玉山门中的大小真君元婴又怎么可能闲着?形势必然滑向不可控,这是李绩不愿意看到的,不扩大化也是他的原则,几年前费了那么大力气完成的外交,就变的没有意义。

    故此,快刀斩乱麻反而是最佳的策略!

    纯粹力量极致,外加三重信仰压制无视,面对一个新成的阳神,犹如牛刀杀鸡,摧枯拉朽……巨大的攻防差距下,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甚至,连挣扎的时间都没有,昆山的初生权首血,就被李绩拿下!

    昆山也破了青空万年来修士成得阳神后,被斩的最短时间记录,从成得阳神到被首杀,没超过十年!这个时间对真君来说,实在是太短了点,还是家门口被斩,漱玉山上无数双眼睛看着,这张老脸可往哪里放?

    可以直接继续闭关不见人了!

    昆山重生在山门内,动作最快的却是羽落,几乎是在昆山身体显形的同时,他已瞬间挪移到昆山身前,千年老资格阳神的经验判断非同小可,一掌击下,已然封了昆山的穴窍,对左右赶来的数位真君吩咐道:

    “送他去静室!他现在的状态,已不适合战斗,再出去的话,过去未来不保!”

    说完,再度晃身,人已来到明前身旁,前后不过三息,如他所料,那剑疯子并未趁明前单独一人时下手!

    李绩笑眯眯道:“羽落前辈何必如此捉急?明前前辈好歹也是西行的丈人,也算轩辕的半个亲戚,自家人,

    嗯,昆山前辈呢?他倒是知机,知道再出来的话,我李绩的阳神战绩又要多出一位高门大修了!”

    羽落死死盯住李绩,目光变幻,在危险和镇静中来回切换,最后长出一口起,脸上一松,露出云淡风清的笑容,和李绩如出一辙,

    “哈哈,不打不相识!我知道鸦君和昆山师弟有些旧怨,曾在漱玉三清大殿前被昆山所伤,如今一掌换一剑,想来鸦君的火气应该是消些了吧?

    我看这样吧,昔日三秦师兄未去不可说之地之前,一次闲聊中,说起过交换九宫兽残肢,互相研修,取长补短之议,可惜后来诸事繁琐,也就放下了,鸦君今日来的正巧,就不如先把我玉清这只左后肢先带回去?至于轩辕那只,我们也不急,鸦君什么时候方便,再带过来就是。”

    旁边明前听的一楞,作为元神掌门,他可从来也没听师兄说起过这样的交易,这样的交换有意义?羽落和三秦有交情?但他很快便反应过来,这不过是羽落胡乱扯的一个由头,究其根本,师兄是打算像轩辕服軟了,也许是实力的原因,也许是玉清当初在流亡地的谋算确实做的不地道。

    本来还想说两句,想了想,终究沉默不语。

    李绩心中暗自赞叹,玉清是有些狂妄,但其狂妄之下,也确实有它的本钱,门派实力不说,就这些领头的老妖怪,一个比一个更难缠,那真是个个能忍能熬,能屈能伸,都是人杰。

    白骨门送上残肢之秘终究没有逃过玉清的耳目,不过应该是知道的晚了点,没能来的及阻止;这不,现在马上就猜出李绩来此的真意,不过是借流亡一事打秋风而已,断事之准,不愧阳神真修!

    玉清为三清之一,和牵昭白骨不同,不可能就这么乖乖的把残肢送上,在外人看来,不管你怎么解释,那也会被说成被打怕了,所以不得以上供!

    羽落老妖的脑子确实快,瞬息之间就让他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不损颜面的选择--交换!

    必须得说,妖怪们虽然老了,但也更难缠了!这样的敌人,远比昆山那样的要可怕的多!

    “哈哈,羽落前辈太客气,什么你的我的,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那我就先收下?

    昆山前辈阳神之能,一次挫折算个甚?过去未来不经常使用,能有提高?三秦师兄就常遗憾,说平生为曾尝试过去未来,乃一生修行之遗憾,实有不甘;昆山前辈这才入阳神就有此经历,焉知非祸?

    来来来,大家都是朋友,一个界域搅食吃,又哪有说不开的恩怨?

    我和昆山,确有因果,不过截止今日,一切过眼云烟,谁也不许再提……”

    羽落,明前互视一眼,两人心中的同一感觉就是,这人是属狗脸的,翻的真快啊!

    大家都是修真人,揣着明白装糊涂,对流亡地一事是谁也不提,因为提出来,就再也没有和稀泥的可能,而现在,却不是翻桌子的时机。

    李绩同样不提,他并不认为自己这次就是占了便宜的,杀昆山一次没有意义,立威而已,如果昆山真的能做知耻而后勇,这次的经历对他而言还真不是坏事。

    至于残肢,外物而已,和三清的所作所为不可相提并论,安然被隐蔽的指使回流亡地,真当他不明白三清的险恶用心?不说而已,现在的轩辕,需要一段时间的和平;个人的恩怨,不能影响门派大局,这一点,作为一派之长,尤其要拿捏好尺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