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787章 大年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绩这次选的剑术,只有一门--阴阳寂灭术,大象曾经修炼过的那门。

    在阳明星十年的机遇,对他这样追求实际的剑修来说,怎么可能不把这些领悟体现在飞剑上?以前没选,是因为没有足够的阴阳大道基础,现在再不选,就纯粹是脑子抽了。

    李绩自在洞府领略剑术,轩辕剑派这些时日却是一片热闹,整个崤山,仿佛节日般的喜庆,因为,大年会到了!

    大年会,每五百年一次,日子选在飞来峰的运行轨迹处于最高之时;

    飞来峰的运行轨迹,便如在围绕一座看不到的高塔,一圈圈的在做螺旋盘转,如此周而复始,每五百年,飞来峰会盘旋到高塔的顶端,然后再缓慢的一圈圈的盘下,到达最高点的这一天,便是约定俗成的大年会,

    这一天,也是崤山灵机在五百年中最旺盛的一天,是个好日子!

    这个日子中,没有比剑,没有隔阖,没有内外剑之分,只有门派下发的资源之赏;每个剑修,都会把自己最心仪的宝贝器物,当作心愿写在玉简上,然后递上去,放入闻广峰混沌雷霆殿前的一只大鼎里,当时辰到时,会由门派年纪最大的元婴修士抽取出五百份,满足请求者的心愿!

    当然,你这心愿得稍微靠谱些,非要填个镇派之宝,道器之流,也别怪门派不能满足你的心愿;

    主要是娱乐筑基弟子们,金丹修士要得到门派所藏,有的是途径,就更别提元婴了。

    这份欢乐,就象后世大公司的年会,老板出钱,给大家清空购物车!

    李绩没有填写他的购物车,以他现在的眼界,真填了,门派也满足不了,大家都尴尬,这也是几乎所有元婴修士的共同选择。

    他同样也没有去闻广峰凑热闹,数千近万人的修士群,看得让人头皮发麻,虽然他其实并不欠缺这方面的经验,玉清太清,一次更比一次人多,也没拿他怎样。

    他发现,自己好象更喜欢千夫所指,万众怒视的场面,而若都是自家人,都是崇拜敬仰的目光时,他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

    也是贱骨头!

    鼎中抽奖的热闹可以躲,但事后在雷霆大殿中,元婴金丹等高阶修士的汇萃一堂却是躲不过去的,这是个态度问题。

    掌门方梁,居中主持,下面的元婴金丹们也没那么多的讲究,没有依境界分群,也没有凭内外扎堆,而是各按交好,随意交谈,仿佛前世的团拜会一般,乱哄哄的,虽然没什么规矩,却更显得亲近。

    这是李绩头一次大规模的接近外剑高阶修士,确实要比内剑一脉来得兴旺的多,单单元婴便有三十余位,还不包括有些没有赶回来的;金丹就更不用提,足足有二百多名,和内剑这边的三十来名相比,数量呈碾压之势。

    李绩正和围在身边的几位内剑金丹谈述成婴的感受,冲玄,武西行,寒冰等等,他没有架子,也不会隐瞒什么,具体的过程,说了也没用,各人有各人的路子,适合他的,也不见得就适合别人,这一点,大家都心中有数,主要还是心性方面的东西,也包括借助外势。

    冲玄的问题,在于信心,他现在已经是名老丹了,界外之灵还是在李绩上一届拿到的;对内剑修而言,第一次冲境最重要,也是成功概率最大的一次,以后便是黄鼠狼下耗子,一次不如一次,所以内剑金丹对他们的第一次冲境都很重视,并力求完美。

    修为必须圆满通润,心境必须完整无暇,法则意境的领悟必须极具深度,这些,冲玄基本已经做到了极致,但他就是觉的还欠缺点什么,却如云里雾里,看不见摸不着。

    李绩笑道:“我哪里知道你缺什么?没准就是缺个漂亮的媳妇呢?”

    他的玩笑引来几人的大笑,于是稍正颜色,继续道:“我不是你,我的对策可能也并不一定适合你,但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况的话,我的应对,大概率是出去搞事情!”

    众人又笑,他这是大实话。

    “不停的搞,前提就是让自己心情舒畅,直到有一天有了某种感觉为止。当然,你并不一定非要学我,也可以去红尘历练一番,娶个媳妇,组织个家庭,这可不是开玩笑。

    但有一点,小界不要去了,包括流亡地,你现在应该待的地方,就在青空主世界中!”

    冲玄若有所思,这些东西,他其实自己也能想到,但人就是这样,如果有权威开口,更能增强他们的信念。

    武西行的问题其实不是问题,因为他现在根本就不具备成婴的条件,修为还未臻圆满,心境还须磨砺,至于意境法则更是毫无头绪,曾经的轩辕双骄,现在已被李绩甩开老远,甩的毫无脾气。

    寒冰更不用说,连界外之灵都未取得,八字还没一撇呢。

    但他们的共同点,便是从未去过流亡地,不仅只是他们自己的意愿,也是宗门的严令;不仅内剑金丹如此,外剑金丹也一样,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李绩。

    雷霆殿的前殿足够大,容纳这数百人也毫无拥挤之嫌,在大年会之初,几位在山的真君都出来露了下脸,然后又玩消失,其实也就统共三个,上洛,无疆,画眉,这一点上,比起三清道统确实是大有不如的。

    一个李绩意想不到的真人走了过来,冲玄几个知道他们有私事要谈,遂礼貌告辞而去,给他们留下了空间,

    “李师弟,深空数十年,收获如何啊?”说话的是武天青真人。

    李绩满面笑容,“瞎忙,瞎忙,新手上路,那是处处受挫,灵机能看见我,我却是看不见灵机,和前辈们相比,那是差的太远了。”

    武天青当然不会相信眼前这后辈的满嘴屁话,元婴修士互相间自有感应,这厮神魂饱满,内婴充盈,证明在宇宙虚空中补得不能再补了,又何来寻不到灵机之说?

    对李绩,武天青通过家族的手段,也算是有过比较深入的研究,他发现这个人其实是个很矛盾的家伙。从他外在的行为准则上来看,他具备一名苦剑修的一切特征:努力,独来独往,不收徒,不参与派系争斗,嗜杀!

    可他似乎又和标准的苦修士有些区别,比如象渡海,大象这样的,好像多了些狡诈,多了些油滑,多了些市井无赖的无耻,就象现在满嘴的谎言却说的和真的一样,他甚至不在乎你信不信,反正他自己信了!

    君子可欺之以方,所以大象也好,渡海也罢,其实很好对付;可这人不行,这是一头真正的狼崽子,偏偏还命硬,除了和他拉近关系,他们家族一系实在是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

    武天青笑的也很灿烂,仿佛老朋友一般,正要继续下去试试话口,却听到大殿门口一声惊天巨响,一个高亢的声音呼喝道:

    “李绩!我王氏一族今日就和你在大殿之上,把过往恩怨说个明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