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贴心萌宝荒唐爹 > 第1538章 他急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高地不平的路段上,封夜冥抱着流血不止的夜妍夕回山洞,即便这个时候他恐惧到极点,可是,他却不能慌更不能乱。

    夜妍夕伸手抚摸上他的脸,用尽最后的力气感受着这个男人。

    看着他焦急的面容, 看着他腥红的眼睛,她心疼极了。

    可是,她却感觉黑暗在向她招唤,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晕眩,她终于闭上眼睛,而她的手也垂落了下来。

    “妍夕,别睡,求你别睡,马上就到了。”封夜冥的声线在恳求,嘶来中带着哽咽之声。

    终于,他们的山洞就在眼前了,封夜冥立即把她放平在地面上,撕开背包,从里面,把能用的所有药物止血包都拿了出来,他咬着牙,拿起一枚聂子,倒入消毒酒精,他将小手电含在手里,满头冷汗的解开了夜妍夕上衣,脱不掉的,他便用剪开,终于,那个冒血不止的伤口出现了。

    有一颗子弹在里面,如果不立即取出来,夜妍夕将血流而亡。

    所以,在这个时候,由不得他选择,他必须这么做。

    他拿起另一把工具,隔开了夜妍夕的伤口外沿的肌肉,靠着手电筒的光芒,靠着曾经积累得所有经验,在寻找着她身体里这颗子弹。

    冷汗如雨一般的从他的额头上涌冒出来,他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这一刻,终于,在几次的试探之下,他的聂子小心的取出了那颗子弹,沾着血红,却是最致命的的东西。

    封夜冥一刻也不停,立即拿起消毒水替她清理了伤口,用上止血绵,把她的伤口包扎完好,在封夜幂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发现,夜妍夕的身体冰凉极了,他立即解开自已的衣服,赤着上身,把她拉入怀里,用自已的外衣包裹住她的身体,给她取暖。

    夜妍夕的呼吸也有些微弱,但是,到底还活着,封夜冥搂住她的身子,温暖的体温渡到她的身上,给她驱寒。

    夜妍夕的伤口,血止住了,封夜冥猩红的目光,终于闭了一下,一丝泪水在他的眼角闪现。

    没有人知道他刚才是怎样的心情,那是一种世界上最恐惧的心态。

    他不敢想像她会离开的事情,他也绝不允许她从他的身边离开。

    “妍夕,我不许你离开,回到我身边。”他俯下身在她的发丝里吻着,看着她苍白无色的面容,他的心在泣血。

    而伤害他最爱的女人的人,却是曾经救他性命的兄弟,他现在踏上的道路,令他又恨又怒。

    夜妍夕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意识也在微弱的恢复着,而她疲倦得还未睁开眼睛,她却虚弱的唤了一一句,“夜冥…”

    她的手微微的抬了起来。

    封夜冥顿时惊喜的握住她的手,“我在。”

    夜妍夕依偎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睛休息,但嘴角弯起了一抹笑意。

    她没死,太好了。

    “我好累…好冷!”夜妍夕在他的怀里轻轻的颤抖着,自从认识他以来,她没有在他面前,如此的脆弱过。

    像一只需要他保护的小动物,封夜冥温柔的搂紧了她,俊颜轻轻的贴在她的脸上,感受着她微凉的脸颊,把他身上的所有体温都转移到她的身上。

    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时分了,外面的阳光却照射不进来,而这时,封夜冥听见了有脚步声传来,是大部队的脚步声,他轻轻的放下夜妍夕,听着从这个方向传来的脚步声。

    他便猜测到是李队长的人,果然是他们。

    “封少爷,夜小姐,你们怎么样?”

    “妍夕受伤了,急需要送回医院治疗。”

    “好,封少爷,我派几个人护送你们回去,治疗夜小姐要紧。”

    “李队长,我想他们已经转移了,不过,你们现在去追踪他们的踪迹,看能不能找到他们消失的路线。”封夜冥道,早在两个小时之前,沈杰受伤离开就立即转移了。“还是我们来迟了。”李队长说完,挥了挥手,“跟我下去检查。”

    封夜冥给夜妍夕穿上了他的衣服,遮住了她撕开的衣服,他随意的套了一件军绿色的t恤,伸手抱起夜妍夕出来。

    “封少爷,需要我们来帮忙吗?”旁边的手下寻问道。

    “不用。”封夜冥拒绝,他的女人,无论多远,他都抱得起。

    一路回到了来时的路上,这里停着数辆车,由士兵开车送他们回去兵工厂的方向。

    路上,夜妍夕沉睡在封夜冥的怀里,睡得很沉,她的脸色也渐渐的恢复了一丝血色,但看着依然非常的虚弱,必须送到大型的医院里进行治疗。

    在回到兵工厂已经是傍晚时分,李队长已经准备了一架私人飞机在待命,等着把夜妍夕送回a市治疗。

    这一路上,封夜冥未离开她一步,一直到把夜妍夕推送进了皇家医院的病房,医生在给她做检查的时候,他才被隔离到了窗外。

    夜妍夕的子弹被取出来,而且消毒的工作也做得非常好,几乎不需要重复手术,夜妍夕被推出来的时候,她已经醒了,换上了干净的病服,脸上的几处被树枝括擦的痕迹,也贴了创可贴。

    封夜冥看着她,而她的目光也在望着他,就仿佛从生到死,再由死复生的距离。

    彼此的目光,都不离开对方,交织在一起。

    夜妍夕被推送进了病房里,封夜冥坐下来,握住她的手,温柔寻问,“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了,谢谢你救我。”夜妍夕感激道,因为她真得体验到了死亡就在眼前的滋味,那一刻,她真得觉得自已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那一刻,她真得舍不得,舍不得父母亲人,舍不得他。

    “傻瓜,说什么呢!”封夜冥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烙下一吻。

    “就算是和阎王手里抢人,我也绝对不许你离开我。”

    夜妍夕抿唇虚弱一笑,然后朝他道,“你有没有告诉周队?”

    “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

    “不要告诉他,他若是知道了,我爸妈肯定就知道了,我不想吓着他们。”夜妍夕说道。

    “好,听你的。”封夜冥一切以她为重。

    “就算他们知道了,也就说我只是小伤。”夜妍夕最不希望的,就是父母替她担心。

    “果然是沈杰,现在,你有什么打算?”夜妍夕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她知道,即然沈杰还活着,他就不能不管。

    “他活着,我很开心,可他现在所做的一切,我很失望。”封夜冥说道,更何况,沈杰打伤了她,他更有一种想要杀了他的冲动。

    只是在他开枪的那一刻,他到底还是迟疑了,只伤了他的腿。

    “夜冥,沈杰已经不是当年你的那个好兄弟了,你对他,不能心慈手软,你下次遇上他,你要么抓他,要么直接动手。”夜妍夕朝他劝道,因为沈杰已经是一个暴戾的杀手。

    而她知道,他们早晚会遇上。

    “我若再遇上他,我给他一次机会改邪归正,如果他执迷不悟,我会亲手解决他。”封夜冥不能让他做一个叛国贼。

    夜妍夕点点头,她困了,不过,她想到什么,俏脸有了一丝不易查觉的红晕,她之前虽然还未睁开眼睛,可是她的意识醒来了。

    所以,她知道自已胸口的衣服被他剪开了。

    封夜冥也注意到,此刻夜妍夕流露出少见的羞赫气息,他不由目光呆了几秒。

    他心思敏锐的想到她羞赫的原因,他轻轻的俯身过来,“已经是我的人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夜妍夕立即抿唇一笑,“还不是。”

    “早晚会是,等你好了再说。”封夜冥的目光灼热的落在她的脸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