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桃花小娘子 > 第八十六章、夜宿后梁吃土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熟悉的声音,李老三打眼看去。这王小米他也认识,以前跟着张彪劫富济贫时还一起合作过呢,于是上去捶了他一拳,笑道:“我怎么不能在这儿,哥们儿跟着大哥落户灼华山庄有些时候了。呵呵,没想到你们和我们东家也大有渊源啊,真好,又可以一起放马喝酒了。”

    “哈哈,是啊。听你的意思张大哥也在山庄?”

    “是啊,我大哥现在可是山庄有身份的管事。呵呵,老家伙,刚才怎么没认出我二哥来?”

    “谁?建一兄弟吗?在哪?”

    胡建一刚才只顾着和周文说话,也没细看他们这帮人,此时笑道:“在这呢?嘿,看来这人长的丑还是有好处的,人堆儿里一眼就认的出来啊。”

    “哈哈哈。”众人开怀大笑。

    “行了,晚上有的是时间聊天,赶紧上马,赶路要紧。”周文把胡伊人送过来的东西分给大家,然后指挥所有人快速解决后启程上路。他自己则把炉子和酒肉送上了柳霜的马车,让她们娘俩自己捣鼓点热乎的吃。

    傍晚时分,一行人赶到了后梁楼。比起前梁楼的商业繁华,后梁楼更多的是村庄和田地,南北往来的客人虽然也不少,但能住宿的地方实在是不多。

    林桃花他们一行人数众多,加上出云山的众人都是些山野里野惯了的,讲话行事都透着股匪气,让这些老老实实的庄稼人很是忌惮,对他们直接关上了留宿的大门。

    此次前去叫门的是胡建一和出云山的王小米。相对于王小米的匪里匪气,胡建一要世故的多,所以吃了两次闭门羹后,这商谈借宿的事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胡建一敲开门后正想客气的说明了来意,结果来开门的少妇,看见他一把的大胡子,手背上还有着一条蜈蚣似的疤,本能的紧张,再看看王小米,一身狼皮袄,头戴虎皮帽,背上那布巾缠绕的长条,怎么看都像强盗手里的刀,吓的那小娘子话都没说就要关门。

    “诶,别关门,我们......”

    啪的一声,胡建一望门兴叹,心说老子一脸笑容,肯定是王小米这厮太吓人,于是转头瞪着他道:“你还是先回去吧。”

    王小米也很郁闷,他老老实实的站着,除了陪笑,一句话没说好吧。

    远处林桃花透过车帘子看的清楚,嘴角抽了抽直接对白鸳说:“白鸳,还是你去吧。”

    白鸳翻个白眼,说道:“废物就是废物,借个宿都搞不定。”说完抬脚走了过去。

    咚咚咚敲了几声,门里出来一位老实的汉子,想是刚才那小娘子的夫君。

    “客人,我家实在拥挤,住不下你们那么多人,你们还是另外寻住处吧。”

    白鸳原本想说的话直接咽进了肚子,瞪了胡建一一眼,手中长剑唰的出鞘,直接架在了那汉子的脖子上。

    “开门或者死?”她冷冷的说。

    “......”胡建一和王小米直接傻了。

    “哎呦我的祖宗。”林桃花看见那边动了兵器直接叫了一声,顾不得眼睛还红着,撩起帘子下车。

    “夫人,您慢点。”胡伊人赶紧下车去扶她。

    周文存心想让这帮山匪瞧瞧山下之人对他们的直观看法,也好让他们改改长久以来养成的匪气,所以一直冷眼瞧着他们碰壁。此时看到白鸳的所作所为,他很是无语,直接抽了抽嘴角,转过头去。

    “呵呵,你家山庄也是卧虎藏龙啊,这位姑娘什么来头?看着比我们还不讲理呢。”柳霜一边把猪蹄递给政哥儿,一边笑着问周文。

    周文看见林桃花亲自过去了,便笑道:“我出门时这白鸳尚不在,不过看她言行应是杀手一类,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依凰阁配给桃花的。”

    “依凰阁做什么生意的?和他们这种杀手有关系可不怎么好。”柳霜蹙眉。

    周文笑道:“依凰阁是青楼,只是那阁主和我家明哥儿桃花交好,白鸳八成是桃花硬要过来的。”

    “呵呵,桃花这小妮子有意思的,她一个女人怎么还和青楼扯上关系了?”

    说起这个,周文也觉得挺神奇的,便笑着将当初林桃花为了银子跑到青楼画舫献舞一事说与柳霜,听的柳霜哈哈大笑,直说林桃花率性,和她眼缘。

    “我出去看看。”周文笑着跟柳霜说了一声,从马车里跳了出去。

    林桃花跑到那户人家门口,直接把白鸳的手给打掉,十分惭愧的与那男人道歉,说白鸳练剑练傻了脑子,走到哪都喜欢舞两下,你可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又伸手从胡伊人那拿了五两银子递给胡建一,让他塞给那汉子。

    “我们真不是歹人,是从瑜州去青州做生意的商人,眼见天就要黑了,我们拖儿带女的还请大哥行个方便。”林桃花笑语盈盈的说。

    那汉子接过胡建一递过来的银子,很是怀疑的看着眼圈红红的林桃花。

    “这位小娘子,你不会是被他们胁迫的吧?”他请林桃花一旁说话,悄悄的问道,并表示他可以帮忙报官。

    林桃花满脸黑线,摆手说:“大哥你多虑了,那些真是我的护卫。”

    周文走上前来,对那汉子行了个礼,笑道:“敢问兄弟贵姓?”

    汉子说:“我们后梁楼九成都姓梁,我叫梁丰。”

    周文:“梁丰兄弟有礼,在下姓周,这位是我弟妹,剩下的都是我家护卫。我们此来,是要去青州的跑生意的,不是歹人,兄弟放心好了。”

    那汉子看走周明言谈客气,自有一番气度,确实不像土匪,这才有点相信了他们,犹豫了片刻便将他们让进了院子。

    “我家也仅有四间客房,你们这么多人恐怕要挤挤了。”汉子说。

    周文笑道:“无妨,能凑过一夜就好,我们明早就启程。”

    于是,林桃花、胡伊人、白鸳,加柳霜和政哥儿住一屋,出云山跟来的两个少妇巧娘和玉娘,以及张婆、王婆住了一屋,其余两个屋子一堆男人随便打了地铺就歇息了。

    村里晚上不开火,胡伊人却知道林桃花是必须的吃晚饭的,便向梁丰的娘子要了点儿热水,想着给她冲点炒面,撒点白糖凑合一晚。

    梁丰娘子听说那很是漂亮的夫人要吃晚饭也没觉得奇怪,她娘家前梁楼就有好些人家有吃晚饭的习惯。她想了想,把家里中午烤的土蛋蛋给了胡伊人,让她带过去给林桃花。

    胡伊人笑着接了过来,心里却只犯嘀咕,这黑乎乎的什么土蛋蛋真能吃?

    “夫人,外面简陋,主家晚上不开火,我给你要了点热水,冲点炒面给你和大奶奶政哥儿吃可行?”胡伊人轻声问林桃花。

    “你们都不吃吗?不如让主家娘子多烧些热水,我们多付些银子给他们就是。”林桃花怎么可能不顾及自己的同伴。

    胡伊人利索的冲好炒面递给她,笑道:“后梁楼这边河多,很少有人家储水,这会儿天黑了,外出打水不方便。我们这些人平时不吃晚饭也习惯,您别管我们了。这个土蛋蛋是主家娘子给的,我瞧着没见过,您看看吃的习惯吗?”

    林桃花接过装着三个圆溜溜黑乎乎东西的碗,凑近油灯看了看。

    咦?这东西莫不是土豆?林桃花一下来了兴致,放下碗,抓起一个黑乎乎的土蛋蛋撕开皮,土豆那熟悉的香味就飘到了鼻端。

    “真是土豆啊。”林桃花欣喜。这东西一直没在集市上见过,林桃花以为这边没有,或是生长在别处尚未传播到锦国,没想到竟然在瑜州和青州交界的这个后梁楼找到了它。

    “您认识?”胡伊人看她吃的热切,笑着问。

    林桃花笑道:“认得,这东西叫土豆,学名马铃薯,主要成分就是淀粉,是个很好吃又扛饿的东西。呵呵,没想到后梁楼这边竟然有人种这东西,明天要好好和主家娘子打听打听。”

    “伊人,白鸳,你们都过来尝尝,虽然烤土豆没什么味道,但吃起来还是挺香的。对了,我们不是还有糖嘛,拿来蘸着吃。”

    她一边指挥胡伊人取白糖,一边不顾手指是否染了焦黑,一门心思的扒土豆皮。

    “小婶儿,你在吃什么?”刚从父亲那里洗漱完,随着母亲过来的周政好奇的问林桃花。

    林桃花早没了先前的不好意思,招手让他过来,笑说:“政哥儿过来,婶娘给好东西你吃。”

    林桃花愣是把白鸳珍藏的匕首抢来,唰唰把三个土豆分成几瓣,然后用筷子叉起一块沾满白糖递给周政。

    周政先是小小咬了一口,然后眼睛冒光的吃了一块又一块,还好记得给屋里的几个大人都留一小块。

    柳霜看自家小子吃的欢,举着一块悄悄问白鸳:“你那匕首杀过人没?”

    白鸳面无表情的回望她,“您说呢?”

    柳霜呵呵一笑,随手将手中的土豆递给了自家傻儿子,很是和蔼的说:“娘不吃,给政哥儿吃。”

    周政一听高兴坏了,脆生生的说:“娘你真好。”

    白鸳对她坑儿子的举动不忍直视,面无表情的咬了一口沾了糖的土豆块。对她来说,只要没毒都能吃,刀上沾没沾过血有何干系?能被她的玄冰分切是这土豆三生有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