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394章 碧海潮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绩拿眼望去,那座巨大的珊瑚礁上却是盘琚有六头凶恶的海妖。

    一头百眼魹,一条剑脊鲨,一只斑节蛏,一头单角鮫,一尾横公鱼,一条黑钩蛇,其中那头百眼魹对神魂感应尤为敏锐,李绩只是专注的看了它一眼,它立刻有所察觉的回视,想知道是哪个不开眼的妖族竟敢对它起心思,待看到是个人类修士后才凶狠的回瞪一眼,转头它顾。

    李绩急忙从纳戒中翻出一本介绍海洋生物的书简,想要查寻这些怪物的根脚来历,神通特点,旁边的老江却笑了起来,

    “小友,你那书简不过是市面上最粗陋的介绍,能有个名字和图形已是万幸,又如何有更深入的东西?我看小友对这些妖怪有些兴趣,不如就由我来替你讲解一,二?”

    李绩郑重一楫,不管怎么说,这老江古道热肠,他这样来过无数次的老鸟的讲解,可要比书简上单调的东西要丰富的多。

    “在下结得金丹不久,游历不够,见识有限,还劳烦道兄口舌,实在是受之有愧。”

    老江点点头,生受了这一楫,以指点道:“这是百眼魹,深海异种,族群稀少……”

    那百眼魹感觉到又有人冲它指指点点,心中恼怒,不由得百数只独眼都泛出凶光,狠狠的盯着这边,老江知它习性,却不怕它,继续说道:

    “数百年前被从深海赶出,一直率族群定居前海,颇有乐不思蜀之意,进取心不足,行事瞻前顾后,在妖修之中算是胆薄的;此妖神通,最犀利处在那百数独眼,能扰人神魂,陷人幻境,是海妖中少有的不以力取胜的物种,人修遇上它,若境界不够,法力不纯,神魂不坚的话,便很容易着了它的道;此妖有些智慧,在妖修中常以军师自居,实力是很不错的,常年排在前五之列,有不少妖修与它交好,是股大势力……”

    又指着另外一妖,

    “这条剑脊鲨,性格正好和百眼相反,残暴无谋,它也是被从深海赶出来的,但却不认输,过不了几年自觉实力有所增长,那一定是要回深海找回场子的,数百年来,进进出出,进深海无数次,又被赶出无数次,也亏了这货皮肉结实又速度奇快,竟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异数,不过单论斗战之能,在场所有妖修中,它是稳稳排在前三的。

    其神通有两个,一曰骨体,二位齿透;骨体是防御神通,浑身坚若龙骨,齿透则是破防,任何物理防御在它齿下都会失效,所以,千万不要被它咬到!“

    ……老江也是闲来无事,谈兴一开,便滔滔不绝,不仅是中心礁盘上的那六个凶物,便是其他有些特点的,也一一道来,他数百年纪,来碧海潮会也有十数次之多,这些海妖也大多不太懂藏拙,所以一般的神通特点都逃不过他的点评,当然,至于哪个海妖有没有压箱底的本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李绩对观瞻妖物比斗是极有兴趣的,任何生物,即得享自然之赐,那必有其存在的本钱和根基,多了解一些总是好的,他自修道以来,与人修斗的太多,与妖修却没有机会,所以这样的观摩是很难得的,一些妖修的有趣手段甚至让他在某些领域有了更多的领悟。

    三妖行,必有我师;更何况这里有足足二,三百头妖物呢。

    李绩的观摩,这一观就是五天,其间老江交易了数次,看他一脸的得色,想来是所获不少。

    眼看妖怪们的比斗有了一个短暂的停滞,李绩来到江道人身旁,

    “道兄,交易可都完成了?”

    江道人哈哈一笑,“嗯嗯,该交易的都交易了,否则再过十日碧潮将至,到时再交易可有些来不及,小友若想淘弄些宝贝,现下倒是个机会,不知小友欲找哪个交易,老道倒是可以指点一,二?”

    李绩点点头,江道人交易完成那是最好,若等他上场,以后大家未必还有交易的心情呢。

    江道人有心指点李绩这倒也不是虚言相诳,这里二,三百个妖修谁穷谁富,谁已经交易完谁还未交易,也只有他们这些常来潮会的老客才清楚,他这里刚要向李绩指点一个身家虽不丰富但脾气温和还未交易的妖修,却见这年轻的道人一个纵身,已到了中心礁盘上空。

    江道人心中一颤,那是斗战的空域,却不是讨价还价的交易场所,就算再是新手,这些时日下来也不会不明白站在那个地方意味着什么!

    年轻,就意味着浮燥,冲动,急于成名,而不管这里是什么场合,江道人长叹一口气,这年轻人看着沉稳知礼,没想到却是个内心如火的,但愿他能活着下来。

    李绩当空而站,戟指中心礁盘,

    “钩沉君,横公,可敢出来一叙?”

    袭杀这两个妖物并不难,如果萃然全力出手的话,不敢说能两个都同时解决,但强杀其中一个是肯定的;但这种方式并不适合当下。

    一来如此做将势必引起妖怪们的同仇敌忾,如何收尾是个麻烦;二来李绩来此,打的主意便是威摄妖族,既然要威摄,就要堂堂正正,就要让它们以后听到轩辕二字都不敢起贰心。

    李绩此言一出,数百妖修大哗,这摆明了是来了结私怨的,这个人类真是大胆,单独一个,就要在海族的地盘上装腔作势,千数百年以来,这还是头一次!

    钩沉君和横公勃然作势,立起身,庞大的妖躯散发出无尽的凶焰,它们两个中,钩蛇一贯的寡言少语,对外交渉一般都是横公出面,

    “不知这位人道姓字名谁?与我等有何仇怨?在我海族盛会上撒野,你若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今日怕是活不出这片海域!”

    李绩平静如水,声音冷漠却覆盖了整个礁盘周边,

    “贫道轩辕李绩。”李绩注视着两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四十年来,西洲十数起针对我轩辕别馆的屠杀,百名轩辕外门弟子的死亡,两位都不记得了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