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445章 故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绩在海天一色中畅快御剑疾行,在千岛域就是有这么个好处,可以肆无忌惮的御剑,这里剑修众多,没人来管你是谁?

    清除了大鼓山老二,有利于黑羊在大鼓山的地位,所谓狡兔三窑,在千岛域,他也不想把全部希望都放在辟邪剑派身上,总要找个备份。

    他选中黑羊,不仅仅是因为他出身北域,对轩辕有亲近感,更重要的是,这人知进退,懂取舍;他从未想过彻底控制一个宗门,太累,而且人心这东西又岂是可以长久控制的?

    只要内心亲近,不排斥,再绑上双方共同的利益,那么在未来李绩有所要求时,一切自然顺理成章,远比费劲巴拉的清洗塞人要轻松的多,他更愿意在道途中结识不同的朋友,而不是手下,傀儡。

    黑羊,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愿他在婚后不会被吸成羊干。

    李绩飞行的方向是云湖列岛,云顶剑宫的山门所在,也是千岛域最大的岛屿之一,他不是去挑事的,他还没膨胀到如此狂妄的地步,但既然来了千岛域,不见识一下云湖列岛风光岂不是虚于此行?

    云湖列岛由一系列十数个大小岛屿组成,犹如美人脖颈上的一串珍珠项链,璀璨夺目,熠熠生光;其中主岛有三个,大郎岛,二郎岛,以及云顶剑宫山门所在的云湖岛。

    云湖岛,人口千万,岛中心有数千丈高死火山一座,数万年来,火山口巨大的喷口经过融雪,降雨,慢慢的演化成一座高山大湖,便是云湖。

    因气候特殊,火山高中低空温差变化极大,积云终年不散,整座火山终年便掩埋在云端一般,故曰云顶剑宫,并不是如轩辕飞来峰一样,真正飘浮在空中。

    火山脚下不远有人类大城,曰云湖城,便如轩辕城般的存在;城中繁华无比,比轩辕城要热闹的多,事实上,李绩也算走过多少个洲陆,南罗,西戈,东海,方丈岛,到现在的千岛域,相对来说,顶级大派的传承城市一般都是最繁华的所在,轩辕城在其中算是无趣的,这可能也和门派的气质有关。

    李绩喜欢热闹的城市,这让他感觉不孤单,他最怕的,就是长久在封闭的环境独自修行惯了,会对凡世的生活气息产生抗拒,这也是他愿意留连在城市的原因。

    辟邪剑派在云湖城是有固定的店铺的,事实上,几乎每个稍微有些规模的门派在这里都有据点,不是想有什么非分之想,而是为了联络方便,就象前世各省市地方的驻京办事处。

    这让云湖城人员构成极其复杂,云顶为了与轩辕抗衡,争夺剑修扛把子地位,在实力稍逊的前提下,就不得不通过其他方法来提振名气,比如,更加开放,更加自-由的风气。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不得不说,在对外勾连这方面云顶做的确实比轩辕好,不同流派,不同传承的剑术体系在这里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不会受到刻意的明面上的打压,这也是云顶一直自我标榜的东西。

    轩辕就没有这种气质,深沉厚重,噬血唯我从来都是轩辕摆不脱的印记,即使万年来有数位祖师试图让轩辕改变的更亲和更平民些,也没见什么成效,这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改不得,真改了,轩辕也不是轩辕了。

    所以,在云湖城,李绩很快乐,因为有无数虽然稚嫩但却热血的剑修天天在城中搞事,比剑,赌胜天天都在发生,各种奇思妙想的剑术都能在这里看到,虽然大部分都不成-熟,甚至显得可笑,但仍然有少数的灵光一闪有其可取之处。

    李绩心中暗自警惕,今天的云顶也许还远不如轩辕的厚重广博,但若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的话,数百年数千年下去,千岛域的剑术体系还真就未必追不上轩辕,不知这种情况轩辕的长辈大能们是否心中有数?

    轩辕,缺乏变化,缺乏创新,缺乏这种自-由交流的风气;从单纯的一名剑修角度来讲,从青空世界法修,体修,剑修之争的角度上来说,李绩欣赏这种风气;但若从门派生存角度来说,扼杀它却是唯一的选择。

    该怎么选?李绩也不知道,好在以他现在的层次,也轮不到他来关心这些,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他还是做好自己为好。

    他只是默默的观察,却未参与到他们的意气飞扬的论剑中,这些玩剑的年轻人底子太薄,没有大派体系的培养,各方面的差距太大,就目前来看,跳脱的思唯还不能帮助他们摆脱基础的禁锢,他们的路还很长。

    李绩遇到了一个熟人,恩,或者说是情敌,其实就是个只远远见过一面云顶剑修--白霜。

    白霜看起来混的不是太如意,虽然整个人的仪表形象仍然打理的一丝不苟,但眼神毒辣的李绩仍能从中看出一丝疲惫,眼神中的无奈。

    ……白霜走在云湖城最热闹的中平大街上,和周围喧嚣的环境相比,他的心情却是冷到了极致。

    就在方才,他向门派要求必要的资源,洞府以再次尝试冲击金丹,遭到了无情的拒绝,进入心动数十载,金丹也冲击了数次,却无一成功,这对低阶修士来说本也不是什么大事,谁不是在不断的失败中才取得最后的成功的?

    尤其是象他这样的天才弟子,曾经的大师兄,原本根本就无需为此操心的他,现在却沦落到四处苦求无门;这让他在一辈子顺风顺水后,终于感受到了修行界的残酷。

    这一切并非无因,在二十多年前轩辕剑会上师傅龙龛道人被一剑斩杀后,他的幸运便离开了他,再也没回来。

    那是个悲惨的时刻,到如今他还记得当时的一影一幕,师傅的不敢置信,和他的恐惧!

    一切从那天起就开始发生了变化,失去师傅的他就象失去父母的孩子,尤其是周围某些人还刻意夸大他在师傅身死过程中的作用,不仅渲染他调戏青空一鸦的道侣,还包括他在师傅死后的呆若木鸡,失魂落魄。

    剑修,不需要軟弱者,白霜被打上了遇事软弱,心理不过关的烙印,从此,曾经的光环不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