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都市之崛起从零开始 > 第四十二章 好痛快揉揉

第四十二章 好痛快揉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mcmssc.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十四章  佛心再造丸

    孙峰在顺眼朦胧中,感觉到手机震动了几下,随手打开,看到周艺航发的消息。

    直接打周艺航的电话,询问她是否安全,但电话响了一声后,语音提示不再服务区。

    孙峰知道坏了,周艺航估计也被一起绑架了。

    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匆忙穿上衣服,同时向外面跑,边跑边叫:“**,走,陪我一起去救人。”

    江海河昨晚被孙峰留下了,两个丹药一起服用,他多少有些不放心,要亲自护法。

    好在一夜无事。

    江海河早就在客厅等候,听到孙峰叫自己,立马走了过去。

    此时的江海河,和昨天的江海河,绝对判若两人,一夜之间,脱胎换骨,旧貌换新颜。

    体型,脸庞,走路姿势,说话声音,甚至连眼神都不一样。

    尤其是那张脸,只要戴个眼睛,绝对会让人以为是个斯斯文文的大学教授。夹个公文包的话,绝对是个国家干部。

    易容丹的效果出奇的好,甚至还把潜藏在江海河体内多年的暗伤都清除干净。

    体内的僵尸蛊毒也彻底清除。

    江海河精神焕发,神清气爽,斗志昂扬。

    孙峰看到眼前的江海河,忍不住调侃:“我说老将啊,要是嫂子看到现在的你,是开心呢,还是无地自容呢?”

    “肯定开心啊,你嫂子可以一等一的大美人,当年为了报答我对她一家人的救命之恩,才嫁给我的。那时候的我就是一个黑大个,根本配不上人家,不敢娶。

    但你嫂子心眼实在,认定我了,一定要嫁给我。我被逼无奈只好把她娶了。哈哈,我觉得现在的我,应该能够配得上你嫂子了。”

    江海河直爽的性格,很符合孙峰的胃口。

    “恩恩,肯定配得上。户籍档案的事情,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这名字需要你取好啊,不过我觉得你叫江帅就挺好,哈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以后我就叫你**。”孙峰说完,直接拿起电话,打给华夏国安李力。

    江海河,不对现在应该叫江帅,对这个名字很有些腹诽,但也觉得无所谓,就是一个称呼而已。东家喜欢,那就叫吧。

    周泰山老爷子在他眼皮子地下被人绑架,他居然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可见是多么的失职啊。

    周泰山老爷子的安保工作,有很大一部分是他负责的。

    李力这几天特别忙,因为有华夏重要领导在魔都视察工作,一切安保工作,都需要李力负责。同时最近王庭组织,黑龙山会,甚至一些黑道的人,而且都算是重量级的大佬,在魔都异常活跃,尽管没有犯事,但依然让人不省心。上头也没有下命令抓,只得随时关注。严重扰乱了大家的注意力。

    然后就出篓子了。周泰山被绑架,通知他的居然是孙峰。李力随手给安排在周泰山身边的同事打电话,关机,显然出事了。

    李力无奈,权衡利弊得失后,决定派一直潜藏在魔都的暗影出面去寻找解救周泰山。同时秘密报警,让警察局外松内紧,协助调查。

    “**,你会开车吧。”孙峰问江帅。

    “会呀,精通各类车辆的驾驶,咱是有证的人。”真是跟着谁,就会变成谁,江帅说话居然开始模仿孙峰的调调。

    “太好了,走,带你去开豪车,然后救人。”

    ……

    孙峰在神农鼎的指引下,不断地给江海河指路。

    一辆红色的跑车,在路上怒轰,狂奔。

    江帅车技确实过硬,指哪打哪,绝不含糊,手稳脚稳心稳开的稳。

    三个小时的寻寻觅觅,依然不见人影,树木反而越来越多,道路反而越来越坎坷崎岖。

    幸亏没有坑坑洼洼,否则地盘如此低的跑车,肯定哑火。

    沿着弯弯曲曲的水泥小道,走到树林深处,终于停下了,因为神农鼎就指引到这里。

    说明目标就在附近。

    孙峰和江帅下车,不断地打量周边的环境。

    一句话形容,风景这边独好。

    一眼望去,一片郁郁葱葱的香樟树林,一棵棵粗壮高大的香樟树,在风的带动下,不断挥舞手臂。

    林中各种野花野草,生机勃勃。似乎还栽种着喜阴药草,零零散散分布着。

    树林深出,有一片连接在一起的五层楼房,外观装饰的十分考究。暗红色的外墙,和周围的环境搭配协调自然。

    “孙少,要不要报警?”江帅现在把身家性命都交给了孙峰,自然本能的为他的生命安全考虑。

    “我已经把地址定位发给了华夏国安的人了。我们兵分两路,先行探查一下,等国安的人来了,再从长计议。”孙峰其实也没啥经验,毕竟阅历尚浅。

    现在就俩人,江帅也没啥太好的建议,就只好和孙峰分开,并一再叮嘱孙峰要小心,毕竟在他看来,孙峰虽然会一些拳脚功夫,但实在经验太少,容易吃亏。

    事实证明孙峰的潜伏隐藏经验确实太少了,刚一靠近楼房,就被里面的人发现了。他压根就没有留意周围的摄像头。没经验啊,确实需要多交点学费。

    此刻,楼房一楼客厅,一群人在观望客厅墙壁上一个很大的显示屏。屏幕上孙峰左顾右盼,一副很小心谨慎的样子,惹得众人一阵嘲讽。

    周泰山和周艺航也紧张的盯着屏幕看,心中呐喊:孙峰,你终究找到这里来了。你怎么那么傻,快走啊,这里危险。

    但周艺航心中却又充满甜蜜,瞬间有了安全感,她觉得只有有孙峰在,她就心安。或许在她心目中,孙峰就是无所不能的,以前解题时,不都是这样的嘛。不论多么那的题,他总能轻而易举的解开,她相信这次困难,孙峰也会有办法解决的。

    有时候女孩子的思维,跳跃的太快,跟不上,否则那首歌《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为什么会大火呢,道出了千万男人们的心声啊。

    他们其实也是刚到这里不久,交流的也算顺畅。大家都是文化人,说话做事都比较委婉。正要切入正题时,孙峰忽然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不觉让周重焱大吃一惊。

    这个地方是非常隐蔽的,平日里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的。

    这里还安装了最新进的防定位监测装置,周艺航和周泰山也被严格检查,一路蒙面,根本没有机会留下任何痕迹。

    但孙峰居然就这样凭空出现,他是怎样追踪到这里来的,谁给他指引的,他有多少同伙,有没有带警察或者国安的人来。让原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周重焱,开始有了不安全感。

    周重焱决定把孙峰抓住,快速审问一下,否则他心不安。

    随后示意两个大汉持枪去抓孙峰。

    “周老师,这个人,您认识么?”周重焱微笑着问周泰山。

    “认识,是我干孙子,他叫孙峰。但你们不要乱来,否则我死也不会说你想要的东西。”周泰山毫不犹豫的承认。他担心如果不承认,他们会立刻把孙峰杀死,干脆承认,用自己的命做要挟。

    “哦,你干孙子,很好啊。那你一定知道他是怎样追到这里的,或者你是怎样给他留下暗号标记的,能不能告诉我。”周重焱有些暗暗吃惊,难道真的是周泰山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他本来对这个老头就心存忌惮。

    “这个我也不知道,你们不是去抓他了么,一会把他抓回来,问问不就知道了。”周泰山平静的回答,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能脱困。

    孙峰很快被带了过来。

    终于看到周艺航和周泰山了,而且他们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就算依然有危险,但这一刻,他心安。

    孙峰对着他们俩微微一笑,说:“终于找到你们啦,你们没事,我就放心啦。渴死我了,我要喝水。”然后径直走到周艺航身旁,拿起周艺航刚才用过的水杯,一口气把余下的水全部喝掉。似乎还不解渴,干脆拿起桌子上的水壶,自顾自的倒水。

    “小伙子,胆子胆子不小,临危不乱,处变不惊,有些魄力。认周老师为爷爷,倒也不算辱没了他。我现在很想知道你是怎样追踪到这里的。”周重焱微笑着看着孙峰的举动,摆手制止了手下想要控制孙峰的举动。

    “你是谁,干嘛要绑架我爷爷。你想知道,我就要告诉你啊,我偏不说。

    嗯还有这个漂亮姑娘。她是谁,也是你们抓的?”孙峰说完居然有些色眯眯的看了周艺航几眼,喉结似乎咽了咽口水。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我没有绑架你爷爷,而是请他来叙叙旧,他曾经是我的导师。在这里,说不说,由不得你,我相信你一定会说的。

    至于这个女孩子,我也不认识。不过你爷爷刚才想认她当孙女,结果被人家拒绝了。难道现在你也看上这个小姑娘啦?”周重焱饶有兴趣的看着孙峰。

    周艺航听到孙峰说不认识自己时,心了一直在打鼓,刚才在车里,她和周泰山闲聊时,提过孙峰,并且承认孙峰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尽管当时声音很小,但她不确定周重焱有没有听到。所以当孙峰直言说不认识自己时,她担心周重焱直接拆穿他的谎言。

    当听到周重焱没有计较这个话题时,她暗自舒了口气,她断定周重焱在车里没有听到她说和孙峰的关系。

    周重焱一直在观察孙峰,从他进来的那一刻起,就在观察。

    他一直没弄明白孙峰到底有什么依仗,才敢如此满不在乎的和自己说话。

    “咱们不绕弯子哈,直接说事。你抓,不对,你请我爷爷来,是为了一个丹方吧?你想要那个丹方,对吧。”孙峰没有回答周重焱的话,而是直接的点题。

    “哈哈,你说的没错,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丹方。不管你是真不害怕,还是故作镇静,你的这份直爽,我很欣赏。你劝劝你爷爷吧,只要丹方到手,我保你们平安离开。”

    “劝他,我估计劝不动。不过嘛那个丹方,我也有。”孙峰说完,从怀里拿出一张纸,在周重焱面前晃了晃,说:“想不想要?只要你们放了我爷爷,我就把丹方给你。”

    “肯定想要,但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这个可真不好鉴别,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让你相信。”孙峰说完,就要把丹方塞进口袋。

    “我可以鉴别,对中医的研究,我自认还是可以的,不行你问周老师。”周重焱这时似乎很迫切的想看丹方,完全没有考虑丹方是真是假。

    “他确实有能力鉴定,他对中药的研究,就算和我比,也差不了多少。”尽管周泰山不知道孙峰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依然很中肯的评价周重焱。

    “那好吧,给你看。”孙峰说完,随手把丹方递给周重焱。

    周重焱满脸激动的看着丹方,认真的看,生怕漏掉一个字。确实是好丹方,确实能治重病,而且有神奇的疗效。可是有几味药材,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他的心在一点一点从火热,变冷,变硬,变的狰狞。

    忽然,周重焱快速走到周泰山身旁,把丹方拿到周泰山面前,指着丹方大声说:“周老师,这个是原始丹方,对不对;您已经在这个丹方的基础上,进行了改善,对不对。你说啊,你是不是已经改善了,而且可以量产了。”

    原来周重焱只知道自己得到了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丹方,但并不清楚自己已经对丹方改善了。可是聪明如他,似乎也猜对了。

    “丹方,我也正在研究,虽然有些心得,但其中几个关键的药材,依然没找到完美的替代品。不过我已经给它取好了名字,叫佛心再造丸。”

    周泰山说了一半真话,一半假话。

    “佛心再造丸,这个药名很好,您多久能完成最终的改进?半年行吗?我恳求您一定要在半年内完成。我妻子需要佛心再造丸,否则她真的会在半年后死掉的。”周重焱说完,居然直接对着周泰山下跪了。

    这剧情反转的太厉害,太离谱,太不符合逻辑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懵逼了。

    其实此刻最失态的莫过于周重焱,为了丹方,他苦心设计,经历重重困难,才把周泰山请到这里来。但当他看到丹方时,他居然崩溃了。

    根本就不是他想象中的丹方。

    他以为周泰山的丹方,是可以按照比例直接生产丹药,让病人服用,然后药到病除。丹方不是他需要,是他深爱的妻子需要,太需要了,宫颈癌晚期。

    他曾经想过不管不顾的去肯求周泰山,索要丹方,或者丹药,可是他没法靠近周泰山,因为周泰山的安保做的太到位。更因为他现在敏感的身份,不能轻易露面,一旦被华夏国安发现,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抓捕。因为他依然在进行着某些骇人听闻的科学研究。他的背后一直有一股很庞大的势力支持,但属于哪股势力,谁都不知道。

    周泰山沉默不语,周重焱的妻子,他也认识,那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周泰山也知道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只是他没想到她会的宫颈癌,更没想到周重焱会如此疯狂的绑架自己。

    孙峰此刻似乎明白了一切原委。

    他略有所思,在思考者如何改进自己的计划。

    为什么孙峰敢明目张胆的暴露自己,为什么孙峰被抓后还能够谈笑风生,没有丝毫畏惧担忧。因为他有恃无恐。早就和神农鼎商量好对策。

    孙峰被抓,是计策的第一步。

    只要孙峰被抓,所有和他接触过的人,都会在无形中感染上僵尸蛊毒。就算站在孙峰旁边,也会被感染上僵尸蛊毒。僵尸蛊毒王可是在神农鼎里,被孙峰随身携带的。

    有这个大BUG在,孙峰自然有恃无恐,只要给他十分钟时间,就能让这座房子内外的所有人,感染上僵尸蛊毒。到那时候,只要孙峰一声令下,僵尸蛊毒王能瞬间引爆所有人体内的蛊毒,也可以定点引爆,也就是说想让谁爆,谁就得爆。

    周泰山和周艺航也会感染,但没关系,僵尸蛊毒王可以牵无声息的把他们体内的蛊毒化解掉。

    事情的发展,一直都是按照孙峰事先计划的进行着。

    十分钟也早已经到了,眼看着自己就可以大发神威,华丽丽的上演屌丝逆袭,英雄救美的戏码时,突然卡壳了。周重焱居然临时变卦,真是个没骨气的家伙,太不配合了。

    其实就算周重焱临时变卦,孙峰依然可以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的。但当他看到周重焱为了自己的妻子,居然对周泰山下跪,哭泣着恳求,态度如此诚恳,没有一丝一毫的伪装。

    一个男人竟然为了自己的妻子,给别人下跪,可见他是多么爱自己的妻子啊。

    孙峰居然被感动了,他没有在乎别人感不感动,反正他被感动了。

    他偷偷的看了看一旁的周艺航,心想如果为了周艺航,我也会给别人下跪么?我会的,别说下跪,只要为了她好,让我死我都愿意。当然能够不死,还是不要死,天天陪着她,岂不是更好。

    所以孙峰决定帮他。他没想到神农鼎居然也赞同孙峰帮他。

    神农鼎的话是这样滴:治病救人是医者的天职,在医者眼里,病人就是病人,没有贫富贵贱好坏之分的。他妻子有病,正好我有药,干嘛不救。他犯了错,他妻子又没犯错,不能因为他,而不救他妻子。

    救是自然要救的,但孙峰在思考如何从周重焱身上捞取好处。开玩笑,哥们又不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施恩不图报。哥们是需要报酬滴。

    你把哥们的亲亲老婆绑走,是不是要补偿点精神损失费,上班误工费,提心吊胆费,担惊受怕费,花容失色费;说到花容失色,更要补偿我老婆的精心化妆费;

    嗯嗯,得补偿,必须补偿,一定要补偿;

    还要补偿我和我老婆这几个小时不能在一起谈情说爱的损失,就叫谈情说爱费吧。

    还有我爷爷的相关赔偿。一想到这些,孙峰就像个小财迷一样,一脸的坏笑。

    他竟然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如此这般的精打细算,开始忍不住夸赞自己。

    “我说这位周大哥,哦不对,应该叫周叔叔才对,毕竟你曾经是我爷爷的学生,叫你一声叔叔,我也不觉得吃亏。对吧。快快请起。关于佛心再造丸,我有话想给你说。”

    孙峰忽然想起周星驰在某些电影上的言谈举止,忍不住想学习一下。

    嘎嘎,这是怎么个情况,孙峰难道是脑子进水了,这么一会会就投敌了,还很干脆的认贼作叔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